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第6章 别说三百菗
让我回家…”我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道:“雷小玲,说真的,我们的确是往日无冤、近无仇,我何尝想抓你到这来,你也不必怪我,要怪,就怪你那个畜牲村长公公吧!”“啊!他?”雷小玲的脸忽然之间变得苍白,她喃喃地、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地道:“是不是…是不是建国让你们干的?他…他…他都…知道了?”她目光呆滞,但眼泪漱漱而下。

 知道了?知道什么?我隐约感到村长家庭似乎有些不可告人的东西,这时我堂哥忍不住上前一步,我知道他要干什么,忙一把抓住他的手,冲着他使了个眼色让他别冲动,然后我有意地设了个套,道:“你真聪明,绑架你确实和你老公胡建国有关系。”

 雷小玲似乎回过神来,冷冷地看着我,她那副散着头发泪面却又刚毅凛然的样子,使我不由得心里一阵发,只听雷小玲咬牙切齿地说道:“做出这事来难道只怪我一个,绑架我?

 难道他那个畜牲爹一点都没责任!还有他娘,难道一点也怪不到她?建国不敢对他俩怎么样,却让你们来抓我,放开我,我要去找他评理。”

 畜牲爹?还有他娘,这次我可真是头雾水了,我在心里盘算着下一步如何引她说出真相,这时我堂哥那头莽牛跨着一步道:“唉!你跟她啰唆什么?”说着动手扯起了还坐在地上的雷小玲的衬衫。

 雷小玲吓得身子一缩,哭着道:“住手,住手,建国要出气,就应该找他爹娘,为什么要到我身上来?我一个女人家嫁到这里,那阵子他又不在家,他爹是村长,还有他娘,要不是这样我能上那条船吗?”

 被堂哥认为是绝顶聪明的我总算听出点眉目来了,我扯开堂哥,狠捏了一把他的手道:“叫你别来就别来,一边去。”

 我堂哥狠瞪了我一眼,气呼呼地转身走开。我慢地蹲下来,视着雷小玲,道:“他爹是村长,你就可以堂堂皇皇地上那条船?”我这虚晃一非常绝,即像重复又像反问。雷小玲和我眼光一相对,她的脸“唰”的红了。

 她心虚地转开头,不敢和我对视,嘴里道:“谁说我是堂堂皇皇,我…我是真的没法子,都怪建国他娘,她设了圈套让我钻。”“设了圈套?怎么设的圈套?说。”我用硬梆梆的口吻喝道。

 “她…她…在茶里放了安眠药骗我喝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被…被他爹糟蹋了,我这也是没法子啊,我一个女人家,让我怎么办啊…她自己的老公老是在外面拈花惹草,她就想让他老公把我糟蹋了,就能锁住他的心,全没想到这种事只有畜牲才干得出来,唔…”说完,她放声大哭起来。

 头也扭向她背靠着的墙壁。我和堂哥都震惊了,只听堂哥说道:“胡金贵啊,胡金贵,你这个畜牲,想不到你连自己的儿媳妇都不放过,扒灰的事也是人干的吗?太不是个东西了,我真想宰了你。”

 我抬起头,看到我堂哥那副恶狠狠地样子,心里想,他该不会同情起这女人来而忘了报仇吧?

 雷小玲抬起是眼泪的脸冲着我们说道:“两位大哥,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不会把今天这事说出去的,建国那里我去解释,求求你们了,我向你们保证,建国不会怪你们的。”

 这天真的女人直到现在还以为我们是那狗杂种雇来的。我冷冷地看着她,又冷冷地说道:“记住我刚才说的,要喊一声,我就宰了你。”

 然后我伸出手解她的衬衣,她往后一缩,我顺手给了她个耳光,恶狠狠地说道:“看来我得补充一句了,如果你再躲,我一样宰了你,信不信?”说完,我拿起匕首假意向她身子刺过去,吓得她“啊”的一声,身子一缩,又哭了出来。

 然后我扯断捆绑她的绳子,开始剥她的衣服,扯下她的衬衫我发现这女人竟然罩着罩,堂哥过来帮忙,这次她不敢再躲了,任由我们将她剥得全身上下赤条条。这女人果然不错,子虽然没我老婆的大,不过却比我老婆的白。

 而且是圆锥型的,比我老婆那种滚圆型的更坚头呢,也不像我老婆那两粒紫黑紫黑的,而是深棕色的,不过因为她的皮肤比我老婆白,所以头也同样显得颜色很深。

 至于腋窝,也同样长着长长的腋,与平常女人相比,她的腋算不得稀疏也算不得浓密,只能说适中吧。

 不过比起我老婆来就得说稀疏得多了,腋如此,当然也一样,她的黑虽然也覆盖着整个外,但因为她的两瓣大略向外翻,蒂自然地在外面。

 我和堂哥一人捏住了她一只房,她颤栗着,却不敢躲,任凭我们两个美美地了一阵她那对房。

 我想如果不来点待岂不亏本了?我抱起她来到里屋,一把把她扔在一张老式的铁架上,又拿出绳子来将她的双手的手腕捆在头的铁架上,她的双脚我却不绑,因为如果连她双脚都绑住的话,下身不能动,起来像个死人有什么意思呢?

 绑好后,我正想衣上,忽然想到还是拍些照片为妙。我拿起借来的相机,拍起了些照片,其中有几张特写雷小玲的脸、户和门,这期间雷小玲一味地哀求哭泣,但丝毫无济于事。拍好照片,我和堂哥下自己的衣服,分别躺在雷小玲的两侧,一人着她的一只子,她的深棕色的头在我们的拧捏下迅速起变大,冲着上方硬翘地着,颜色也变红了。

 我弯曲手指,冲着她靠我那侧的头猛的弹下去,痛得雷小玲不由得惨叫一声,头颤动起来,我堂哥一见,乐着叫道:“好玩,好玩,我也来一个。”说完他也弯曲了手指。

 雷小玲忙道:“别,别,不要不要,求求你了,大哥!”我堂哥哪里管她死活“啪”地一下弹了过去。

 雷小玲再次惨叫,另外的那粒头也颤动起来,一瞬间她的两粒头变得通红。我堂哥又弹了一下,道:“打球真是,宝成,这可比咱小时候玩的弹子球好玩多了。”我笑了起来,也弹了一下。

 雷小玲眼泪又下来了,她开始大声地哭了出来,我忙一把捂住她的嘴,我堂哥起身跑到二楼的厅里,拿来了刚才从雷小玲身上下来的短,一把进她嘴里,这下总算安静下来了,看着她那两粒被弹得通红的头,我有些兴奋起来。

 一下子跨上雷小玲的身子,着自己的巴就,试了好几次才进去,我以为可能是她的户干涩的原因。我堂哥道:“宝成,啥时候轮到我?”我顺口答道:“三百换一次,你数。”

 说完开始了起来,我堂哥就边数数,边雷小玲的子。我也一样,一面边户,一面边用手子,时而还揪揪她的腋,忽然我感到雷小玲的户已经了。

 我知道不管她心里多不愿意,这个部位有东西总是会有生理反应的,有意思的是,尽管她的户已经水了,滑溜了许多,但道壁总是紧紧的,可以这么说,像处女的户。我想结婚快三年了还这么紧这真奇怪。

 何况这两年除了他丈夫胡建国,还有他公公胡金贵都她,怎么会这怎紧呢?从雷小玲的脸上,我看到她兴奋了,而且是发自内心的兴奋,难道她?这时我堂哥也发现她的略有些扭曲的表情不对,他叫道:“宝成,好功夫,你看看这货美的。”

 雷小玲显然听见了,她的脸“唰”的红了起来,但这丝毫无阻于她户里不断渗出的水。被人强竟然会兴奋到如此,我想有两个可能,一是她天生,二是她久旱逢甘雨。

 坦白说,以前雷小玲给我的印象不错,不像天生的人,但她怎么会兴奋到这样呢?尤其是她身边有两个男人。管她呢?反正户紧,我起来更,不管三七二十一,尽量就是了。

 这时我堂哥已是只顾着雷小玲的子了,哪还顾去数什么数,看来他也忍不住了,只听他道:“停、停,到我了,三百到了。”我边笑着说,边翻身下马,道:“有没有数对?怎么那么快呢?”

 堂哥哪里还顾着回答,一把劈开雷小玲雪白的大腿,起自己的巴“滋”的一声,进了雷小玲耸耸的户。这家伙居然也对我说道:“三百,你要数对哦。”然后他开始动身子,了起来“谁有那闲功夫去数数。”

 我心里想着,慢慢地躺在雷小玲身边,头正好在她张开的腋下。我想数我堂哥她几次不如去数她的腋,想着,我果真用手捋一捋雷小玲修长的腋

 看着她的腋舒展成一片,真令我兴奋不已,我边一地揪她的腋,边在心里嘀咕着:“一、两、三…”别看这婊子的腋不如我老婆多,可真要一地数一时半会儿也数不完。

 果然,他妈的,我竟然数了,气得我双手揪起她的两丛腋用手向上拔,痛得雷小玲猛的弓起,嘴里再次“唔”地发出声音。

 当然不会真拔下来,那太残酷了,我放开了她的,这时我才发现,堂哥头大汗,还美滋滋地在猛着,别说三百,八百恐怕都有了吧。
上章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