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金融乡趣 下章
第八章
看着蔡沉沉地睡着了,文泉也闭上眼养蓄锐,等她醒来再整她个落花水。只有先在上完全征服她之后才好进行下一步的行动。下一个目标是小保姆彩花,不知道被高峰强后她对高家的态度如何,说不定会是一个好帮手。等会儿问问蔡高峰强小保姆闹出了啥事,最好是能让小保姆恨他们的事。

 想着想着,文泉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等到因被着的手臂发麻而醒来时,梳妆台上的石英钟已指向夏令时下午五点了。出手臂,文泉坐起来将蔡翻成仰卧,分开她的大腿骑上去,巴挤开缓缓钻进里。酣睡的蔡居然没醒,文泉双手抓住那对豪,开始第二轮攻击。

 蔡当然没法再睡了,娇慎地睁开眼睛:“咋不睡会儿,以后有得你的。”

 文泉加快的速度:“咋睡得着;我还没够呢。”

 睡了一觉的蔡趣又来了,拱起股配合他:“你吧,谁怕谁。”

 文泉伏身下去:“刚才也不知道是谁在讨饶。”

 “你厉害还不行吗,再说刚才是刚才,你要再让我死一次才是真厉害。”

 “那你就等着吧。”文泉身下,一把将蔡拖在沿横躺着,抬起她的双腿扛在肩上,巴一便捅进开的眼里。

 蔡享受着里被充实的美妙:“不错,还会玩花样嘛。”

 “录像里见多了,只是没实际演练过。”

 先败阵的还是蔡;不到十分钟,里和小腹便隐隐作痛,她不得不要文泉换个姿势:“上吧,这样搞得我好难受。”

 文泉依言上:“彩花不会现在回来吧?”

 “她回来也没关系,高峰强她后硬说是她勾引的,是我没相信高峰,好言安抚她,还陪她上医院找人给她治伤;她对我可是感激得不得了。”

 “治啥伤?”

 “高峰把她的下身搞破了。”

 “那么厉害?”

 “高峰的巴是有点大,小姑娘太小,加上又惊又怕,里大概也没水,搞得口也裂开了,里也擦伤了;躺上几天不能下地;还是我回来领她去的医院。”

 “她居然没离开你们家?”

 “她哪儿舍得,事后高峰给了她500块钱,又保证不再她;她到哪儿再找这么好的地方去?钱不少给,活不多干。不就是了她一次吗,有几个保姆不被老板的?她只是太小,受不了高峰的大家伙而已;高峰也怕再出事,没再搞她。嗯,你有没有兴趣?我可以让你尝尝她的。”蔡灵机一动,让文泉了彩花,岂不好处多多。

 “别逗了。姐,有你了我还会对别人感兴趣吗。”文泉舞动巴狠捅了几下。

 “哎哟,轻点。”蔡抱住他的股“别不好意思,你对她不是好的吗,平常都有说有笑的。”

 “你可别误会,她是你家的保姆,我能不理睬她嘛。再说同是从乡下出来的,多少也有点同病相怜吧。”

 “你别急嘛,我可是真心的。我家连她只有四个人;高峰常不在家;兰兰要上学,时不时还跑到她爷爷那儿去;如果让她也和我们一起玩,我们可就很方便了,我受不了时她还能替我接,你不用受憋。话由我来说,你只管就行了。”

 “我们玩我们的,怕她啥?还怕她向高处长打小报告吗?”

 “不是,你别管那多,让你就是了。”

 “她要是不干呢?”

 “那可由不得她。来吧,让我再死一次。”蔡又开始摆动股。

 ----

 彩花回来时文泉正在卫生间冲澡,他让蔡又“死”了一次,自己硬憋着没出来,扔下昏睡过去的蔡跑来借凉水克制自己的冲动。听见门声,他匆匆擦身子穿好衣服走出卫生间。

 “玩得痛快吧?”他笑问坐在沙发上歇气的彩花;彩花身上只穿着小背心和三角,白的肚皮和大腿全着,两道细的腹股沟也因为张开的双腿让文泉一览无余,三角包着的部似乎还没有高兰的丰

 “文大哥?咋是你?蔡姨呢?”彩花进门便下了外衣,没想到卫生间里跑出个男人来,慌忙抓过身边的裙子遮住下身。

 “她在休息。”文泉“体贴”地扭头走进高兰的房间。

 “彩花,玩得累吧,不用做饭了,咱们仨出去吃。”蔡衣冠不整地走出来。

 “蔡姨,我不累。可以做饭的。兰兰又到那边去了?”面羞红的彩花手忙脚地穿外衣。文大哥居然敢把蔡姨给睡了,而蔡姨似乎还高兴。

 “不累也上馆去,呆会儿蔡姨还有事求你帮忙呢。”

 “蔡姨,啥事要我做你吩咐就是,哪有老板还求保姆的?”彩花以为蔡要她为他们保密。其实蔡几次带男人回来睡觉她都知道,她也没对谁讲过。

 “你先说,这一年多蔡姨对你咋样?”蔡拉着彩花的手在沙发上并排坐下。

 “蔡姨比我娘对我还好。你要我做啥事我都做。”彩花毕竟是个不到十五岁的农村女孩,根本想不到蔡打的啥主意。

 “说话算话,可不许反悔哟。”蔡一句。

 “啥事儿你就说吧,我要是反悔就不是我娘养的。”彩花说出乡下常用的赌咒。惟恐蔡不相信自己,她还指望蔡挣钱呢,蔡要是有啥事让自己帮忙,自己若推三阻四的岂不是太不识时务。

 “蔡姨想要你和你文大哥亲热亲热。”

 “亲热亲热?”彩花愣住了“我和他够亲热了,还要咋亲热?”“傻丫头,蔡姨是要你给他睡一次。”

 “啊?”彩花明白蔡要把自己拉下水,伙伴中也有几个常被老板娘的情夫强的,她知道今天跑不了,要嘛乖乖地衣服上,要么就圈包袱走人,可自己再上哪儿找这么美的差事去,如果不算被高峰强的事,在她们家做事真是件美差,她不由得低下头,不就是让人一下嘛,自己上次就让高峰强行破了身子了“蔡姨…”

 “说好了不反悔的哟。”蔡一手揽着彩花的肩,一手就去解她上衣的钮扣。

 “别,蔡姨,我怕疼。”彩花不敢挣扎,眼睛一红,眼泪就掉了下来,眼看着衬衣被解开,她觉得自己就象一只幼小的羔羊,只要主人想吃她她就得挨宰。

 “再不会疼了,女人就是第一次疼一下,再不疼的。不信你试试,很舒服的,要是还疼,你就不给他睡。要不,蔡姨守着你?”

 “蔡姨…”彩花也听伙伴们说过,知道被男人多几次就不疼了,可就这么挑明让她给人,还把她当个人吗?

 “文泉。”蔡知道小丫头肯了,快刀斩麻地喊文泉,顺手扒下彩花的衬衣。

 文泉见蔡正要彩花的小背心,急忙上前拦住她:“蔡姨先别。我和她到她房里去;你也别守着,我不会强迫她。你刚才也累得够呛,歇息去吧,还一整晚呢。”也不理蔡的响应,一把拉起彩花:“走吧,大哥保证让你舒服得有了一次还想下次。”文泉“机灵”地向蔡递了个眼色,拥着彩花走进她那间小房间。

 彩花无奈地被文泉按在小上坐下,低头看着自己相互绞动的双手。正是朦朦胧胧情窦初开的年龄,平常和小姐妹们在一起听得多了,都说和男人做那事好过瘾的,彩花也好奇自己咋就没体会到被男人的痛快,那次高峰得自己疼死了,还把自己下身内外都搞伤了;文泉文文静静的,应该会温柔一些吧?

 自己已被高峰过了,反正是个破身子,就让他一次也无所谓,说不定他能让自己尝尝那种过瘾的滋味呢。可他咋既不动,又不说话呢?

 文泉还没拿定主意如何对待彩花。事情来得太过突然,该如何利用她使自己的复仇行动更顺利,更彻底呢?他双手按在彩花的肩上注视着她,不知道是拿她当同盟好呢,还是当蔡一伙的好。看着彩花任君享用的样子,文泉决定先把她了再说,同盟也好,仇人也罢,反正都是个玩物。

 文泉紧贴着彩花坐下,将她揽进怀里。一手伸进小背心里握住一只稚小巧的子,一手顺着光滑的大腿摸向裆部:“你若不愿意,我不强迫你,你若愿意,咱们就亲个嘴。来吧,好彩花。”

 他一手捏自己的子,一手钻进三角底抚摸自己的下身;彩花的子和裆里被他摸捏得的,可也觉得怪舒服,这大概是开始过瘾了;听他说要亲嘴,她的头垂得更低了,可又怕他以为自己不愿意给他,只好在他的嘴顺着自己的脸亲过来时微微张开双,让他的舌头钻进自己的嘴里紧紧地吻住自己。

 文泉的舌头钻进主动张开的双,在舌头不断搅动的同时双手加大活动幅度,握着子的手用两个指头轻轻捏着小头,部的手则找到小蒂磨动,她还未发育好,埠上面光光的,一都没有,也只长出一点点。他美美地对她半生不体进行上,中,下三路挑逗,中指守在道口等着她。

 彩花被文泉搞得浑身得不行,突然觉得一股热从小腹底部直涌下去,她以为自己了,急忙吐出他的舌头小声娇:“文大哥,我去一下卫生间。”

 文泉的中指在接触到那股热时迅速地钻进道里,指头一下就抠到底绕着那团小巧的突起打着转,另一只手微微使力握住她的子,没等她说完便将她扳倒在上:“你不是要上卫生间,是想我你了。”

 彩花话还没说完里就钻进一子,人也被扳倒在上,听他半着自己把话说完,倒觉得他的手得自己里和子一样舒服,只好听凭他又把舌头伸进自己嘴里。

 感觉到她又被抠出一股热,文泉出双手将彩花搂住:“我要你了,行不?”

 “嗯…,羞死人了,门都没关。”彩花一头扎在文泉肩窝。

 “没有别人,用不着关门;告诉我你让不让我,我说过不强迫你的,要你愿意给我我才会你。告诉我你愿意不?”文泉摇晃着彩花的双肩她回答。

 “随你啦。”彩花窝在他肩头小声嘀咕。“随我啥?”文泉有心她说出她愿意给他

 “嗯…,不来了,你欺负人。”彩花一手抱住他的在他怀里扭动身子,一对柔在他的磨。

 彩花扭动的身体彻底击垮了文泉的自制力,他没法再玩啥花样了,能吧;他将彩花小背心往上拉:“你不来我可来啦。”

 彩花没再吭声,听凭文泉把她的小背心下来;失去男人肩窝躲藏的她已被得仰躺在上,扬起双手捂住脸,当文泉一口含住她的一只子,一手握住另一只时,她不既是羞怯又是舒适地叫出声来:“啊…”他咋还象娃子一样吃她的子!也不害羞。

 文泉在她的部并没作过多的停留,稍事后便将目标移向她的下身,将裙子和三角一起顺着双腿扒下来。盯着那横躺在沿的瘦弱却白的少女身躯,文泉迅速地除掉自己的衣服。

 彩花的双手仍然捂在羞红的脸上,一对小巧的子被双臂挤得并排隆起,两粒红的头在两座峰上傲然对峙,平坦的小腹下三角洲光洁无,双腿慉着夹得紧紧的,看不见三角洲下端的道口,显然尽管已经得难受的彩花仍然紧张得不行。

 文泉弯下在彩花的大腿上轻柔地抚摸:“放松一些;把腿张开。”双手也稍稍用力往两旁分。

 彩花的身子明显地一紧,然后不由自主地张开双腿,粉部便凸显在文泉眼前,两道白的腹股沟拱卫着两片紧紧闭合着的红色上端有一粒粉红的出,下端还挂着丝丝滴。

 不再犹豫,也不多欣赏三角洲下的“风景”文泉站到彩花张开的双腿间,伏下身子,一手撑在上,一手拿着自己早已虎视眈眈的巴用头挤开,上下滑动几下后堵在那小小的道口。

 彩花知道文泉要自己了,不“啊…啊…”长长地娇出声,身子也轻轻地颤抖个不停。

 文泉收回拿巴的手用力握住彩花的一只子:“我开始你了,放松!”

 股向前猛然动,头死命钻进彩花细小柔韧的道口,好紧啦!文泉有一种回肠气的感觉。

 彩花被捅得不自觉地发出一声垂死的哀叫:“妈…呀…”不由得双腿一翘,上身一,捂在脸上的双手猛然摊开抓住单;她只觉得又被破了,又又疼,眼泪“唰”地了出来。

 彩花的双脚翘起可方便了文泉,在她哀叫的同时,他双手按住她的肩头,股接连动,巴艰难地捅进道里,头已抵住一团突起。他停下不动,有心让她适应适应:“好了,彩花,忍一下,马上就舒服了。”

 彩花的哀叫还没完就明白巴已经进来了,里很明显地感觉到他火烫烫,硬梆梆的深入,尽管也又又疼,但比被高峰强时的感觉好忍受得多,里除疼之外还有一些怪怪的味道,她泪眼婆娑地望向他求饶:“好疼!求你轻一点,我不会犟的。”

 “这一阵疼过去就好了,我已经很轻了,你的太小,再轻我就不进去了。”

 文泉将双手又移向她的口握住那对小巧的捏,巴也暗暗使劲在里搅动。彩花咬牙强忍着里的疼闭上眼睛,任凭文泉一边捏自己的子一边在里搅动。慢慢地,里不疼了,只是还有些子却被他捏得更舒服,她的双手慢慢松开。

 可没多久,里边却被他搅得了起来,那的感觉马上蔓延到全身,她不张开小嘴呻出来:“啊…啊…”文泉故作关心地问:“咋啦?彩花?”

 “你搞得我好。”彩花睁开眼睛望着他。

 “哪儿?”文泉松开子双手滑向她的部。

 “浑身。”小姑娘不夹紧双臂。

 “从起来的是不是?我你你就不了。”文泉从强文娇的姐姐开始就有和女人时要说下话的喜好,文娇那姐姐可是语的高手。

 “你吧。”彩花害羞地侧过脸,双脚也落向地下。

 “别,脚还翘着。”文泉的双手从她的部顺着股滑下搂住她没多少的大腿往上提,摆出“老汉推车”的架势股享受紧窄的小

 “啊…啊…”里又又疼又舒服的感觉让彩花情不自地长出声。

 文泉逐步加大捅捣的力度和速度:“得你很舒服吧,你这小就是要我它,今天完了以后它还会想我你。”

 慢慢地,彩花开始摆动头部,双眼紧闭,嘴里不停地吐出一声声娇,双腿夹紧文泉的,双脚叉着搁在他的股上晃动。

 这感觉真怪,浑身又开始不舒服,身子好象没有着落一样渴盼被他抱着才好,渐渐地她忍不住了,睁开眼睛望向已头大汗,气吁吁却仍在拼命自己的文泉扬起双手哀求:“大哥,抱我。”

 文泉一个“突直刺”将巴捅进里停住伏下身,双手放开她的大腿摸到她腋下,不理会她被捅得“啊”地大叫,低头将嘴贴近她张开的小嘴:“小乖乖,大哥得你舒服吧?把舌头伸出来和大哥亲个嘴。”

 彩花冷不防被他突如其来的一记猛戳捅得一阵疼痛从底直传到小腹,不发出一声大叫,双手抓住他低下的肩头,不料疼痛过后浑身又觉得好舒服,她闭上眼睛听话将舌头伸进他的嘴里。

 文泉含着彩花的舌头,双手从她腋下入她的背后,小腿抵住沿,用力身将她抱起来,她瘦小身躯大概不足四十公斤,文泉双手移到她的股上抱着她颠了颠,让两人的上身贴紧,由“老汉推车”变招为“龙舟挂鼓”彩花一下子便坐在他的巴上。

 彩花没想到文泉会把她抱起来,刚刚觉着好舒服时,他突然将自己颠了颠,下坠的身子就让他的巴完全捅进自己的里,捅得底又是一阵剧痛,毫不亚于他刚开始进来的那阵疼痛,她猛一哆嗦,收舌张嘴又要叫出声来,却被文泉紧过来一口将她的叫声给吃了。

 文泉堵住彩花的叫喊后又接连股让巴在她的里横冲直撞。彩花疼得眼泪又出来,拼命摆动头部让两人的嘴分开,哽咽着哀求:“哥,我疼得受不了。”

 文泉动几下后也觉得体力不支,便转身坐在上,巴仍然杵在彩花的里,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双手在她背后抱紧,让她结实却又柔子贴紧自己,低头吻着她的小脸蛋。

 彩花坐在文泉的腿上后,感觉到巴滑出来了一点,里就不疼了,双手搭在他的肩上,窝在他怀里小声哀怨:“你好狠心,搞得我疼死了。”

 文泉的手在她背摸捏着,一边吻她一边安抚她:“以后你会明白的,我是想让你舒服,只是没考虑到你的小还受不了。我们躺下吧。”说着便转身将她上。

 彩花不自觉地发出一声足的长叹,咋被男人着的味道这么美?文泉没再坚持多久就在彩花的里一如注“忙碌”了一天,他也累了,完后便伏在彩花身上一动不动。彩花终于尝到小姐妹们说的那种过瘾的滋味,足地瘫在上任由文泉在她身上休息,细细品味着渐渐缩小的巴慢慢从里滑出来。

 文泉缓过气来,翻身滚向里侧,左手从彩花颈下穿过捏住她的一只子,右手抓向那光溜溜的三角洲:“彩花,很舒服吧?”

 彩花羞怯无语,侧身扑进文泉怀里,夹紧大腿不让文泉的手伸进她的裆部。

 文泉左手用力扳着彩花肩头让她仍然仰躺着,右手顽强地入她的裆部找到那颗仍然,嘴贴着她的脸戏问:“得你舒服吧?”

 彩花侧过头来翻了他一个白眼,红着脸张开小嘴堵住他的询问。

 文泉正和彩花伸过来的舌头纠时,蔡面红光地走进来:“咋样?都过瘾了吧。起来吃饭去。”

 彩花没想到蔡会突然跑进来,慌忙一把推开文泉,双手捂脸羞怯地缩成一团。
上章 金融乡趣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