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铁腕官途 下章
第六十三章 本性
第六十三章 本

 腊八刚过,汾城就渐渐有了过年的喜庆气氛,不过大多还是商家凑出来的热闹,什么“新年折扣价”、“节大酬宾”、“喜庆套餐价”等等,把人搞的眼花缭。可有心的人就会发现,这些铺天盖地的这活动那酬宾其实是不知道是涨了多少价格后,才打的折扣,非但不便宜,还要比平常贵了不少。

 经过一段时间的热议后,汾城县委班子终于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轮廓,县长和组织部长全部从市里空降过来,代县长叫宁树斌,是个还不到四十岁的年轻人,仪表堂堂,面如冠玉,鼻若悬胆,不怒自威,用当下流行的话来说就是帅气人。组织部长却略显龌蹉,叫罗俞,是个年近五旬的男人,也不知道是因为抽烟过多还是肝肾不和,一脸蜡黄,看上去像大烟鬼,椎还有点毛病,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像鸭子一样。

 意外的是,梁红退下来后,大家一致认为可能要跟着汪建设一块倒霉的副部长付美玲却坐上宣传部的第一把椅。大家就开始猜测这里面的意思,不免要感叹:江山代有女人出,一代更比一代强。女人从政总能逆势而上。

 陶如轩敲开梁红的家门已经是年尽月了,按照惯例,这个时候县里的领导们都要去市里、省里跑一跑,尽管现在已经不让送礼了,但该拜望的领导还是要拜望的。顾平本来计划带陶如轩一块去的,后来唐新华说了一句“现在上面已经开始注意领导干部的‘秘书病’了”秘书病是个新名词,意思是说现在的领导干部,正儿八经成了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工作、写材料,甚至每天的日常生活,都要靠秘书打理,一旦没了秘书连起码的生活都不能自理了。顾平听了尽管很不高兴,但最终还是把陶如轩留在了家中。

 闲来无事,陶如轩就想起了梁红,总觉得对她有亏,她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自己也难辞其咎,想去探望探望,可又不知道该不该去,万一让顾平知道了,还不定心里会怎么想。可不去陶如轩心里又过意不去,就趁着黄昏就在街上转悠了一圈,想买点东西,但也知道不能买的太好了,若是买的太好就像是搞救济一样,梁红难免要起疑心,就挑了个果篮,又拿了两个礼品盒,擦黑去了梁红家。

 开门的是梁红的丈夫古唯真。古唯真里正围着围裙,两只衣袖高高地挽起,看样子是正在厨下忙活,一见陶如轩也不认识,就愣在那里,好像看外星人一样问道:“请问你找哪位?”

 陶如轩心里不一阵酸楚,想当初,梁红家也是门庭若市,古唯真肯定不会问出这样的话来,之所以会出现今天这样的表情,必是很长时间无人登门了。

 “古老师,您好,您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小陶啊。”陶如轩故意做出一副轻松高兴的样子。

 古唯真就在脑门上挠了半天,却也没想起来,一边往里面让一边问道:“你是…”

 “宣传部的陶如轩,想起来了吗?”陶如轩努力活着古唯真的记忆。

 古唯真还是没想起来,但也知道是来找梁红的,就冲里面喊了一声道:“红,出来一下,有人找。”

 “谁啊?你让他先等一下,我这就来。”里屋传来一声清脆的应答声。陶如轩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也就是两三个月的时间,梁红竟连声音也变了,没有了半点威严,听起来俗气的像居家女人一样,快中带着顺从。

 陶如轩便把东西放下来,坐在沙发上等。古唯真不善言辞,却很好客,迅速端来一盘水果放在陶如轩面前,坐在一旁陪着,却一句话没有,也不知道平时是怎么教学生的。

 不一会梁红从里面出来,一张假脸把陶如轩吓了一跳,几乎不敢相认。

 “梁部长,我来看看您。”陶如轩急忙站起来道。可话说出来又觉得好像是在慰问一样,后悔不跌。

 梁红的假脸不会做出任何表情,只能从眼神中看出一阵阵的尴尬。

 “坐吧。”梁红伸手指了一下沙发,动作幅度却很少,只是抬了一下手,便对一旁的丈夫道:“老古,怎么不给小陶倒茶呢。”

 古唯真这才想起,哦哦哦地应了几声急忙起身去了。梁红就在古唯真刚才坐过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却半天不说话。

 “梁部长,您还好吗?”陶如轩憋了半天终于问出了一句话,感觉心里酸酸的。

 梁红就摇了摇手道:“以后不能这么叫了,我已经退下来了。要是愿意的话就叫我粱阿姨吧。其实我现在一切都好的,不劳你们惦记。虽然不小心毁了容,却比以前活的更充实了,每天在家里给老古做做饭,打扫打扫卫生也好。”

 说着话,古唯真的茶端来了,又将一把药放在子的手中。陶如轩不免问道:“现在还要吃药吗?”

 梁红道:“刚做完手术,吃些消炎的药。”

 陶如轩这才发现,梁红的假脸上有些青肿的地方,皮也不是整块贴上去的,脸如被割了脸的僵尸一般,甚是恐怖。

 “吓着你了吧?”梁红见陶如轩看自己的脸,便问了一句,倒是显得轻松。

 陶如轩急忙转移了视线,努力笑了一下道:“手术还是很成功的。”

 梁红就叹了一口气道:“你别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样子。不过这人总有一天是要死的,死了也就什么都没有了,我不过是提前做个活死人罢了。”

 梁红想得开,陶如轩心里却不是滋味。

 古唯真在一旁自责道:“是我害了她。”说着眼泪快要下来了,急忙摸了一把。

 梁红就将男人的肩膀搂了搂道:“唯真,你怎么又说这话呢。我都给你说过了,不能怪你。你其实是救了我。”

 从梁红家出来,陶如轩就觉得梁红在大灾大难后也得到了大彻大悟。正如佛家所言:无我相,无人相,无寿者相,无菩萨像。又忽然想起,通常情况下股本是要让人蒙羞的部位,应该包裹的严严实实,起码不至于让人一览无余,可如果被横下心来贴在脸上,便也就无所谓羞于不羞了,无脸以至于以股挡脸,无论是穷其一生之智追求的名利,还是欣欣标榜于世的道德恐怕都会变成无所谓的东西,均可抛之脑后。这大概便是人的弹以至劣了。

 回到家,陶如轩才发现姐姐陶如意从京海回来了,一年未见,姐弟相拥,母亲在一旁直抹眼泪,父亲默默地抽烟却一言不发,好像里憋了一肚子话,又好像根本无话可说。姐姐除了比过年走的时候打扮更加时髦了之外,并没别的变化,陶如轩就调侃道:“是不是给我找姐夫了?”

 姐姐马上一脸绯红道:“别胡说八道,我还没毕业,哪儿就给你找姐夫了。”说着瞟了母亲一眼,陶如轩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就咳嗽了一声问道:“什么事还有瞒着自己弟弟的。”说着从姐姐手里把手机抢了过去,翻开看了一下,果然有个男人的照片,说不上多么帅气,却也斯文,四方脸膛上戴一副眼睛,穿一件黑色的妮子风衣,一看就知道是个做学问的。

 陶如轩就夸赞道:“姐姐眼光不错,应该也是个博士之类的人物吧?”

 姐姐的脸色却沉沉的,陶如轩不知道怎么回事,又看母亲。母亲就埋怨陶如轩道:“你姐姐刚回来,就别在这儿问东问西了。”

 陶如轩便不好再问了。姐姐就笑道:“宝儿长大了,也懂事了。”

 陶如轩就咧嘴笑了一下反问道:“你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

 自从那次住院后,父亲一直对陶如轩有些成见,可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不便责怪过甚,就在一旁暗讽道:“你弟弟现在可能耐了,感个冒都住高干病房了。”

 陶如轩的脸就红红的,但又不便和父亲计较,就没有言语。姐姐却有些好奇,正要问问怎么回事,却被母亲的眼色制止了。

 不一会二叔、二婶和小妹也都来了。见了面,二婶却眼泪不止对母亲道:“如意都回来了,如凤却没个信,回不回来,也不给家里说一声。你说这孩子怎么越大越不懂事了。难道就不知道家里人牵挂吗?”

 母亲就安慰二婶道:“如意是学生,说回来就回来了,如凤已经工作了,由不得自己,你再等等,说不定明天早上一开门,如凤就站在你面前了。”

 二婶道:“你说的倒轻巧,哪儿就那么快了,她在南边,要是回来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儿。”脸上却出了笑容。

 如燕在一旁道:“我早给我姐打过电话了,我姐说过几天就回来,是你一时等不了一时,却要在这里埋怨,怪谁去?”

 二婶就伸手捏了女儿的嘴嗔骂道:“你这丫头片子,就显你了,我跟你大婶说话有你什么事,谁说我就一时等不了一时了。”
上章 铁腕官途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