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援茭女学生棠棠 下章
第五章
淋漓香汗的凌乱发丝散落在香肩和急促起伏的脯上。张大了的小嘴中呼喊出来的不再是抗拒或者恼骂,而是充了情嚎。阿雄的手指不断深入,在里那无数摺强力的挤下直到底。

 凭着多年寻花问柳的经验,他不但准确的摸索到口顶部那传闻中会变硬变糙的G点,也依稀的感觉到少女初后还没被完全磨掉的残破处女膜,还有在浅浅的底那张像小嘴般一一张的感花

 指尖抵在小花中央使劲的旋转,慢慢的撑开那箍紧的一圈…手指的尖端忽的感觉到一股完全不同的灼热,他终于突破少女的花,进入了她身体里面最私密的地。

 “啊!”少女发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声狂叫,紧凑的壁骇然搐,将男人的手指死死的锁着。

 纤弱的小蛮高高的弓起,像是九级大地震般的强烈搐以绷紧的俏为圆心,向着四肢百骸闪电似的扩散出去。女孩得两眼翻白,马上便昏厥了过去,但美丽的体却还在不由自主的,一下一下不停颤抖着…

 过了好一会阿雄才能解开那双锁在背脊上的美腿,他不敢太用力,刚才的强烈高让棠棠全身的肌都拉紧了,蛮来的话可能会拉伤的。看着那了大半张的大滩水渍,他不哑然失笑起来。

 这少女的感程度让他真有点意外…还没干进去便得昏厥的女人他以前也碰到过,但这么夸张的却真是第一次,这时候棠棠才悠悠的醒转了过来,美丽的俏脸还是一片茫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的无辜表情。

 阿雄笑了笑,温柔但坚决的覆盖上那绝美的体。少女感受到身上的重和那阵浓烈的男人气息,本能的伸手推拒,被阿雄一把抓着在头顶,还在她耳畔小声的问道:“感觉怎么样了?还可以吧?”

 “我…我刚才死了吗?”棠棠似乎还没完全清醒,迷糊糊的问道。“还没有…”阿雄笑说:“但一会儿会不会被干死就我不知道了…”说时在棠棠两腿中间的大腿一分,巨大的火炮已经抵到还在不停搐的小口,架好炮台准备进攻了。

 “呀!”浓郁的男人体味涌进鼻孔,中年男人那张猥琐的脸近在咫尺,那庞大的身体还沉甸甸的在自己身上,再加上两腿中间那股熟悉的危机感…棠棠猛的清醒了!“不!”

 少女开始猛力的挣扎,但双手受制,身体也被得不能动弹分毫,正想张大口喊救命,小嘴却又被封住了。

 最要命的却是自己那条不争气的小舌头竟已自动的了上去,跟那散发着难闻气味的大舌头紏了起来,而自己那双只曾经向男友一个人开放过的美丽脯,此刻却在另一个男人的肆意捏中不停地改变着形状。

 同时也引发出一波波的异样快。零星的微弱反抗很快被镇下去,棠棠只感到自己的股被人高离开了单,再垫进一个软软的枕头…

 被封闭的小嘴在濒临窒息的前一刻终于被放开,棠棠马上急促的着大气,身上的男人却在好整以暇的支起了身,脸上的狞笑像向少女宣判着死刑一样。

 “哎!”两腿中间的强列迫感,马上叫棠棠忆起了那晚男友捅进来的那第一下!小美女本能的咬紧了牙关,准备承受那预期中的强烈痛楚…“嗯…”女孩了口气,没有!

 除了一阵难耐的强烈之外,她竟然没有感觉到疼痛!反倒是她身上的阿雄叫得比较凄厉!原因很简单,他痛!虽然已经用手指仔细的勘探过,但棠棠的小还是紧得出乎他的意料!

 才刚刚把龙头整颗了进去,那紧夹的力量已经让像翻了天!阿雄连连了几口大气,才能险险的把那股即时爆发的了下去。“…这小美女的身体实在太正点了!一定得慢慢的享用。”阿雄心想。

 因此没有马上进,而是轻轻吻上棠棠的少颈和脯,让自己炽热的情稍稍降温。也亏得阿雄这一下暂停,让身下的棠棠也得到了宝贵的机会慢慢息和适应。

 也再一次唤醒了在女孩破处前一刻内心深处原本蕴酿着的感觉…对完美爱的热切期待。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已在跟心爱的男友作爱时,好像还没现在被这个猥琐大叔强时那么快乐?难道真的是因为这大叔的“东西”比较大?虽然她的经验不多,但还是感觉出下体那被撑的程度,好像比自己男友的强烈了许多…

 恍惚像是无言的默许,少女的粉开始配合着男人浅浅的自动的动了起来,阿雄当然也感觉到身下美女的转变,心中暗了一下,像是嘉许似的吻了吻棠棠的小嘴。

 一直紧守着小口的巨龙也开始慢慢的进,龙头旋转着钻开一道道紧密的皱摺、逐少逐少的推进,在少女狭窄的栈道里开山劈石,开垦出一条通往愉悦的大路。

 惨遭强暴的女孩一直高仰起头,气,只感到那极度灼热的巨大状物不断的侵入,自己体内那些从来都没有人到达过的私密地相继失守。

 整个小腹、甚至整个身体身都像被完全充了似的,剧烈的痛更几乎抵到上口…少女紧皱起秀眉,虽然还是有点撕裂的疼痛,但却不厉害,跟同一时间带来的强烈足比较起来,根本就微不足道。

 “啊…”小花上的挤带给女孩的疼痛首次盖过了快。阿雄也感觉“到底”了!龙头被花一小口一小口的噬咬得他连老爸姓什么也忘记了!他本能的倒退了出来,却又被紧闭形成的真空狠狠的了回去。那股扯不出来的美妙快,就像是身上的小美女抛过来的战书似的,事实上棠棠的确也在渴求。

 虽然小里被撑得很难受,而且被撞得很疼,但巨龙撤走后所遗留下来的强烈空虚却叫人更受不了。

 四肢竟本能的便抱紧了身上的男人。阿雄也不再客气了,放开棠棠的双手,抱着女孩的俏开始了长距离的。每一下都退到只剩下龙头。

 然后才很慢的、很小心的回去。他已亲身验证了身下小美女的鲜,知道她绝对受不了犷的强风暴雨。

 而且这么难得的机会也应该好好珍惜,才不会浪费了这个可口的小美人。初开的夹得非常紧,而且只要一倒退出来,被剖开的壁马上又会自动合拢,非得再次用力开拓不可。这完全是在替处女开苞时才有机会享受到的滋味,但相信没那个男人会介意这样的“苦差”吧?

 棠棠显然对男人的温柔挞伐感到很受用,除了刚开始时的稍稍不适外,她竟然出奇的没怎样喊过痛。那种极度的在适应了之后,渐渐的竟由难受变成了享受。她甚至还无师自通的掌握到动小股的节奏,好让男人的可以得更深、更重。

 小美女配合的态度让阿雄感到又足,也决定不再抑制自己的望了,放开了棠棠的小手,双手起女孩的腿弯,让垫在枕头上的俏更加突出。

 同时也加强了大轰炸的力量,开始大开大合的。每一下深入都狠狠的炸在颤抖的小花上,而每一次倒退时也把两片鲜红的花瓣得完全倒翻了开来。棠棠早被出了趣,小水横

 虽然还是越夹越紧,但充斥了润滑浆的秘道却没对壮的巨做成任何障碍。阿雄狠狠的捣了百来下,整足有八寸长的大竟然全都干了进去!

 他还感觉到龙头刺穿了花棱卡在子口上,被那圈的咬噬,简直死了!从来没试过“子突破”快的棠棠反能得更为烈,她几乎是马上的被冲上了从没体会过的极度快,一接一次的强猛高像不会停息似的,把她仅余的丁点理智在一刹那间完全冲塌。

 她忘我的紧抱着身上的男人,毫无保留的把身心都奉献了出来,阿雄也是得眼前金星直冒,深埋在少女体内的巨龙猛烈的搏动起来,他知道自己快抵受不了,也想先退出来歇一歇。但龙头却被子口死死的卡住了,根本不出来。
上章 援茭女学生棠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