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铁腕官途 下章
第一百三十三章 乌合之众 中
第一百三十三章 乌合之众 中

 朱立安马上大度道:“谁就跟你一般见识了,但说无妨。”脸色却有些窘迫的样子,估计心中也是怕了然真人说出什么不吉利的话来。

 了然真人这才继续道:“只是朱局要注意保养先天之本,不可太过沉了,不然怕是要大问题,到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说完脸上一抹让人看不透的笑容。

 大家面面相觑,不明白了然真人的意思,也不好去问。朱立安却好像被戳到了痛处,脸红的跟猪肝一样,面带愧作揖道:“谢谢真人提醒!”却并不是多么在意。

 陶如轩便琢磨了然真人的意思,玄机无外乎在“先天之本”这四个字上,那么何为“先天之本”呢?忽然想起,中医有论,肾为先天之本。陶如轩便一下子明白了,又在朱立安脸上看看,发现朱立安面色黧黑,眼窝深陷,明显是房*事过劳之症,又想起坊间关于朱立安三个情妇的传言,恐怕当了局长后,比以前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屈泽良始终一言不发,朱立安撺掇说,也让老道看看吧。屈泽良就看着朱立安问道:“算的准?”朱立安不说准也不说不准,只道:“什么准不准的,就当是个耍子。”说着便拉了屈泽良的手往了然真人面前伸。

 了然瞟了一眼笑笑道:“朱局长,这种事情是不能勉强的。命相也是信则灵不信则不灵。还是让屈局长自己决定吧。”

 朱立安却非要让了然给屈泽良算算,就再三迫道:“老屈,你这可就没意思了。我都算了,你怎么扭捏了起来。”

 屈泽良就是不配合,解释道:“其实也不是我不相信,而是觉得没意思,算的好了好像让人看透了一样,算的不好了,心里落个疙瘩。与其如此还不如干脆不算,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活着,岂不是很好。”

 朱立安道:“你这话说的人不爱听,人人都说早知三天事富贵万万年,何况就算有个三长两短的,有了然老道在这里,也好给你提醒防备着,怎么就让你心里落疙瘩了。”

 屈泽良终究拗不过朱立安,还是把手伸给了了然真人。

 了然真人就掰着屈泽良的手看了半天,又在屈泽良梁上看了一阵,脸色就凝重了起来,好像十分费解,又问屈泽良要了生辰八字,在那里排了半天。

 朱立安就有些着急了,问道:“牛鼻子老道,别卖关子了,到底是吉是凶?”

 了然真人不说吉凶,只拧着眉头怪哉、怪哉地说个不停。

 马齐昆有些按耐不住了,也在一旁问道:“什么怪哉,你倒是给解释、解释,让你算算,又不是让你在这里故玄虚的。”

 了然真人却说了一句偈语道:“牛在圈中享安年,二犬互吠似吵架。”说完双掌合十,又说一句无量寿佛。

 马齐昆自持有几分才情,便要猜测道:“你是说屈泽良最近可能有口舌之争?”

 了然真人也不答话,颔首而笑。马齐昆便觉得自己猜中了,哈哈笑了一阵,指着了然真人道:“你说你这个牛鼻子老道,就是爱个玄虚,屈局长手底下管着几十号人,哪天没个口舌是非,就是你明说了又怕什么。”说完也把手伸到了了然真人面前道:“也给我看看。”又警告道:“在我这里不准这些玄虚,有什么话直说,哪怕是我明天要掉脑袋了,你也说出来。大丈夫敢作敢当,怕他个锤子!”

 了然真人看了一眼,便道:“既然马局长这么豪,那贫道可就直说了。若有得罪,请马局长见谅。”

 马齐昆催道:“别啰嗦,你说,你说,我马某人还不至于那么小气。”

 了然真人起手道:“我要给马局长算的是一个寿劫,马局长的命恐怕过不了九九这一关。”

 马齐昆一下子就愣住了,半天又哈哈大笑了起来,道:“好好好,九九八十一,孔老夫子说人生七十古来稀,能活到八十一已经是耄耋之年了。我今年三十九,也就是说还有四十二年的寿,时间也不算短,唯一遗憾的就是,四十二年后,牛鼻子老道恐怕也早已驾鹤去找祖师爷五斗米道人去了,如果不准了也没办法找牛鼻子老道算账了。”说完又是一阵哈哈狂笑。

 陶如轩忍不住在一旁考虑了然真人刚才的一句偈语和给马齐昆算的寿劫,想着想着,陶如轩就不由一惊。“牛在圈中享安年,二犬互吠似吵架”牛在牛圈中,也就是牛在房子下,应该是个牢字,而二犬互吠,便是个狱字,两个字连起来岂不是“牢狱”两个字,也就说屈泽良最近会有牢狱之灾。

 陶如轩又记得,民间寿劫当中有个“九里年”之说,也就是说在人的年岁中,逢九为劫,又有明九、暗九之分,比如九岁、十九岁、二十九岁为明九,十八岁、二十七岁、三十六岁为暗九,了然真人说马齐昆难过九九这一关,把明九、暗九以此排下来,排到九九正还是四十五,也就是说马齐昆活不过四十五岁,根本不是什么九九八十一岁。

 几个人谈笑风生,付美玲和连晓明推门进来了,大家的谈笑声戛然而止,稀里哗啦拉椅子站了起来,脸上马上堆起奉承的笑容。

 一进门,付美玲就抬手看了一下腕上的直往主位上走了去,马齐昆就急手表道:“十点差五分,我不算迟到吧。”

 几个就齐声道:“不算迟到,不算迟到。”马齐昆道:“领导的时间观念强,事情也多,不比我们这些人,总是无所事事,所以就提前来了。”付美玲却不接茬,照忙过去拉椅子开路,又为付美玲稳了座位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坐下来,付美玲见陶如轩也在,就点了点头道:“陶镇长也来了。”陶如轩就站起来欠欠身。朱立安不知道付美玲为什么要单问陶如轩,就笑道:“是我叫陶镇长过来的。”付美玲也不再说什么,目光便落在了了然真人的脸上。了然真人马上起手。付美玲就按着摆了摆手,又问朱立安道:“桌子上怎么还是空的,老朱不会这么抠门,让大家啃桌子吧?”说着笑笑,大家也看着朱立安跟着笑笑。

 朱立安的脸上马上有些不好意思,一伸手叫来服务员,要了菜单又双手给付美玲递上去,道:“付部长和连部长不来,我们怎么好自作主张呢。”

 屈泽良和马齐昆也说我们不好自作主张。付美玲接过菜谱,翻了翻道:“大家都是自己人,说这些可就见外了。还是请连部长点吧。”把菜谱递到连晓明面前。连晓明推开了道:“还是付部长来吧。我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是不会点菜的,今天就带一张嘴来了。你让点菜,可就为难我了。”说着笑笑。付美玲道:“既然这样,那就还是老朱做主吧。”

 朱立安就不好再推了,道:“那我就做主了。”其实也知道最后还是他来,只不过这个礼节却不能省掉。朱立安说着叫了服务员出去了,安排一番,很快就进来了。

 陶如轩以为付美玲来了之后,大家的话题肯定要集中在付美玲和连晓明身上,不想几个人只说了几句奉承话,话题又回到了了然真人身上。

 付美玲问道:“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听你们说的热闹,就继续吧,也让我听听。”

 了然真人起手道:“朱局长几个让我看命相,这种小把戏是不敢在付部长面前丑的。”其实看那神色,是有意要一手。

 付美玲就笑了起来道:“我又不是神仙,真人怎么就不敢给我说说了。这样吧,今天我凑个热闹,你也给我算算吧。”又玩笑道:“算的准了,我给你扬名,算不准,小心我抄了你的娘娘庙,让你老牛鼻子无处安身。”

 了然真人显然跟付美玲并不,不敢轻易造次,就拿眼睛看朱立安。朱立安道:“既然付部长有这个雅兴,真人就看看吧。准不准的也没人跟你一般见识,谁不知道你那两下子,十有八错,只当是个耍子。”

 了然真人这才在付美玲脸上看了半天,又用纸巾垫着抓了付美玲的手看了看。了然真人正准备开口,付美玲却伸手挡住了,道:“你先别急着说,掐字算卦的这套把戏,我也见得多了,无外乎都是往后算。以后的事情又没人知道,准予不准的自然不好说。你要是真有本事就往前算,算算我的过去,要是能说准了,那才叫本事。”

 了然真人含笑道:“付部长既然这么说,那贫道就失礼了。”又问付美玲要了生辰八字,闭着眼睛排了半天,才道:“恕贫道冒昧,从八字上看,付部长命犯孤辰,父母早亡,又无兄弟姐妹帮衬,丈夫…恐怕现在也有重病在身,常年卧。”

 大家就觉得了然真人说的太过分了,朱立安道:“你这牛鼻子净胡说八道,谁家里能没个三长两短的,怎么就能说付部长命犯孤辰呢。你牛鼻子也是无亲无故,难道也是命犯孤辰?”

 了然真人笑笑道:“贫道是方外之人,方外之人已成孤相,哪儿还会再其它什相,跟付部长不可相提并论。”
上章 铁腕官途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