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最强主母 下章
德琳番外:有个恶魔般的儿子
…故事写在三年后,晚晚回归,德琳消失…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德琳

 南诏国,天昭33年,当朝临帝驾崩,全国上下一片悲痛,巍峨皇宫一片雪白,灵布飘飘,白雪飞飞。嘤嘤哭泣声彻夜未停…

 德琳静静的跪在人群前,泪眼模糊的一叩首二叩首,眼底里却隐匿着一抹不亦察觉的欣喜。

 太监尖细的嗓音响起:“峥王道!”

 光亮处,一袭紫红蟒袍翻飞,发丝飞扬,他独特的气息散布在空气里,能让德琳窒息,站到一侧,斜眼悄悄的睨过他,即使披着孝布,他的英俊仍旧。

 “一叩首,二叩首,起…”

 南宫峥步至先皇妃嫔前,躬身:“琳妃节哀,云妃节哀…”

 德琳素颜轻仰,琉璃般的眸子轻转,淡漠道:“多谢峥王安慰。”

 在德琳那张素颜闯入眼帘之时,南宫峥神色一怔,长袍下的手倏地握紧,眉间隐藏着丝丝的怒意,重重地抛袍踏着积雪而去。

 德琳看着他气愤的背影,嘴角洋溢着计得逞的笑意。

 数之后,先皇遗召,由太子南宫昀继承王位,琳妃命为太后,掌后宫大小事物。一位新进的琳妃娘娘,居然成为太后,朝百官不疑惑连连,这位刚二八芳龄的娘娘有什么资格成为太后?

 不知晓…

 完全不解!却又不得不遵循先皇遗召。

 冬越发的深,宫道上积雪沉沉,德琳油纸伞,批狐裘大衣走在一片白雪恺恺中,素手接雪屑,眼底却是一片冷冽。没有丝毫,因登位为太后的欣喜。

 走在她身后的相念,不解的接过油纸伞,将锦带里的剔丝暖手炉到她的手里说道:“娘娘,相念从服侍您到现在,从来没有见过您笑过。如今你登位为太后娘娘,万人之上,为何没有一点欣喜。”

 德琳转首看着相念,双眼微阖,透着丝丝的慵懒,只说了一句:“解白雪为何落?却不知,妾如柳丝…”话到这里,却突然止到。

 相念的脑子瞬间打结,叹一口气,不再说什么。在娘娘身后,一定有不人知的故事吧。

 上林苑的雪梅中,她一袭淡紫狐裘披风,小池的那边,他一袭深紫的斗蓬,即使隔着小池,她亦能看清他此时对她的厌恶的表情有多深。

 德琳侧首,呵出白雾,看着漫天飘扬的雪悄,思绪猛地回到三个月前。

 …

 秋,枫叶红,精致剪裁的花园里,德琳一袭白衣飘飘,眉轻拧,眼里全是痛心,手颤抖的掠过他的脸颊,声音哽咽道:“你说过要永远爱我的?为什么要娶别的女人,为什么?”

 南宫峥抓住德琳的柔荑,愧疚的闭上双眼,揽过她的身体,一句又一句:“对不起,对不起,琳,我身为王爷,身不由己,很多事都不是我们能选择的。”

 德琳的眸一凛,倏地推开南宫峥的身体,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咆哮:“我不要你的对不起,我只要你的一句山盟海誓。你说过爱我的,永远…”

 “德琳,你清醒一点,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的蛮不讲礼,我说得很清楚,父皇下旨,我必须娶宰相之女。
”南宫峥一把抓住德琳的手腕,厉曷道。

 德琳怔怔的看着他,不言不语,纤长的睫轻轻地颤抖的,一行清泪滑落,他听不到她的心碎成了一片一片。她不顾一切的跟他来到南诏国,却遭到遗弃,他要娶别的女人。他把置于何地!南宫峥,这就是你的爱吗?这就是你的誓言吗?

 南宫峥的手指颤抖的抹去她的泪珠儿,轻轻地将吻烙在她的脸颊,额头,爱恋不舍道:“纳了正妃之后,我就立马向父皇说明,纳你为侧妃好吗?”

 “侧妃?”德琳好笑的呢喃着这两个字,她抛下所有一切追随,而得到的东西,居然只是小妾的名分。呵呵…南宫峥!你真是有种。

 南宫峥看到德琳的笑容,顿时手无足措,退后一步,松开她的手,抛袍转身离开,背影那么的决绝。德琳毫无形象的大声哭泣:“南宫峥!你为什么要这么的狠心,为什么?难道名利于你如此重要?”

 南宫峥的背影僵住一下,随即迈着修长的腿,长靴踩着红色的枫叶而去。不顾德琳撕心裂肺的哭声,她的痛…

 德琳跌坐在假山上,泪眼朦胧的看着枫叶飘,心凄然。风吹了她的发丝,凌乱的贴在脸颊之上,喃喃自语:“南宫峥,我会让你终生后悔!一定会!”

 数之后。

 京都一片热闹非凡,当朝三皇子峥王娶宰相之女顾柔为正妃,轰动全京都。众所周知,宰相只手遮天,倘若他看上谁,那么此人就是当今太子,也会乖乖的娶了他的女儿为正妃。

 喜红的绸袍上身,南宫峥骑着马接了花轿在王府的大门前停下来。纵身跃下地,媒婆高呼:“王爷,请踢花轿。”

 南宫峥垂眸,淡淡的应,看不出他有半点的欣喜或是不悦。掀了长袍,踢在花轿之上。轿夫轿,媒婆再次敲响“红绸球,君一头,妾一头,从此长长久久到白头。


 两人一步步的拾阶而上,南宫峥侧眸之间,却看到人群中一袭淡紫衣裙的倩影,突然驻足,想要跟上去之时,却发猛然发现,原来他已经没有资格追逐她。

 “一拜天地…”

 “二拜圣上…”

 “夫拜…”

 “送入房…”

 人群簇拥,南宫峥与顾柔被挤进房。婢女端上合卺酒,声音柔柔道:“王爷,王妃,这是合卺酒,祝你们长长久久…”

 最后四个字的字音咬得特别的重,南宫峥闻得熟悉的声音,倏地抛掉酒壶,一把扼住她的玉颈,低曷:“为什么你要这么的傻!难道非要这样做,你才会甘心吗?”

 德琳绝然一笑:“王爷,你真的觉得我会这么的便宜你吗?”

 南宫峥闻话,猛地转眸,只见酒壶打了一个转停止下来,酒倒入地毯,散出淡淡的酒香,根本没有毒。德琳是他从映雪国带回来的女子,她擅长用毒。

 可是他却误会她了…

 松开手,淡漠的挥挥手“你走吧。”

 坐在一侧一直没有吭声的顾柔突然掀开盖头,看着地上的酒,跪在两人跟前的德琳,疑惑的转着美眸“王爷,这…”“没事。本王去替你拿些食物过来,你坐会儿。”南宫峥掩过眼底的情绪,站起身,抛了抛袍子,拽过德琳的手,离开。

 顾柔看着两人纠的身影,隐约能察觉到什么,却又不能做什么,外界的传闻,她不是不知晓。呵呵…无助一笑,抬眸看着两人,却见德琳转眸绝魅一笑,带着尖锐的光芒,她的身体竟然不由得一颤!

 南宫峥拽着德琳的身体到中庭,按住她的香肩,一字一句道:“德琳…”

 德琳笑靥如花,柔荑淡淡的抛落他的手,扁嘴:“你竟然不喜欢我出现在这里,那我消失了,但是你下次见到我的时候,一定会很惊讶。峥。”

 南宫峥的心狠狠地被震慑,想要抓住德琳的衣角,却落了一个空,他不知道再见面会是那样的画面。他是执礼大臣,奉命去接新纳的琳妃娘娘,在她的绣花鞋落地那一刻,他整个人如坠入寒窖般痛苦。

 原来她的爱如此的绝,如火如荼。

 忆至此,南宫峥眼前的事物,已经有些模糊,绕过小池,至德琳的跟前,躬身:“儿臣,见过母后。”

 德琳戴护甲的手轻轻地扶起南宫峥,媚眼如丝,声音若清弦“峥儿,起吧。”

 “天寒地冻,母后还是早早回宫休息为好,省了让人担忧。”南宫峥退后一步,与她保持着距离,语气淡漠,保持着礼节里应有的尊敬。

 德琳只笑不语,接过相念手里的油纸伞,语气淡漠“相念,你先回去吧。本宫一人到处走走。”

 相念迟疑的看了一眼她,然只犹豫了一下,就立马退后离开。

 相念的身影渐远,整个上林苑的雪又下大了,偶尔有太监路过,两人却始终静静的站在假山前,谁也不言不语。

 南宫峥的手突然抓住德琳的柔荑奔过小石桥,步进假山里,将她的身体在假山上,低声问:“你为什么突然成为娘娘,德琳你的游戏玩够了吗?应该收手吧!”

 德琳手上的油纸伞与剔丝暖手炉落地,手不顾一切的拥住面前的身体,冰凉的瓣覆在他的瓣上,淡淡的过,然媚声问:“想念这种味道吗?”

 南宫峥重重地推开德琳的身体“你玩够没有,有一天你早晚会玩火**的。”

 “从爱上你的那刻起,我已经开始玩火了。我爱你,爱得如火如荼。”德琳的手指轻轻地住他的青丝,眼底里全是让人沉沦的妩媚。

 南宫峥长舒一口气,最后抿:“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游戏还没有玩够。”德琳的柔荑紧紧地按住他的肩。

 南宫峥猛然睁开双眼,推开德琳的身体,抛袍绝然而去。她靠着假山石,再次看着他这么无情的离去。弯下身拾起暖手炉之时,另一只手却率先捡起,她惊恐的看着面前妖孽如斯的男子,淡笑:“原来是皇上。”

 南宫昀的修长近乎于透明的手指拍了拍手炉上的灰,慢慢地递到德琳的跟前,笑问:“太后,不知刚才吻的感觉可好。”

 德琳的心猛地一惊,完全没有想到刚刚那一幕竟然被南宫昀看了去,眼底有一丝的慌乱,然而垂眸,敛去所有的神色,淡笑:“不知道皇上在说什么,刚刚雪下大了,本宫在这里躲雪而已,哪有什么吻。”

 南宫昀颔首,手指轻托起德琳的下鄂,俯到她的耳畔:“素闻太后善用毒,就是不知你为什么没有对你爱的男人用毒。”

 德琳退后一步,手重重地打开南宫昀的柔荑,低曷:“皇上,本宫是你的母亲,请你言语放尊重点。雪小了,本宫要回宫了。”说罢,转身撑着油纸伞,步履凌乱的离开。

 南宫昀魅的靠着假山石,饶有深意的笑着“这个母后,真的很有意思。”

 德琳惊慌的回到翊坤宫里,坐在软榻上,拍了拍脯,长长的舒一口气,这才拿起君山银针品起来。相念从外面进来,奉上御膳房新做的糕点,笑盈盈的说道:“娘娘,小德子刚刚过来传话,说是晚上皇上过来陪您用膳。皇上真是孝顺,一点儿也没像其他王爷那样对您。”

 德琳听着,心咯噔一声,紧紧地捏着丝帕,思索半刻道:“相念,你让人传话去,就说本宫身体不适,今夜不方便陪皇上用膳。”

 相念有些微微的吃惊,不解的看着德琳问:“娘娘,您的身体哪里不舒服呢?皇上过来用膳,怕是不好拒绝。”

 德琳有些微微的懊恼,加重了字音:“让你去做,你就去做,想要忤逆本宫的口谕吗?”

 相念惶恐的匍匐在地“娘娘,相念知错,立马下去叫人传话。”

 德琳淡漠的嗯一声,搁下茶杯,走进自己的寝殿,至书架前,转动花瓶,书架慢慢地向外移动,一扇门出现在眼前,她按下机关之后,这才走进去。

 是一个全封闭式的密室,空气中泛着丝丝的血腥味。放眼望去,只见正上方摆着一个大架,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药瓶,这是她近几年所研究出来的百种毒药。在右上方摆着一个紫檀木盒,揭开盖,一只金色的虫子快的跳动着。

 德琳拿了银针在虫子的背上拭了拭,眨眼之间,银针立马变黑,满意的勾起嘴角。这只蛊王这么快就养成,比想像中快了很多。

 转身走到木架前,拿了一个药瓶将一只白色的虫子放入紫檀木盒中,再缓缓地扣上,拿过丝帕拭了拭手,这才转身走出密室。

 酉时,相念与侍候用膳的婢女将晚膳摆上长桌,布好菜,这才请德琳过来用餐。

 坐到长桌前,拿起玉箸夹了一块银鲟鱼到嘴里,太监的声音突然响起:“皇上驾到!”

 德琳惊恐的瞪大双眼,立马搁下玉箸,奔到寝殿下,退去鞋躺在榻上,努力的将鱼咽进肚里,同时忍不住想要扬刀砍人!

 “太后,儿臣听闻你身体不适,所以不经通报,就冒昧前来打扰你了。”声音倏地响在头顶,带着丝丝的幸灾乐祸。

 看到她快要咽死,一定很兴奋吧。

 德琳半撑起身体,睨一眼楼匀“有劳皇上关心,本宫的身体有些疲而已,皇上不用担心。”她的潜意思就是你可以走了。

 南宫昀却恍若未闻,挪了秀墩坐到德琳的跟前,心疼的探了探她的额头问:“太后,您的额头烫,不是感染风雪,那么一定是心在滴血。”

 德琳几乎要坐起身,怒瞪南宫昀,幸她明白这个男人的计,淡漠的微阖双眼,慵懒道:“不解皇上此话是何意?”

 南宫昀的表情没有变化,仍旧是不羁,玩味,他的手指轻轻地扯过薄毯,替她离开之时,突然转身俯到她的眼前,伸出长舌轻掠过她的瓣,恶一笑:“御膳房今儿做的晚膳,真不错。”

 德琳本能的惊坐起身,厉声道:“皇上,本宫无碍,请您不要打扰本宫休息。”

 “是,太后。”南宫昀退后一步,抛了抛明黄的袍子,大步离开。走到珠帘前,还不忘回过头,看着他轻舐自己的瓣。

 德琳懊恼得真想一个茶杯给他扔过去,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恶心的男人!身为一国之君,居然敢公然调戏她这个太后。

 相念走进来,看着德琳脸急通红,关切的问:“娘娘,您没事吧。奴婢马上给您倒杯茶。”

 德琳疑惑的看了一眼相念,倏尔想到自己刚刚因为掩饰装病这事,鱼得太快,卡在喉咙里,刚刚这么一激动,鱼竟然顺利的落进肚子里。

 顿时明白过来,可是这个南宫昀的方法也太奇怪。他不仅没有因为她和南宫峥的事而生气,反而这么怪气的对她。

 想到这里,就凌乱的用丝帕不停的擦着瓣,试图将那个男人的味道抹去。

 …

 御书房。

 南宫昀静静的埋在御案前批阅着奏折,打开奏折,明黄的纸笺上却恍动着那张可人的小脸。想到这里,搁下笔,打了一个响指,刷的一声,一袭黑衣飘落。

 来人恭敬的躬身:“皇上,郁冰来迟。”

 “汇报近期的情况。”南宫昀淡淡的靠着龙椅,双手差,好整以暇的等待着。

 郁冰双手抱拳:“遵命,近七,太后娘娘一共出翊坤宫十次,常去上林苑一个人赏梅。公主殿下,云太妃,这两人拜访了一次。太后娘娘每几乎是酉时末用餐,戌时末入寝。并无什么异样。”

 南宫昀满意的点头,手有节奏的敲着桌面,忽而又问:“出恭多少次?”

 “八十!”

 “换过多少套宫装。”

 “三十套。”

 南宫昀手拍在御案上,撑起身体,笑意冷冷的走到郁冰的跟前,拍了拍他的肩问:“你没有偷窥太后娘娘出恭?”

 “绝对没有!皇上,微臣是一心为您办事,这种违规的事,微臣是绝对不会做的。”郁冰惶恐的退后一步,言词肯定的解释着。

 南宫昀计得逞的大笑出声:“呐呐,你真是容易上当,朕都玩过你多少次了。”

 郁冰的嘴角轻轻地搐起来,最后又正道:“皇上,太后娘娘和峥王这事?”

 南宫昀挥了挥手,眼里有着郁冰看不懂的幽深,最后明白的颔首:“微臣明白,微臣一定会守口如瓶。”

 “好了,你下去吧。朕应该去拜访拜访这位年芳二八的母后。”南宫昀轻轻地挥了挥手,就合上奏折,抛袍让小德子一起去了翊坤宫。

 此时。翊坤宫。

 德琳静静的站在小阁楼的二楼上,看着南宫昀朝这边走过来,就有一种杀死他的冲动。安静了七天,现在又找上门来了。

 相念绞着裙摆,问:“娘娘,皇上过来了。”

 “你下去打发了吧。”

 相念一听,为难的看着德琳“娘娘,这可是皇上,奴婢怎么可能说能打发就能打发掉的,您放过我吧。”

 德琳拧眉,烦躁的瞪一眼相念,嘀咕一两句,转身准备下阁楼的时候,却硬生生的撞上一堵墙,温热的手掌接过她的肢,关切的声音:“太后,你就这么着急下去打发朕吗?”

 德琳摸了摸发疼的额头,退后一步,无语的盯着相念道:“你先下去,本宫有事和皇上说。”

 “是,娘娘。”相念给小德子使了一个眼色,两人知趣的退下身。

 南宫昀看着两个宫人离开之后,不羁的倚在栏杆上,笑问:“太后,可是有什么知心的话要对朕说,朕洗耳恭听。”

 德琳扯过花盆里的绿叶,长长的舒一口气,看着南宫昀,冷声道:“你接二连三的这样对本宫,到底是什么意思?那天的场面你已经看到了,如果想要在百官面前揭穿本宫,大可去。不用在这里变着法子整本宫,这不是一国之君应该做的事。”

 南宫昀看了看阁楼下的花园,天空又开始飘雪,推开阁楼的雕花门,坐到椅子上,悠闲的说道:“太后,朕几经思索,真的没有听懂您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在百官面前揭穿您?难道您有什么天大的秘密吗?可以告诉儿臣不?”

 德琳翻了一个白眼,无语到想跳楼,最后敛了敛神色,冷睨过南宫昀:“既然没有什么,那本宫不奉陪了,皇上你一个人坐坐吧。”

 说罢,德琳就想要转身离开,南宫昀眼疾手快的伸出长臂,搂过德琳的身体,俯下身坏笑“既然三弟可以吻太后的,那么朕也应该可以吧。”

 德琳脸色一凛,试图推开南宫昀的身体,却发现那膛健硕得让人心跳加速,而且如一座大山般不可动摇,脸色微红的侧过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吃了朕的母后。”南宫昀扣住德琳的脑勺,慵懒的微阖着双眼,扬道。

 ---题外话---

 PS:这是德琳公主的番外,等到这个番外收尾,米米会把晚晚和男猪,家宝的番外一并送上…因为这个故事先发生,所以先写了。其实也是一个同样精彩的故事,嘿嘿…对吧
上章 最强主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