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有凄大家尝 下章
第七章
第二天我到了公司,和张强商量了一下,让许军和张强帮着加紧做合作细节的起草,我打了一个电话给我老婆,她说马上就去阿德的酒店,我说我要很忙,让她自己先去谈,老婆答应就挂了电话,我安排好也赶去了酒店。

 我到了阿德隔壁的房间,拿起电话听见老婆和阿德谈话的声音,这是我让阿德安排好的。我听着阿德挑逗着我老婆的话语,终于听到老婆拒绝后,突然呻了一声,一定是被阿德强行按在上,我听见老婆不要不要的无力叫着,更像是在呻,接着是衣服撕裂的声音,阿德亲吻我老婆的声音。

 我幻想着房间内的场景,我老婆发出的呜呜声,一定是在给阿德口,含着他的大巴。我老婆自从被张强威胁强调教后,的本已经发出来,对于这种强暴很难抵挡,几乎是顺从的配合,而这不是我要的,我要控制我老婆的,让她服从我的安排被人轮,那才是我的完美奴。

 这时又传来老婆的呻声,自然是被阿德上下其手,摸了个遍,我听到阿德的咳嗽声,是暗号,我挂上电话。

 我推推门,阿德给我把房间的门开了,老婆背对着我,正跪趴在一个黑人两腿中间给他口。阿德锁好门,站在我身旁,我看见我老婆她的衬衣被扯开把她的手反绑在身后,裙子撂到部,大腿上黑色的高筒丝袜,脚上还是昨天的趾高跟鞋,一只鞋已经被掉了,粉的内挂在一只脚上,翻开着,水已经了出来,阿德光着下身,着,看来刚才他已经入我老婆了。

 黑人扶着我老婆的头,上下套着他的巴,阿德告诉我,那个黑人是他的秘书,叫做奥维,经常陪阿德一起干他的老婆“我最喜欢看奥维的巴在我老婆的里出入,真的。”阿德和我走进房间,低声说着。

 老婆根本没意识到有人进来,忙着奥维的巨大巴,几乎只有一小半进她嘴里。阿德来到我老婆的身后,又把进她的,老婆呻了一声。

 我坐在沙发上,奥维看见我,微笑了一下。

 随着阿德巴的,老婆慢慢吐套着嘴里的巴,中的水被着发出呲呲的声音,阿德哼了一声,从巴,奥维立刻把我老婆转过去,让阿德的进我老婆的嘴里。

 “啊啊…啊啊!”我老婆尖声呻,奥维的巨大巴慢慢进老婆的

 “天哪,啊,你简直…不是…人,噢…啊!”老婆被的大声叫,阿德把进她的嘴里,慢慢动,老婆把的刺用嘴尽情发挥,拼命着阿德的巴。

 “啊,啊,受不了,了,哦,天哪…啊!”最后的尖叫不是因为奥维巴的,而是我老婆看见了阿德身后坐在沙发上的我。

 阿德侧过身,奥维握着老婆被绑在身后的双手,按住拼命挣扎的老婆,阿德扶着老婆的头“快放开我,放开,老公,不要,啊放开我!”老婆使劲吐出阿德的巴,气吁吁的叫着。

 阿德又套了两下巴,在老婆的脸上,几乎盖住了她的半边脸,在自己的老公面前却被别的男人,老婆当时昏了过去。

 当老婆慢慢清醒的时候,房间里只有我,阿德和奥维去了隔壁“老公,对不起,我…是他们。”老婆泣起来。

 “可是他们你的时候,你呻的多,根本没有挣扎。”

 我走到边,老婆想用手擦掉脸上的,可是手还被绑在身后,她挣扎的坐起来“老公,真的对不起,老公,我,”她想起自己被别人样子,又看见我直直的看着被的她,深深的懊悔着“老公你不会原谅我了,对吗?我是个的女人,我。”老婆又低下头哭起来。

 “你平常很少给我口,刚才却那样着别人的巴…”

 “求你别说了,我真的很坏…”老婆几乎后悔得有些绝望“你再也不会要我了是吧,老公,你不会要我了…”老婆等着我说出那句决绝的话。

 我掏出面巾,轻轻地擦掉老婆脸上的,心中暗骂:“混蛋阿德,要老子给你擦。他妈的!”脸上却毫无表情。

 “老公,你不会要我了吗,老公,你真的…不能原…谅我吗?”

 老婆的声音越来越低,眼中有些感激和企盼地看着我。

 “原谅你,原谅你再去和别人胡搞,被人干?”我低声说着。

 “不会的,不会的!我全听你的,所有的事。”我老婆听出了希望,急忙说着“老公你真的能原谅我吗?”她生怕我反悔,小心的问着我。

 “你以后都要听我的要求,你做得到吗?”我说。

 “一定,老公原谅我的话,我全听你的,你想怎么样对我都行,老公。”老婆贴到我身上。

 “要是我让别的男人干你呢?”我反问道。

 老婆愣了一下“只要老公说的,我都愿意做,老公。”

 我轻吻她一下“好吧,我原谅你,老婆。”

 老婆兴奋得啊的叫出来,扑进我怀里,我的双手玩着她的房,老婆有些夸张的呻着,我明白她在努力取悦我。超乎想象的轻松,在我的计划中老婆彻底变成了我的奴,而我从调教她的幕后走到幕前。

 这时阿德和奥维又进到房间里,老婆想躲到我怀里,却被我抱住。

 “完美的夫,你们不要一起一下吗?”阿德跳上,我掏出得很久的巴,老婆连忙用嘴含住,轻轻套

 阿德和奥维一左一右的坐在我老婆身边,手在她的房和股上摩,老婆见我没说话,也不敢出声,任他们玩

 奥维趴在我老婆的股后面,着她的眼,想必得很是舒服,老婆含着我的巴,还是低声呻着。

 阿德的巴又慢慢了起来,他也站到我身旁,我从老婆嘴里巴,阿德刚要进去,老婆却躲开了,我见她看着我“老婆,我现在要你要多就多。”

 其实老婆已经被奥维难耐,听见我说的话,立刻含住阿德的巴,用嘴套着。我顺便问起阿德关于合作的事,他正享受着我老婆的舌头服务,闭着眼说全部都没问题,明天就去签字。

 奥维直起身,老婆的已经被他水淋淋,他示意我入我老婆的,我让他先,他慢慢地把巨大的了进去,老婆又是一阵尖叫呻,他一直到大概四分之三的巴都进到我老婆的里。

 “啊啊…啊啊…啊…老…公…他的,巴好,大,我受不了,噢,”

 奥维又轻轻往前了一下,老婆几乎跳了起来“他的,巴,已经,到了我,肚,子里,了。”

 老婆几乎含不住阿德的巴,我扶住老婆的股,把尽量扒得更开,奥维慢慢着,他每一下,老婆都会刺的颤抖。奥维把手指沾上口水进我老婆的眼,拨着,两只,三只,眼被他用手指微微撑开,可以看到里面的肠粘,奥维拔出了巴,躺在上,我和阿德扶着老婆跨骑在他身上,慢慢蹲下,他把巴对着我老婆的眼。

 “不要,我怕,啊!”我老婆不敢坐到他的巴上,阿德用手把老婆的股用力分开着,老婆靠在我身上,不停的呻,奥维的巴一点点地进我老婆的门,老婆的身子剧烈颤抖着,几乎发不出声音。

 阿德已经拿出了润滑药油,涂在奥维的巴上,有了药油的润滑和老婆的分泌物,奥维的巴已经可以在老婆的眼里动,他用手托着我老婆的股,慢慢套着自己的巴,老婆几乎仰躺在他身上,两条丝袜腿分得大大的,的有些外翻,口撑开了很大。

 老婆断断续续的呻着,阿德本想骑上去,进我老婆的,和奥维一起干,却看见老婆的了几下,一股下方而出,奥维的巴对她的眼强烈刺,使她再次失,阿德连连称赞完美。

 奥维的巴动一下,就有一小股出来,而老婆已经失神的躺在奥维身上,我听见奥维说了句德语,巴随着一阵抖动,阿德告诉我奥维说我老婆的眼太紧了,让他了。

 我老婆被翻倒在上,眼被撑得很大,正在慢慢的合拢,可以看得见里面大量的白色,阿德笑着说至少有200cc的灌进我老婆的眼,看来暂时用不了了。

 阿德扶起老婆的,快速着,老婆在他的刺下慢慢清醒,发出了呻。我坐在老婆的面前,老婆含住我的巴,深深的套着,每次都几乎把整个进嘴里,我感觉到巴头已经进到她的喉咙里。

 阿德虽然了一回,耐力还是很好,连续和我老婆换了几个姿势,最后让我老婆躺在上,他用手握住我老婆的丝袜脚腕,两天丝袜腿被大大的分开,巴深深的在,一些眼里出来。

 我扶着老婆的头,老婆正在我的巴蛋和眼,舌头在眼上翻的我难以把持。我让老婆侧过头,她的嘴。阿德这时叫了一声,巴从来,套几下,大股在我老婆的身上,还有很多外面,感觉我老婆的身上被盖住了。

 阿德在我老婆的丝袜腿上蹭着巴上残留的,如此的老婆实在让我兴奋的无法控制,老婆加紧套我的巴,嘴紧紧的含住,上一酸,我的了出来,老婆把嘴里的全部咽了下去,才又起我巴上的

 “舒服吗,老公?”老婆着嘴角的问我,我用力拍打着她的股。阿德解开了她的手,老婆擦掉身上的,套上我的外套,拉好裙子,突然叫了一声,原来眼里的了出来,已经到丝袜上面,连忙跑进卫生间,我好想看大量的从她眼里冒出来的样子,不过要先忙工作,阿德和我约定了签约时间。

 在虽然能力却很强的老婆的安排下,展会顺利开始,阿德和我也签好了合作文件,条件很好,为此,公司再次升我为市场部主管,有美娇,老公步步升啊。

 阿德要赶回去和公司汇报,我开车送他们去机场,他要求我老婆也去,我自然知道他还想再从我老婆身上捞点便宜。去机场的路上,奥维坐在我旁边的副驾驶位子上,老婆和阿德坐在后面,果然一上车,阿德就不老实起来,拉上后面车窗帘,就把手伸进我老婆的衬衣里,把房掏出来玩

 “我一定邀请你们去德国,到我家里,一起,噢,一定。”他把我老婆的头按下去,掏出了自己的巴,让我老婆含住,我从车反镜里看到我老婆半趴在车后座上,用嘴给阿德套巴“我会叫上我的朋友,一群人,噢,一起,你和我的老婆,噢!”阿德的中文越来越差。

 我几乎不能专心的开车,心中连骂阿德混蛋,这么短的时间也要搞一搞,不过对他说的邀请,我倒很是动心,不过,我看了一眼身边的奥维,要是来的都是这样的人话,我老婆可能很难完整的回国了。

 胡思想中我们到了机场,阿德倒是很潇洒,把回去拉上拉链,亲了我老婆一下就下车了,居然没也可以,我看了眼衣衫不整的老婆,内都被拉下来了,就让她留在车里,自己送阿德他们,我回到车上的时候,老婆已经整理得差不多了,手里却拿着自己的小内

 “干嘛不穿上?”我问道。

 “不要,我想和你亲热一下,不想穿嘛。”老婆一脸娇

 “刚才还没被人玩够呀,还要。”我驾车上了路。

 “都是他强迫我的,他又帮你升了职,所以就便宜他一下了,他刚才还要我,我没让。”

 我斜看了她一眼“为什么?”我问老婆。

 “你又没同意,当然不行了,”老婆趁着红灯时贴上来,房紧紧贴着我,又掉自己的高跟鞋,用她的丝袜脚引我,我忍不住把车停在路边一个不显眼的位置,扑了上去。

 我一进公司,张强和许军就拉着我进了新办公室。

 “你又升官发财了,头儿。”许军咧着大嘴笑着说。

 这时王军和秦蓝一起进来了,秦蓝看见我,脸就红了“头儿,祝贺你,我们有个请求,行吗?”王峰看着我。

 我连忙让王峰和秦蓝坐下“有什么事尽管说。”看秦蓝的样子就知道她没敢把被玩的事告诉王峰。

 “我们要请您做我们的证婚人,行吗?”

 我想起王峰本是大学毕业后留下来工作的,这里没什么亲戚,也难免他借机拍我的马,我一口应承下来“我老婆和我一起做你们的证婚人,可以吧。”

 王峰当然乐得点头答应。

 我眼神向下瞟了瞟,秦蓝穿了双浅灰色的丝袜,黑色的短裙,脚上是一双高跟凉鞋,半拖式的,上面两条透明细带勒在脚上,可以看见整个被丝袜包裹着的脚,两条丝袜腿搭在一起,从我这个位置看去,如果不是她的腿搭在一起的话,我一定看得到她的内,我不有些郁闷。

 秦蓝注意到我的眼神,脸立刻红了,大概想起曾经被那样的。张强和许军调笑着王峰,只有秦蓝和我知道我在用眼睛调着秦蓝。毕竟在她老公面前,她红着脸低下头,想换个姿势坐,腿正好放下来,啊,是一双灰色的高筒丝袜,上边该是两条黑色的吊袜带,紫的内,盖在上窄窄的一条,我似乎觉得自己看见了秦蓝的,一时懵然。

 “头儿,我们先出去了,到时全靠您了。”王峰拉着秦蓝站起来。

 我哦了一声“秦蓝,我觉得你的肤穿紫一定很好看。”

 王峰没意识到,扭头看秦蓝,她的脸本来刚刚褪去红晕,听见我说的话,差点晕过去“我会的,林大哥。”秦蓝拉着王峰就往外跑了,张强和许军都有些茫然,我自己陶醉着。

 鉴于老婆把德国公司的展会搞得是有声有,我便向公司强力要求成立公关部,把我老婆的人马收进来,公司因为德国人的回复很好,答应了我的要求,并且拨给我们一套公寓式住宅,面积虽然比原来大的不是很多,可胜在住户少环境好,让张强和许军去我家玩我老婆时,不会被外人察觉。

 虽说我老婆在我面前变得,尽力挑逗我,却始终没有把她被张强他们调教的事告诉我,也许是怕我再发火不要她,我便和张强商量一起面的事情。

 王峰结婚的前一晚,我和张强、许军开着公司的配车回到我家,我并没有告诉我老婆,我打开门,老婆正在客厅里准备晚饭“老公,菜都做好了。”

 老婆一回身,她身上只穿了一件花粉的小围裙,上面两条带子系在脖子后面,带子刚好挡住她的头,根本没戴罩,部后面也有两条带子扎住,股光溜溜的,微微向上翘着,该是最近的结果,又没穿内!腿上是一双红色的高筒的网眼丝袜,用部的吊袜带夹着袜边,脚上穿着黑色的高跟鞋,鞋跟大概有八分高,又细又长,让整个丝袜腿看起来十分的感。

 她手里还端着菜,不用问也知道本来想和我情晚餐,穿了这样来挑逗我,没想到我带了人回来,而且,她已经看清楚我身后站着的张强和许军。

 我老婆的脸色有些发青,她以为我已经知道她的事了,无助的看着我,动也不敢动,早忘了自己穿的是如何暴,我似乎听到身后许军嘴和咽唾沫的声音。

 “还不进去换衣服,什么样子啊。”我老婆赶紧放下菜跑进屋内,一阵细细索索的穿衣服声音。

 “什么时候看杨姐,都有趣啊,头儿。”许军贴在我耳畔说。

 我让张强和许军坐下吃饭,老婆穿了件极普通的连衣裙,连部的曲线都看不见了,不过还是那双红色的网眼丝袜穿在腿上。我看了眼她的衣服,部上有两个突起,还是没戴罩,不用说内也没穿。

 我们围着桌子坐下,我介绍说张强和许军是我新来的助手,老婆只好装作不认识他们的样子笑着表示,老婆最紧张的就是他们会不会把她被调教的事告诉我,后来看张强和许军对我的态度恭敬,以为他们不敢来,就安下心又开始和我调笑。

 我去厨房拿啤酒的时候老婆跟在我后面“老公,他们是你的下属啊,好像对我很的样子噢。”老婆趴在我后背上,头顶着我。

 “谁让你那么包,穿成那样子,不过他们是我的得力助手。”这话不错,张强和许军不但是我的干将,还是同共乐的兄弟。

 “那你是不是要我晚上陪他们啊,老公,我会把你的下属安抚的很好的。”

 老婆心虚,生怕过一阵许军或张强借机威胁她,先来探我的口风。

 “当然不行了,我是他们的上司,哪能让老婆陪下属,今晚你安分点。”

 老婆连忙点点头,不敢多说,心事重重的出去了。

 我们喝点酒又吃了一阵菜,许军说:“杨姐,能不能帮我盛点饭呐?”老婆接过碗进了厨房,许军跟着进去,我和张强都站起来,利用厨房门上的玻璃反看厨房内的情况。

 “杨姐,不如先看看你的馒头吧,嘻,”许军威胁着我老婆,手伸进她的连衣裙里玩房“罩也没戴,真方便。”许军的手把老婆裙子起来。

 “你快出去,我老公会看见的,求你了。”老婆低声说着,身子扭动着挣扎着。许军哪管那许多,按住我老婆就把巴掏出来,老婆也没穿内,被许军一折腾水早就出来了,噗呲,巴就进她的里“不要,我老公来了,快拿出来。”老婆被许军按着半趴在橱柜上,丝袜腿被分开两边,让许军的巴来回动。

 “许军,你们干什么呢,饭还没好吗?”我叫了一声。

 “头儿,我帮杨姐在热点菜。”许军推了一下我老婆。

 “老公,我…热菜…呢…”老婆使劲的把声音放平稳。

 “啊…啊。哦…啊。”老婆让许军的忍不住低声音呻起来“你快点出来啊,快点,我老公,哦,”我也不知道老婆说的到底是让许军快点拔出巴,还是快点出来。

 许军突然抖了几下,连着了几下,就出了软软的巴,拉好子走出来“头儿,杨姐还热菜呢。”然后到我面前低声说:“杨姐的太厉害了,使劲夹我,让我那么快就了,还了好多。”又在里面,我骂了许军几句,那家伙哪管,心满意足的躺到沙发上去了。

 “我也去帮忙。”张强也进了厨房,老婆还没来得及把衣服整理好,就又被张强住了。

 “老婆,再帮我炒个鸡蛋。”

 张强强迫着老婆给她口“知道了,哦…”老婆蹲了下来,用嘴套着张强的巴,我只看到她的头在一前一后的动着,张强用手扶着她的头,接着我居然听到搅拌鸡蛋的声音,难道我老婆一边给张强含着巴一边打鸡蛋,表演杂技呀。

 张强靠在橱柜上,我老婆弯着速度很快的前后用嘴套着,是想让张强马上出来,而且真的把一碗打好的鸡蛋放到橱柜上。腾出了手,老婆马上手口并用,一边用手捏着张强的巴蛋,一边手和嘴配合着套巴,如此强力刺下,张强也撑不住了,闷哼了一声,拔出巴,在老婆的脸上。

 老婆用力用嘴把张强的巴上干净,就急着把他往外推,整个过程似乎比许军还快,老婆的功力真是大长,不到十分钟已经连出两管。

 张强有些虚的走出来“头儿,她的嘴上功夫越来越厉害了。”张强一脸苦笑,也坐到沙发上。

 我走进厨房,老婆已经整理好衣服,脸上的也擦掉了,正在炒鸡蛋,我拍了一下她的股“还没好呢?老婆。”我说。

 “马上就好了,老公,再等一下。”老婆看起来还是有些疲惫,我起她的裙子“不要,老公,一会再闹好不好,求你。”老婆一下闪开。

 “那让我先摸摸你的吧。”我抱住老婆。

 “不要,求你了,再等一会,好吗?”老婆哪敢让我摸她那已经被,求着我不要。

 我看也调教的差不多了“好吧,吃完饭你要任我也不能反抗。”我掐了她的股一下。

 “知道了,老公,我保证。”老婆连忙答应。

 吃过饭,我让许军帮着我老婆收拾好桌子,让张强把我准备的提包拿过来,把老婆叫过来“明天就穿这套内衣吧,换上我看看。”我从包里拿出我挑好的内衣。

 老婆抱着走进内房,我跟着进去,老婆转过身“老公,没关门,他们会看到的。”老婆指指张强他们。

 “不用了,他们一直眼馋你的身体,让他们看看吧。”我说。

 老婆不敢反对,下了连衣裙,出了曲线毕的身体,接着了红色的丝袜,刚要拿起内衣“先穿丝袜和吊袜带,我喜欢。”我说。老婆有些脸红,除了我之外,还有两个男人在窥视着她的身体。
上章 有凄大家尝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