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第23章 畏首畏尾
她一下子扑通跪在我的面前,双手紧紧抱住我的腿,眼泪下来了,哭着道:“求求你了,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我不想坐牢,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我知道以前我势利,我不是人,求求你了。

 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求求你了,我给你做牛做马都行,帮帮我吧!”这时,门开了。

 一个男人闪身进来,居然是陈美玲的老公胡德财,我吓了一跳,以为中计了,没想到胡德财一下子也扑通跪在我面前,道:“村长啊,俺求你了,你帮帮俺吧,别让她坐牢,你想怎么样都行,她是上了年纪,不过不算老,你行行好,帮她一把,你想怎么她都行,俺不在意,俺家里需要她啊!”这叫哪门子事啊!我用力挣脱陈美玲的双手,道:“起来,起来,象什么样子?”我转身要逃,陈美玲快步上前又把我的腿抱住,道:“求你了,求你了!”

 我长叹一声,道:“起来吧,我帮你就是。”夫俩这才欣喜地起身,回去了,看着他俩回去,我不由得为他们觉得可悲起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话说回来,杀人不过头点地,干吗这么啊?当晚,我终于到陈美玲家去了。

 先是吃晚饭,胡德财让陈美玲陪我说话,他去买些下酒菜来。我不喜欢一楼,所以我和陈美玲到她们家二楼的客厅里坐着,看着陈美玲一脸讨好的笑,我问:“娃呢?”

 陈美玲笑笑,道:“大人事,小孩知道不好,我让她上姥姥家去住几天。”“把衣服了吧。”我翘起二郎腿道。陈美玲听了。

 手慢慢往上移,把钮扣解了,下衬衫,再把罩摘了,两只肥了出来,这对子我见过,但没有这么近看过,看起来应该不错。我说:“下面也了,光。”

 陈美玲只好解开带,把了,只穿着花,内的两侧,出几来,后来一咬牙,把内下来了,她现在光溜溜地站在我面前,道:“你要不要现在先干一下?”声音低低地,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我道“婊子装贞女。”陈美玲的脸红了起来,显得不知所措。我道:“别光站着,象平常来客一样,烧水,倒茶,做饭,什么的。”“那,那,你先坐会,我去烧水。”陈美玲答道。我不理她,她转身下楼了。

 我到处走了走,走到陈美玲房间,他妈的,一张老式的大,宽宽大大,上一的被子,看上去洁净而且新,前还有一台电视,他妈的,我忍不住又骂,有钱就是不一样。

 家里电视这么多台,村里有人还没电视呢。衣柜,头柜一应俱全,象城里人家里一样,真是小康之家啊。我躺下去,用肘斜撑着身体,闭目养神,毕竟昨天晚上被林芳那小妮子搞出两滩来,休息一下总是好的。不一会儿,陈美玲端着茶上来了,还带着一碟花生米。

 我接过来喝了一口,道:“胡德财呢?”“没回来呢。”说着,陈美玲往我身上靠过来。我觉得光线有些暗,让她打开光灯,这下可灯火通明了,我让陈美玲躺在我身边,这时我离这具赤条条的体仅有一尺之遥。我伸手了,我握住陈美玲的子,用手轻轻推了推。大,晕有些发黑。

 毕竟也是有些年纪的人了,不过整个起来很,有些沉甸甸的感觉,头上的孔深且清晰,陈美玲配合地合上眼,一脸相。我用手指夹住她的头,揪了起来,没几下,起了,这年纪,还是硬翘,真是保养有方啊。

 我的双手游离于她的整个前,将两个了个够,然后移到她的腋下,那里黑成丛,我让她双手举起来,黝黑的腋和白净的手臂相映,对比非常强烈,我的手指轻轻拂过她的腋,让她感到发,然后我让她双脚大分,耸耸的户。

 我用手指捅进去,,开始滑起来,随着我手指动的加速,我看到她的户有些白浆出来,我拿起花生米,在她的户口沾了沾。

 然后起她的嘴里,示意她吃下去。陈美玲照办了,我感觉她有些火高涨,脸通红通红地,她的手伸向我下面,那里已经硬得很,她动手解我的拉链。

 我拉开她的手,不让她碰,让她躺好,我抓过一个枕头,垫在她的部,让她的在我面前,我低下头,仔细端详起她的户来。

 陈美玲的比较肥,皮肤白,黑显得刺眼,她的浓密而且卷曲着,布和大,从丛中可见两瓣小略微外翻,上面汁水淋漓,白浆顺着股沟门,门口的蒂也略微外翻,上面还有几门口也被白浆漉漉的。

 我拿起几粒花生米,一粒一粒地进她的门,由于长期的,她的门口松弛,再加上有白浆的润滑,再说花生米能有多大,一下子全进去了,陈美玲坐了起来,用手搭在我的肩头,道:“村长,你们男人怎么全这样,放着好好的前面不去,要去后面那个脏地方。”

 我笑了起来,道:“这你就不懂了,对你这种的女人来说,就得你那个脏地方。”“哈哈!”这个女人的态一发,原先的那点廉之心也都跑到九霄云外了,只听她笑着说:“村长啊!

 人的一生有多少年?这多少年中又有几年能够享受?只要你好,我好,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想哪里哪里,不就是图个痛快吗?我是妇也好,货也好,反正我能,能让你干,而且是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你不也落得快活,人生要及时行乐。反正从今年起,我就是你的人,你想让我干嘛我就干嘛,怎么样?你可满意?”说着,她捧起她的子在我面前一晃。

 “好,满意,满意!”我不有些飘飘然,真是可口的魂汤啊!别的先别说,先让她痛快痛快总是应该的吧。我站起身,解开自己的皮带,那婊子以为我是要子,兴奋地起身要帮我

 我推开她道:“到地上跪着,股。”陈美玲喜出望外,赶忙在地上趴着,把肥白的股高高起,等我从后面她。

 我拿着皮带,对她道:“婊子,要想,就得听话,你自己说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试试看是不是真的?”

 说完,我挥起皮带冲着她的股狠狠一鞭“啪”皮带落在陈美玲的肥上,陈美玲毫无防备,痛得大叫起来,一道红印出现了,我紧接着又是一鞭打下,一声“啪”响起,又是一道红印。

 陈美玲痛得转过头来,我可以看到她的眼中有泪花,道:“村长,求你了,轻点轻点。”

 我抓住她的头发,让她翻转过来正面朝上,她的双手撑住地板,着,我一鞭狠狠地在她的两粒子上,一道红印从左到右,我得准极了,居然两粒头都到。

 陈美玲一下子哭出声来,双手忍不住掩住脯,向我拼命摇头。我恶狠狠地道:“得了吧,说什么要怎么干就怎么干,我就知道你这话是骗人的。”

 我假意推开她要走。陈美玲忙抱住我的腿,道:“村长,村长,别走,别走,让你打,让你打,只是你刚才打得太疼了,让我歇会儿,现在你可以打了,我不掩了。”

 “真的?”陈美玲向我拼命点了点头,我举起了皮带,她双手放下,子,我看她咬紧牙关,做出一副要拼命忍耐的样子。

 我“呸”的一声,一口水吐在她脸上,道:“臭婊子,你当我干什么的,我是要玩你,你苦着一张脸,我还不想打呢,要我打,行,笑,开心地笑出来。记得,要开心哦。”陈美玲无可奈何,刻意地出谗媚的笑容,子,接我挥下的皮带。

 “啪”那声音如人间仙乐,真是人间难得几回闻啊!我把皮带绕着陈美玲的脖子扣起来,成了一个项圈,然后我拉住项圈让她象条母狗一样在房里爬来爬去,这时,楼下开门的声音响起。胡德财回来了,陈美玲有些紧张,站了起来,我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推在上。

 然后我跳上去,拉开拉链,掏出早已涨得难受的巴,一下子进她的嘴里,让她含着。“村长。”胡德财轻声唤道。

 “在里屋,进来。”我高声答道。胡德财开门进来,一看这副情景“哟”地一声赶忙往后退出去。我喝道:“进来。”胡德财畏首畏尾地进来,低着头,不敢抬头看。

 我笑着道:“怎么,没见过?你老婆含得不错。”陈美玲嘴里含着我的巴,脸通红通红的,不敢吭声。

 胡德财干笑几声,不敢说话。我让他过来,然后让陈美玲侧过身子,张开双腿,让她的子和下身对着他丈夫。我对胡德财道:“看看你老婆,下面都浆了,多啊!去拿张纸过来给她擦擦。”

 胡德财拿过纸来,手颤抖着伸向他老婆的下身,不敢触碰下去。我大喊一声道:“擦!”胡德财忙擦下去,把陈美玲被白浆漉漉的户口擦干。
上章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