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铁腕官途 下章
第十四章 丁晓曼找茬
第十四章 丁晓曼找茬

 陶如轩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还是看了一眼,发现梁红的脊背上果然一块一块的红紫,便给梁红说了一下。

 梁红马上转过身子把脊背对着陶如轩道:“可能是有点淤血,你帮我吧。”

 大厅公众之下,男女授受不亲,岂能这样。再说了,这大夏天的梁红只穿了一件薄薄的T恤,这去的算怎么回事。就是自己没什么意见,万一让袁世贵和朱立安看见了,恐怕也不好。陶如轩就犹豫了一下。

 梁红见陶如轩半天不动,便笑了一下道:“想不到你还封建的。”说着就要将身体重新转过来。

 毕竟只是一下脊背而已,陶如轩急忙将手搭了过去,同时笑道:“梁部长,您误会了,我这不是不知道该给你用多大劲吗。”说着轻轻地了起来。

 梁红这才重新坐正了道:“我这老皮老的,难道还怕你给我伤了了吗。”

 轻轻在梁红脊背上了几圈,陶如轩就发现,梁红的确有些老了,虽然从表面上看,肌肤依然鲜,可跟刚才那个叫盈盈的小姐比起来,弹终究差了一些,而且也不及那小姐的细腻。

 了一会,梁红忽然道:“你把那个劳什子带子给我解开了,硌的我难受。”

 陶如轩没明白梁红所谓的“劳什子带子”是什么意思,便问了一句。

 梁红道:“还有什么,难道你就不觉得硌手吗?”

 陶如轩这才明白所谓“劳什子带子”就是衣后面的带子,一时窘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给女人解那东西,陶如轩平生还从未有过,尽管在家里也见过姐姐晾晒的衣,但也是避之唯恐不及,哪儿知道那玩意怎么解。

 梁红恐怕也能体会到陶如轩的尴尬,也没有迫,笑了一下问道:“以前没有谈过女朋友吗?”当然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

 陶如轩当然谈过女朋友,不过也仅限于老三样:拉手、拥抱和接吻,除此之外对女人身体的了解,也仅限于生物课和网络上的图片,真正接触几乎没有,哪里会知道那衣从后面怎么解开。

 “谈过,不过…都是正常的恋爱。”陶如轩隐晦地回答了梁红的问题。

 梁红便咯咯笑道:“现在像你这样的男生,恐怕已经是稀有品种了。那我告诉你,后面有三排子母钩,你从两边往中间捏一下就开了。”

 陶如轩只好隔着梁红的T恤依法而行,那带子果然一下就落了下来。只不过梁红从前面住了,不至于掉下来。

 再为梁红了一会脊背,袁世贵和朱立安就红光面地从楼上下来了,一见二人情形,急忙将脸转到了一旁。梁红也双手伸在后面,将衣扣子重新扣了起来。

 朱立安就嘿嘿笑看着梁红道:“梁部长,要不…让袁厂长开两间房,咱们休息一晚,明天再回去吧。”那意思明摆着是认定了梁红和陶如轩的不正当行为。梁红又整理了一下T恤在朱立安脸上瞪了一眼。朱立安伸了一下舌头,又看了陶如轩一眼,见陶如轩也是一脸正,就不敢再说话了。

 因为头一天从丰源回来的晚了,加上回来后脑子七八糟的,一会是那个叫盈盈的小姐,一会又是梁红,直到凌晨才渐渐入睡,陶如轩第二天起就不免有些迟了。到机关后,虽然没有迟到,但大多数人都已经来了。大家一见陶如轩马上远远地投来怪异的眼神,不过陶如轩走过去之后,马上又会堆出一脸恭维的笑容,主动打招呼。这让陶如轩不免有些不适应,却也不好说什么。

 不想刚进办公室门,丁晓曼就直戳戳地堵在了面前,也不管有没有人,就破口质问道:“陶如轩,你给我说实话,昨天晚上跟粱…梁部长干什么去了?”

 孙殿民不幸遇难后,大家已经认定了梁红是接替孙殿民的不二人选,就连一向言无所忌的丁晓曼也不敢直呼梁红的名字了。

 陶如轩一边绕开丁晓曼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一边正道:“丁晓曼,我跟梁部长去丰源干什么,还轮不到向你汇报吧。”说着放了一杯热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吹吹了,咂了一口,沉沉地将杯子顿放在了桌子上。

 其实刚开始,陶如轩并没有打算把话说的太难听,大家都是同事,没必要把关系搞的太僵,只是见丁晓曼那副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便不由想她。

 在丁晓曼的印象中,陶如轩的性格一向比较温和,猛然堵上来一句,一时竟难以接上,半天才嗤笑一声道:“陶如轩,我看你是巴结上了梁部长,也不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了吧。”明显是挑事的口吻。

 陶如轩本想让他占句便宜算了,可又一想,觉得要是总这样让着她,恐怕这丫头片子以后会越来越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便冷哼了一声道:“我看你倒是像是失去了靠山,心里难以衡吧。”

 丁晓曼跟孙殿民的事儿,虽然从未坐实过,但在部里早已经传的纷纷扬扬,何况这种事情一般是众口铄金,就算没影的事儿,说的人多了也就成了实事,而且丁晓曼也确实经常往孙殿民的办公室钻。

 “你…”丁晓曼果然无言以对了,脸色马上由红变白,由白变青,一甩手掩面离开了办公室。

 两个人斗嘴,曲家声和余华都没有嘴。见陶如轩话说的重了,余华就有些看不下去了,对陶如轩道:“小陶,你不该那样说晓曼,大家在一块工作,何必非要把脸皮撕破呢。再说了,你难道就一点也看不出晓曼的意思?”

 “什么意思?”陶如轩问了一句,没等余华回答也有些气愤难平道:“华姐,刚才你也看见了,不是要我故意说她,是她实在太过分了,一而再再而三地迫,纯心找我的茬。你又不是听不出来他话里话外的意思。我要是再忍下去,她还不定说出什么难听话呢。”

 曲家声在一旁道:“小陶,我觉得你做的没错,丁晓曼的确有些太过分了,平时说什么我们都不在意。一是年龄小,二是小姑娘,该原谅不该原谅的都原谅了,可他竟然横加干涉别人工作上的事情,我看她就是心存不良,有意造谣。”

 余华道:“曲主任,你就别再煽风点火了。”又对陶如轩道:“小陶,一会晓曼回来,我劝劝她,你也放一放,给她道个歉。刚才你的话确实说的有点过了,不管人家那事是不是真的,你那样说都太伤人。你听我的,好不好?”

 这就是余华,总是能站在别人的立场上考虑问题。余华这么一说,陶如轩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话说的有些过头。如果丁晓曼真的跟孙殿民有不正当关系,那么多多少少总会有些感情,现在孙殿民死了,她心里肯定不会痛快。自己那么说,等于是在她的伤口上撒盐。如果根本没有那事,将她跟一个死人拉上关系,也未免侮辱过甚。

 然而陶如轩已经想好了道歉,丁晓曼却直到中午快下班都没有回来,下午上班后,竟也没有来。三个人都不免有些着急,打丁晓曼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陶如轩心里不免一阵阵发冷,心想丁晓曼真要是因为自己一句话就有个三长两短,那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尽管也知道以丁晓曼的性格,绝不会干出什么蠢事,但还是一下午都坐立难安。

 直到快下班的时候,丁晓曼才推门进来了,却是一脸快乐的笑容,好像早已将早上发生的事情抛之脑后了,进门就将手里提的袋子打开了,道:“华姐、如轩,你们快过来看我抓的螃蟹。”说着便从袋子里提出来一只,放在了办公桌上。那螃蟹便挥舞着一双大螯横冲直撞了起来。

 陶如轩和余华相视一眼,不为这一下午的担忧而哑然失笑。然而,看着那身通红的螃蟹,陶如轩不由地忽然一阵胆寒。丁晓曼并不是没心没肺,而是从办公室出去后就去了河边,只是一个人在河边想通了,那要是想不通呢?会不会纵身一跳,用那呜咽而去的丰源河洗刷那一身的清白呢。

 “对不起,晓曼,我…刚才一时冲动,并不是有意要说你,请你不要介意。”

 尽管丁晓曼看上去似乎已经不生气了,但陶如轩还是觉得应该道这个歉,一来是平复丁晓曼心中的不快,二来是消除嫌隙。

 丁晓曼显然没想到陶如轩会给她道歉,快的说笑声戛然而止,眼睛中透着一股从未有过的木然,勉强笑了一下,抬头看了陶如轩一眼道:“早就没事了,你以为我就那么小气吗?再说了,又不是你第一那样说。也许…我这个人天生的容易让人误会吧。”
上章 铁腕官途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