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铁腕官途 下章
第一百五十四章 雨过天难晴
第一百五十四章 雨过天难晴

 饭罢,闫曌将陶如轩送到家门口,却不下车。陶如轩就主动邀请去家里坐坐。闫曌沉默了一会,还是说改天吧,便驱车离去。

 进家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父母正准备睡觉,见陶如轩回來,也沒有表现出多少惊讶,母亲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学习回來了?”陶如轩愣了一下,又急忙哦哦应了两声,问母亲道:“您怎么知道我去学习了?”母亲便奇怪了起來道:“不是你让你们镇政府的一个女的捎信的吗,你怎么忘了。”陶如轩就知道是刁青來了,一拍脑袋假装道:“是是是,您不说我差点忘了。”说着去卫生间洗漱了一下便回自己屋里了。

 陶如轩知道刁青担心自己,便急忙将电话拨了过去。不想手机刚响了一声,刁青便接了起來,沒等陶如轩开口,便迫不及待问道:“是如轩吗?你现在在哪儿?出來了吗?”

 陶如轩知道这女人这两天肯定担心坏了,心里一阵阵的歉疚,就好像刁青就在身边一样,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已经回來了,我现在在家里,怎么样,你还好吗?”担心刁青在家中,也不敢说的太过分了。

 刁青却嘤嘤地哭了起來道:“只要你好,我就好。”又问道:“他们沒把你怎么样吧?有沒有打你?”

 陶如轩便觉得女人天真的可爱,笑了笑道:“又不是监狱,怎么会打人呢。你放心吧,我好好的。”又问女人道:“你现在在哪儿?”还是担心刁青说的过分了,被男人揪住不放就麻烦了。这种事情终究不光彩。

 刁青便止住了哭声道:“我在镇政府。”

 陶如轩这才放心了,说话便放肆了一些接着道:“我知道你担心,所以回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打电话告诉你。”

 刁青的声音就带着柔柔的幸福道:“这么着也算沒枉费了我这份心。”又不无忧虑道:“你这以后可要加些小心,不该的管的事也不要去管了。要是再有这么一回,可怎么办。”

 陶如轩就开起來了玩笑道:“有了这一次,也就有经验了,以后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刁青就在电话里呸呸呸地啐了几口道:“我看你是疯了,哪儿有你这么说话的,难道还盼着自己进去不成。再说了,你要是真贪污了几十万、几百万还好说,这样平白无故地进去,岂不冤枉。”又想起了别的事情,便接着问道:“那三百万到底是不是顾平的?”

 既然沒有告诉闫曌,自然也不能告诉刁青,陶如轩便避重就轻道:“要是那三百万真是顾平的,我现在还出的來?”沒等她继续问,便接着道:“你就别瞎心了,那三百万是我一个朋友的,人家不愿意让人知道,我当然也不能说。”

 相比闫曌,刁青便要显得贤惠了许多,一听这话,便口气轻松道:“好吧,既然你朋友不想让人知道,那我也就不问了。”说着话就黏黏的,温温婉婉道:“明天晚上我值班,你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

 陶如轩知道她什么意思,心里便有些冲动,却不愿意表现的太过强烈了,故意停顿了一下才道:“好吧,如果沒什么事的话,我陪你值班就是了。”

 被纪委隔离审查的事情是瞒不住的,第二天上班,大家看陶如轩的时候,脸上就有些怪怪的。陶如轩也不当回事,只当什么也沒看出來,照旧跟平常一样跟大家招呼。不想,开班子成员例会的时候,张桂树却一下子热情了起來,本來论资排辈,陶如轩每次都坐在最门口的地方,这一次张桂树却要让陶如轩坐在他跟前的沙发上,倒把张谷的位置给抢了。陶如轩本來想推辞,张桂树却说有事情要给陶如轩说。陶如轩只好坐下。然而,直到会开完,张桂树也沒给陶如轩说什么,只是议论事情的时候,不时将目光落在陶如轩的脸上,笑着问一句:小陶镇长觉得怎么样。陶如轩便附和两句,张桂树这才接着讲。

 渐渐地,陶如轩就感到张桂树应该已经知道了什么,却不说出來,既如此,自己也只能装个糊涂,应付了事。

 在机关里,一把手对某个人的态度变化带來的连锁反应是快而且明显的。散会后,大家便要冲陶如轩笑笑,表示一下友好。这个时候,陶如轩就故意注意了一下刘东岳,发现刘东岳尽管也笑了,但还是难掩脸上的尴尬。

 陶如轩就故意跟他走的近了,在他肩膀上拍拍道:“刘镇长这段时间忙什么呢?”

 刘东岳的脸上就更加别扭了,机械地笑笑道:“还不是老样子,也沒忙什么。”也只字不提陶如轩被隔离审查的事情。

 陶如轩想起闫曌的话,觉得应该给他点颜色,就故意低了声音道:“我可听说前几天有几个村长要联名告你,说什么国家农补这一块的数目出了问題,具体是什么问題,我也沒听清。你可得加点小心。”

 刘东岳咧嘴笑了一下,就要拿出几分勇气來道:“怕他个鸟,几个村干部难道还能翻了天?把我惹恼了,一分钱农补也别想要。再说了,他们难道就干净了。我刘东岳也不是吃素的,要是真闹起來,还不知道谁倒霉呢。”说完扬长而去。

 刁青就在一旁拉了陶如轩一把,轻声埋怨道:“好好的,你惹他干什么。刘东岳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就是条疯狗,逮谁咬谁。你难道还嫌自己的麻烦不够多?”

 陶如轩便将举报的事情给刁青说了。刁青听了也不由地咋舌半天,心里不免狠狠的,便骂了一句道:“狗改不了吃屎的玩意,看來骨头也是天生的。”又宽慰陶如轩道:“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就算了,何必跟这种人一般见识。”

 陶如轩嘴上应着,心里却是跟闫曌一样的想法,不想轻易便宜了他,只是苦于不知道如何下手,其实刚才说村干部要告他也是投石问路,要试试他的水深浅。

 刘东岳分管农业工作,国家每年的农业补贴都在他手里掌握着,也不是个小数,里面肯定有水分。只是像这种事情一般都是镇村两级干部联合鬼,账面上自然是干干净净的,如果沒人出來揭,是不容易查出什么事情的。

 一早上并沒有什么事情,快中午的时候,姚东山來了个电话,说翟东旭请客,问陶如轩去不去。陶如轩就不高兴道:“翟东旭请你的客,你叫我干什么,难不成把我卡成蹭饭吃的了?”

 姚东山的话就急忙变了过來,嘿笑了半天道:“其实是翟东旭让我叫你的。”

 陶如轩更生气了道:“既然叫我,翟东旭自己为什么不给我不打电话。难道他雇你当秘书了?”

 听了闫曌的劝导后,陶如轩虽然不能完全接受,也在有意让自己说话做事的时候更加硬气一些,不让人有任何的看不起。

 姚东山只好挂了手机。不一时,翟东旭打了过來,说了一大堆赔情道歉的话,说其实自己要打,姚东山非要说他打,这才让姚东山打了。最后又说了请客的地方,让陶如轩一定赏脸。

 陶如轩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姚东山,也误会了翟东旭,却还是用毫无感**情的话道歉道:“翟村长,对不起,刚才是我误会你了。那好吧,咱们一会见吧。”说完,不容分说便扣了手机。

 翟东旭选的是一家涮菜馆,虽然够不上档次,却也僻静雅致。进去后,翟东旭、姚东山已经在里面等着了。陶如轩沒见翟石头,就板着脸问姚东山道:“怎么沒叫翟总?”

 还沒等姚东山沒说话,翟东旭就急忙陪着笑脸道:“怎么能不叫翟总呢,只是翟总不肯赏脸。”又用试探的口气道:“要不陶镇长帮忙请请?”

 陶如轩知道翟石头这是谨慎,不愿意跟翟东旭走的太近,便应了一声,拿出手机给翟石头拨了过去,又将吃饭的地点给他说了。不一时,翟石头就來了。

 翟东旭就面带惭道:“还是陶镇长面子大,我请了三番五次都请不动,陶镇长一句话就把人叫來了。”话里话外便有几分对翟石头不

 陶如轩替给翟石头打掩护道:“老翟,话可不能这么说。谁不知道你的饭是好吃难消化。你平白无故叫翟总來吃饭,翟总敢來?”

 翟东旭又不好意思了起來道:“陶镇长说的太严重了,我的饭怎么能说是好吃难消化呢。翟总今后可是我们南枣林的财神爷了,我说什么也不敢得罪他。”

 陶如轩马上哈哈笑着指了翟东旭对翟石头和姚东山道:“你们听见了吗,这还沒怎么着,狐狸尾巴就出來了,什么叫财神爷,啊?你打算从翟总身上讹诈多少钱?所以我给你们说,翟村长的饭咱们最好还是不要吃了。”

 翟东旭急忙拍着自己的嘴巴道:“口误、口误、口误…”又道:“陶镇长就会抓人的话柄,我哪儿有那个意思。”
上章 铁腕官途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