首页 援茭女学生棠棠 下章
第四章
阿雄只是耸了耸肩,表情很不屑的说:“看什么看?你收了我的钱,当然要付出相应的服务。”“你…”棠棠的银牙咬得格格作响!她恨死了眼前这男人!也恨死了自甘堕落的自己!如泉的眼泪不争气的涌出。

 “你尽管哭啊!想让更多人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吗?”阿雄说着,又拉又扯的把棠棠推到了街角的暗处。棠棠虽然气恼,但也明白大街大巷并不是争吵的地方,要是一个不巧让人认出了才更麻烦。

 两人来到了幽暗处,棠棠马上拂袖想离开,却被阿雄叫住了“怎么了?”吃了大亏的棠棠回头怒骂道:“你过了。

 现在时间也到了,你还想怎样?”“没有怎样…”阿雄嘻皮笑脸的表情忽然变得阴沉起来:“只是有些东西想给你看看罢了…”说着掏出了手机,赫然是刚在在电影院里棠棠替他口的照片!棠棠的脸也青了,强辩说:“你别要胁我!照片那么模糊,认不出是我的!”

 “是吗?”阿雄的脸色变得更加狰狞:“那这段录音呢…”手机中播出了一段说话:“…那我的网名就叫“珍珍”吧?小玲,你说应该开价多少?…”虽然背景很嘈杂,但还是很可以很清楚的认出说话的正是棠棠。

 “你…怎么会…”棠棠脸色大变,这一下完全给吓着了!“这可是你了吧?“珍珍””阿雄笑着:“还是应该称呼你“棠棠”啊?”棠棠只感到全身不自的抖震起来。

 软软的坐倒地上…“要先洗个澡吗?”男人的招呼把像是失掉了三魂七魄的棠棠从绝望的恍惚中唤了回来。自从刚才在街上给这个绝对“陌生”但却又已经和自己发生了“最亲密”关系的男人一一道出自己的姓名,就读的学校,甚至父亲和男友的名字之后,这个还没十八岁的小女孩马上就崩溃了!

 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跟着这个可恨的魔鬼来到这间时租酒店的。“给我睡一晚,我便放过你!”这是男人开出的条件。

 …她能够拒绝吗?答案当然是“不能!”…“不可能!”那魔鬼已掌握住了自己的一切!在他面前,自己就好像是完全赤的一样,根本没有秘密!没讨价还价的本钱,也没有退后的余地!“放心!”

 男人温柔的坐到她身后,轻声的许下了承诺:“只要你今晚乖乖的让我足,我答应你,以后也不会再去找你!你可以像往常一样,继续当你的纯情乖乖女。”“我…还可以吗?”女孩悲恸的呜咽着。

 “我不说,你不说,谁会知道?”阿雄低声沉着,像催眠似的:“还有,你不是要赚钱买演唱会的门票吗?我可是会付足钱给你的…”

 一面说着,一面吻着女孩白的耳垂,双手也缓缓的从后搂着女孩盈握的细。“嗯…”刚刚才在电影院中领略过的美妙感觉忽的又再涌现,女孩的心开始慌乱了…

 明明是那么猥琐讨厌的男人,怎么自己的身体就是抗拒不了?正想扭头避开,阿雄已一口噬咬着娇小的耳珠,舌头更钻进了她的耳孔。

 触电似的快又一次头盖下,稚的小女生还来不及反应,前双峰又被俘虏了,这一次阿雄才算真正惬意的慢慢把玩起棠棠美丽的脯,也不住由衷的赞叹起来。

 他玩过的女人不少,但这么、这么美的脯还真的很少遇到。捏在手里量了一量,阿雄几乎可以肯定棠棠的脯至少有33C,不但丰拔、弹力够、手感更是一,半球的形状还非常的完美,两颗粉红色的蒂微微的上翘,中间的沟既深且长…

 要知道这女孩现在还没到十八岁,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将来绝对会是个死男人的妖!可能是明知到逃不了吧,棠棠也放弃了抵抗,开始在男人轻柔的抚摸中慢慢享受了起来。

 此刻上半身已经完全赤的小美女无力的瘫软在中年男人的怀里,小嘴里吐出曼妙的动人娇,半点都看不出她原来是被胁迫的了,随着上衣和罩的离,那白里透红,滑不溜手的幼肌肤在连连快的催动下绽放出香灿烂的樱红色。

 紧窄的小再一次被大的手指入侵,也再一次让棠棠的理智失守了“怎么会这样舒服的?”阿雄满意的从娇嘘嘘的小美女脸上看到了这样的讯息。

 当然那自动挪动着,方便自己替她褪掉紧身牛仔的小香,也打出了相同的“绿灯”讯号。早在电影院里透了的粉蓝小内还没完全干透,这一下又再被汹涌的花沾得简直可以扭出水来。

 在明亮的灯光中,变成透明的小布片不单让下面浓密的丛林完全曝了光,就连那道粉红色的裂也是纤毫毕现的。

 汨汨涌出的穿透纤薄的棉布,在布料的表面凝结成一颗一颗晶莹的水珠,再汇聚成涓滴的小溪,滚滚的到洁白的榻上。

 阿雄了口气,不得不先松开了怀中的小美女。因为如果再不把间那张牙舞爪的凶兽释放出来的话,说不定会把子都刺穿!

 他快手快脚的光了身上的束缚,俯身爬到早已无力瘫软在上的少女的腿间。手中用力一扯,直接把那条变成了泥泞的小内撕成了布片!“不要…哎…”棠棠失声惨叫,但本来悲愤的哀求却被身体深处猛涌出来的强烈快得变了调,猥琐大叔的舌头像条灵活的毒蛇一样。

 无孔不入的刺着少女下体每一个感点。女孩伸出去推拒的小手反搂紧了男人的后脑,像不想让他稍稍离开似的。

 幸运的中年大叔惬意地品尝着年轻女孩香甜的汁,平时召他可绝对不敢去那些风尘女子瘀黑松塌的下体,最多只会摸几下。

 像棠棠这么鲜漂亮的也不知多久没见过了,浅褐色的微卷茸浓密乌亮,两片像极了刚刚盛放的兰花,微张的瓣透着鲜的粉红,正潺潺的渗出散发着浓烈甜香的晶莹浆。

 娇小的核在男人的挑逗下,颖而出的傲然立在鲍的顶端。活就是幅国画大师笔下的工笔丹青!阿雄醉了!双手用力掰开紧合的花,大口含了上去,贪婪的着那些酝含了青春华的美味花肥的舌头冲开泉眼,在不停搐的少女花里左冲右突的钻。

 另一只魔手却已沿着深邃的沟跑到了棠棠的翘上,顺着小菊蕾周围那轮浅浅的皱摺慢慢的打起了圈圈。

 除了不久之前跟男友初试云雨后再干过一两次,棠棠便再没有其他的经验,而且那一次的经验也并不特别的愉快。这也难怪,小男生那有耐和功夫去慢慢拨起女伴的情

 连挑逗的前戏也很少,几乎是直接把小女友推倒后便匆匆入,再不要命的猛了数十下,便在处女紧迫的道里一泻如注了,这女孩子一生人中最宝贵的初夜,的确和她想像中的美妙有着非常重大的落差!

 那一晚留给她的,除了终于向爱郎奉献出处女之身的莫名兴奋之外,就只有要命的痛楚、无尽的惶惑羞愧,和害怕怀孕而带来的整整几个星期的担惊受怕。要不是小男友事后还懂得搂抱着她婉言安慰,棠棠可能再也不肯跟他再上了。

 只是,初不愉快的经历其实早就影响了少女对爱的期盼。那次之后,她一直都在回避男友再度求的需索,到真的推拒不了才勉强应酬一下。美其名是害怕怀孕,事实上却是在逃避带来的不快和事后的空虚。

 可能在那颗稚的少女心里,早就明白到男友并没有真正的重视自己,同时间也因为情封印在被正式破开了之后没有得到适当的开发,而在诉说着不的渴求。

 可能在再跟男友多来十数次,或者更多次的后,小女孩也会慢慢的领悟出爱的快乐也说不定。但也不是幸运亡还是不幸了,女孩身体内埋藏的爱本能,却在这一次中年男人技巧的挑引下被提早发掘了出来…

 在滔天的快中,少女矛盾的扭动着完全赤的美丽体,修长的双腿紧紧锁扣在男人的颈背上,随着香不自觉的耸动一下下的抖动。白的肌肤上早镀上了一抹丽的樱红色,绑在脑后的马尾也扯散了。
上章 援茭女学生棠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