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援茭女学生棠棠 下章
第二章
“…”沉默了半响后,阿雄的梦中情人的声音终于响起:“唉,难得SuperJunior会来香港开演唱会,错过了的话,可不知还有没有机会了?”

 “其实,办法也不是没有…”另外那女孩叹了口气,忽然又说:“除非你也学我那样,出来玩“援”吧?”

 “不会的!她绝对不会的!她这么的纯洁!”侧耳偷听的阿雄脑门一热,几乎失声喊了出来,果然,那个叫棠棠的女孩幽幽的答道:“这…不成的!”…阿雄顿时松了口气。

 “哼!我就知道,连你心里也是看不起我的。”另外那女孩悻悻然的回道。“不!小玲,不是的!”叫棠棠的女孩马上解释说:“现在是什么世界了?我当然不会看不起你。只是…”

 “只是什么?你不会是担心让“米高”知道吧?”另外那女孩恼骂道:“那个混蛋是什么?还不是一个仗着自己长得帅、四处泡妞的花花公子吗?我就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着紧他?”

 “小玲,你们都误解他了…”棠棠小声的嘀咕说:“其实他对我很好的。”说话的底气不很足,似乎自己也不是很相信的样子。

 “爱情果然会让人变盲变蠢!我就知道怎么说你都不会相信的了…”那个小玲继续很不屑的说:“这也没办法了,谁叫你已经给他骗上了?要是你肯把第一次拿出来卖的话,以你的条件,没一万也有八千,看几次演唱会都够了!”

 “什么?给人骗上了?”阿雄的心好像被人狠狠的从口里挖了出来似的,鲜血一滴一滴的淌着。

 “这下的女人!”他恍惚再一次看到了当年自己那封花了一个星期呕心沥血写成的,代表了自己对恋爱的梦想的情书。

 最后怎么样在那个美丽的女孩手中化成片片纸屑飞舞风中的哀伤画面!“棠棠,我劝还是你不要再对米高那个花心萝卜抱什么幻想,被他骗走处女身那一次就当是亏了大本好了。

 那家伙不会真心对你的,他只是贪方便,把你当成的工具罢了,你没看到最近他们篮球队那伙人又跑了去泡邻校的女生了吗?”“他…不会的!”棠棠倔强的坚持说。

 叫小玲的女孩无奈的叹了口气:“忠言总是逆耳的,你不听我也没办法…好了,好了!说回正事。你又不肯出来卖,那怎样赚钱了?”

 棠棠说:“援我真的做不来,但你不是说过以前当过什么“临时女朋友”的吗?”“哦!”小玲笑道:“就是陪人家逛街看戏,玩玩家家酒,不用打真军那种!”

 “嗯!”棠棠兴奋的说:“就是那种!”“那种赚得不多耶,”小玲像有点不屑似的:“一天顶多五、六百块。要陪人家出来玩四、五次才够钱卖演唱会门票的啊,其实,如果你肯来真的话,一次就足够有余了!”

 “不!”棠棠很坚决的拒绝了:“我…不成的!”“好!算数!”小玲也没再浪费舌唆使棠棠了。

 只是还在嘲讽她说:“你尽管为那混蛋守身如玉吧,就看他对你会不会一样真心?”两人没再在这问题上紏下去,开始讨论怎样上网征友,当“临时女朋友”的事。

 而坐在她们背后的阿雄把一切都听进去了,抖颤的双手把那份可怜的马经捏成了皱皱的一团…“终于来了…”

 那个悄丽的倩影终于从快餐店的阶梯上出现了,来的当然是棠棠,这里是她跟网友约好了见面的地方。她今天很漂亮!长长的秀发在脑后简单的绑成了马尾,晃晃的很是飘逸。

 她没特别化妆、穿的也是很普通的罩衫牛子,但…就是很漂亮!女孩迟疑了一下,像下定了决心似的毅然踏上最后一级梯级。尽量装作很不经意似的慢慢走进来,一双美目却不断的在每一张桌子和每一个男人的脸上扫视。

 阿雄深了口大气,轻轻把那本最近很红的小说:“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推到台角当眼的地方。

 这是他跟棠棠约好的暗号。那天他偷听到棠棠和同学小玲讨论上网征友的安排后,回家马上登记了那个征友网站,找到了棠棠的网名:“珍珍”而当“珍珍”开出八百块当一天“临时女友”的价目时,阿雄二话不说,马上答应了。

 这价钱比市价多了三百,他才不怕棠棠会不上钓!棠棠的脚步在距离他三、四张桌子外就顿住了,没再走过来,却跑到了餐厅最里面的角落。不一会阿雄的电话就响了,他拿起来接听。

 “喂!你是“国荣哥哥”吗?”(“国荣哥哥”自然是阿雄的网名了“嗯!我就是,你是“珍珍”吗?怎么还没来,不会是临时反悔了吧?”“不!不是的!”棠棠的声音有点焦急:“其实我已经到了,只是…”

 “只是什么?”阿雄有点不耐烦的说:“难道你嫌我长得丑,所以临时打退堂鼓?”“不!不是的!”棠棠说道:“你不丑,只是…年纪有点大…”“哼!”这一下可刺在阿雄的痛处,他马上恼火的说:“老有罪吗?老子就是老,那怎么样?老就不可以找女友的吗?你不肯就算了,我再找另一个!”

 “不!不是的!我不是要反悔!”棠棠慌张的说:“只是我想再先旨声明:我只是当你的临时女友,陪你一天,不…不上的。”

 “这规矩我当然知道!”阿雄冷笑说:“要干女人我不会去找“一楼凤”吗?我只是想找个人陪我聊聊天,说说心事罢了,”“真的!”棠棠惊喜的说。

 “骗你干什么?”阿雄装出很真诚的样子:“告诉你,我爱人刚死了!心情很不好,才想找个人陪陪。”

 “噢!”棠棠像是很震惊似的,半响才道歉说:“真是对不起…”说着慢慢的走了出来,坐到阿雄的对面。

 “你…”阿雄慢慢抬起头来,双眼还真的红了:“你就是“珍珍”?”“嗯。”棠棠点了点头,粉脸绯红的。

 阿雄压抑着当面拆穿她的冲动,装作很惊的说:“你长得比网上那张照片还要漂亮。”

 “真的吗?”棠棠笑了笑,女孩子,还是喜欢人家称赞的。阿雄手忙脚的掏出了钱包,出八百块便递了过去。棠棠有些诧异,奇道:“不是应该完了才付钱的吗?”

 “没关系,”阿雄笑着说,出了一口不甚整齐的昏黄牙齿:“我相信你不会收了钱便跑的。”

 “那…谢谢了!”棠棠兴奋的收好了钱,笑说:“国荣哥哥,你是个好人。对了,你刚才说的爱人死了,是真的吗?”

 阿雄搔了搔头,腼腆的说:“也不全是…我其实还没结婚…”“那…”棠棠眼里出了怯意。“不!我没骗你…不是你想的那样。”阿雄皱眉说:“其实死的是我从前的爱人,她虽然已经嫁了人,但我还是很爱她的。”

 “哦…”棠棠半信米疑的:“她是怎么死的?”“自杀!”阿雄沉了脸:“她老公背着她有了小三,她一时看不开,跳楼死了,”

 “啊…”棠棠若有所思的:“你那么爱她,她没选你可算是她的不幸。”“算了!”阿雄叹了口气:“今天我请你来不是要你安慰,而是替我解闷的。对了,你想去那里玩?”

 “我…我也不知道啊!”棠棠第一次当“临时女友”可没有主意。“那就让我来决定好了,”阿雄笑着说:“你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棠棠摇首说:“我不饿,你很体贴耶,倒像我的…”顿住了没说下去。“不会是像你爸爸吧?”阿雄失笑的说。棠棠马上红了脸,她想说的正是“爸爸”
上章 援茭女学生棠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