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情雪色 下章
第七章
一切都很顺利地进行着,安雪儿在浴室里舒服地抱着加了油及花瓣的热水澡,很快的,就觉得全身精力都回来了。

 泡了二十分钟后,她到淋浴间快速地冲个冷水澡,才穿上将她从头包到尾的浴袍用吹风机慢慢吹干乌黑的秀发。

 咦?半个小时了,天应该快回来了。她跑出浴室拨了个电话要佣人准备一下,在君圣天进屋五分钟后,她就开门让他们进来。

 讲完后,她回到浴室继续吹头发,吹到一半时,轰隆隆的敲门声倏地响起,吓了安雪儿一大跳,现在的她,全身神经都因为这一夜而紧绷着。

 她奔到客厅,打开门看到了君圣天。

 “啊!你回来啦!是谁按的门铃呢?”安雪儿很镇定地问。

 “是一群年轻人,车子半路抛锚了。”他看到美人出浴后的模样,又兴奋了起来。何时他才能跟雪儿洗鸳鸯浴呢?

 “现在没事了吧?”

 “嗯!都解决了。”

 “雪儿,你好香喔!让我问闻。”他欺向前想闻她的颈项,但被她一掌推开。

 “你也去好好泡个澡吧!身都是汗。”安雪儿皱皱鼻头。“是,遵命!”

 她陪他到房里的浴室,代他没有半个小时不准出来污染空气品质后,又帮他放了洗澡水,才替他关上

 门匆匆走到楼下开门。

 等候已久的佣人们,一进屋内,马上有效率地到餐厅打点一切。

 在代好他们好自行离去并向他们道谢后,她就匆匆上楼去妆扮自己。

 换上了之前准备的红色小礼服和丝袜、高跟鞋,安雪儿把头发全部盘起来挽了个髻。她对着镜中美的悄女郎,做了好几次深呼吸,并扯出几个微笑后,有点僵硬地下楼走到餐厅。

 ***

 哇!好漂亮喔!长长的餐桌铺着美丽的桌巾,而且上头已经摆好了烛台、红酒及精致的晚餐,餐具也都整齐地摆好了。

 安雪儿走上前,拿放在桌上的打火机点燃蜡烛,然后关掉大部分的灯。这就是她要的灯光美、气氛佳。安雪儿试着坐下来等君圣天,但一颗心仍是噗通噗通地快速跳动,让她坐立不安。她走到窗台边,对着月亮做深呼吸。

 神!请赐予她神奇的力量,让她的心不要跳得那么快,让他们有个非常美好的夜晚!

 穿着黑色丝质衬衫及米休闲西的君圣天,神采奕奕地从楼上走下来。咦?怎么那么暗啊?瞬间,他想到,这也许是雪儿要给他的生日惊喜。

 他英俊的脸庞出一抹人的笑容,气定神闲地走向餐厅。

 安雪儿做了无数个深呼吸要自己镇定下来后,决定还是坐在椅子上等君圣天。就在她一转身想走动时,颀长的人影瞬间跃人她的视线,她紧张得马上忘了呼吸,只能顿住瞪着他看。

 “雪儿,你…好美。”看着不同以往的人儿,君圣天霎时被她的美丽夺去了思考及呼吸能力,着了地快步上前牵起她的手,用赞叹的眼神浏览她的全身。

 哦!她竟然穿了感丝袜。他觉得自己快脑溢血了。她怎能美得如此慑人心魂?简直教他快克制不住望。

 “真的吗?”听到他的赞美,她松了口气。

 “嗯!你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人。”他陶然沉醉于美当中。

 “天,我们用餐吧!”快抵挡不住君圣天释放高电的双眸,她领着他到餐桌坐下。

 君圣天瞪着走在前方的人儿。她…竟然穿背礼服,还得那么彻底!快被她的妆扮昏的他,努力压抑自己迅速上升的火。

 “天,祝你生日快乐!”安雪儿拿起盛了红酒的酒杯喝了一口,企图掩饰被他看得不自在的羞红小脸,她从不化妆所以无法遮盖脸上自然的红晕。

 “雪儿,谢谢你为我准备的一切。”君圣天也喝了一口红酒,感动地扫视一圈为他精心布置的美轮美奂,当然也包括她的娇躯。

 又来了!她实在很想开口拜托他,别再用这种电死人的眼神看着她,让她脑袋昏沉了起来。安雪儿赶紧喝了口红酒清醒一下。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希望可以让你开心地度过。”她力图振作。

 “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永远都会很开心。”他情不自地握住雪的柔美。

 “天,你再喝一口嘛!这红酒是妈咪送我们的喔!”顾左右而言他,她出被君圣天握住的小手。

 君圣天似乎也注意到了她的紧张不自在,于是配合地一干而净,而她马上又替他斟一杯,自己则往第三杯迈进。

 “雪儿,我们先用餐好了,光喝酒很容易醉的。”

 安雪儿已经微配了,她红着小脸,神经也渐渐放松下来,不再紧张兮兮。

 于是,两人开始品尝起佳肴。

 “嗯!真好吃,这些是林嫂做的吗?”

 “对啊!我们还跟最近的一户人家,借厨房煮菜呢!”她娇憨地点点头。

 “雪儿,你真是厉害。”

 “才不呢!是妈咪安排的,我为了今晚已经紧张了好久,好怕你会不喜欢,又怕一切进行地不顺利。”说到这儿,她又喝光了酒,朝第四杯迈进。

 “雪儿,我爱死你的打扮和今晚的晚餐了。”他出大大的笑容。

 “那我就放心了。我还有一个特别的礼物要送给你呢!”已经醉了的安雪儿,不住地对君圣天娇笑。

 “你醉了,不要再喝了。”

 “有吗?那我不喝了,不过真的很好喝耶!呵…”虽然醉了,但她还记得要把第一次献给心爱的人,可不能醉倒了呢!

 “你要送我什么特别的礼物呢?”君圣天已经快吃完他的晚餐。

 “一份独一无二的礼物。天,我…”她想到就做,站了起来,用手环上他的颈项坐到他怀里,额头靠着他轻轻笑着,醉醺醺的她别有一番人的慵懒神态。

 “你想说什么?”抱着香味扑鼻的柔软身子,君圣天很足地笑看她。

 “讨厌,你别再笑了啦!我都快被你的眼睛进去了,你害人家心跳加速不能思考耶!”因为不敌酒力,她开始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我可爱的小雪儿,原来你也拜在我的休闲下啦!”他得意地扯出一抹坏坏的自笑容。

 “才没有呢!是你拜倒在我裙下才对,你看,人家今天很牺牲地穿了吊带丝袜耶!”说着,安雪儿平举起右腿,让人的长腿一览无遗地展现在君圣天面前,连她的蕾丝小了出来。

 君圣天被她人的姿态,挑逗得下体瞬间肿起来,他终于忍不住做了压抑已久的事。

 一个低头夺去憨憨的声音,他热烈的狂吻着她的小嘴,一手穿过她的腋下直接伸入礼服内,抓住白的浑圆酥着。一手则掀开长裙直接覆上她的私处,尽情地隔着丝薄的内,按感的小

 “呜…”她被君圣天突如其来的热情吓到了,但他的碰触是那么的惑人,让她全身发热,只想同样情的响应他。

 她张大了嘴,任他毫无阻碍地进攻她的小口,小手工情不自抚摸上他的膛,在不经意抚过君圣天坚尖时,他瞬间深了口气,离开她甜美的舌。

 君圣天伸手解开优美颈后的小结,刹那间布料滑落,美丽的丰从束缚中弹跳出来,那晃动的白色波教他屏住呼吸,移不开眼。

 他不自觉地伸手夹住酥摇晃着。

 安雪儿舒服地仰头息,他温柔的碰触让她全身财麻了起来。

 “嘶!”他突然撕裂了蕾丝小,手指蛮横地直接滑的小

 “哦--天!”安雪儿有些吃惊,连忙抓住他的手,而他却不为所动,手指律动了起来。

 她头好晕,酒已经让她晕眩了,而天的热情更是对她晕头转向。她横在他颈背的手指陷入了他的皮肤里,要不是隔着衣服,君圣天的背早已留下几道抓痕。

 “雪儿…你这个小妖。”君王天全身因为望而紧绷着,他低头狠狠地咬住那尖,暴躁地咬,像要汁似的,决心要让她跟他一样因为望而难受。

 “哦、啊!”他成功了,安雪儿浑身颤抖着,下腹像是有把火在燃烧。

 她不知道自己在渴望着什么,只觉自己好空虚需要被填。她不安地摆动身躯,双手紧紧攀着君圣天的肩。

 他十分难耐地离开被他得瘀红的,但他的手指仍不留情地在她体内动着。他充念地凝视着,仰头闭眼的小人儿,她的发髻有点松散,落下些许发丝贴在她柔美的颈子,嫣红的菱张合,一副渴望被爱的样子,君圣天快被疯了。不!他不可以侵犯她的纯真,她的家人信任他,才让雪儿和他出来过夜,他不能辜负他们的信任。几番挣扎后,他决定让安雪儿在他手中达到高后,便去冲个冷水澡。

 让她背对着,跨坐在他腿上,他强势用膝盖将她的双腿分得大开,再加上一手指挤入那紧窄的小,两指飞快地进出着。

 这样还不够,他再用另一手按,技巧地捏配合猛烈的,让花汩汩地出爱,不受控制地收缩,紧紧包住他的手指。

 安雪儿虚软地倒在君圣天怀里,她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她的小烈地痉挛收缩着,全身颤抖不能自己!

 “啊--”尖叫出声,她受不了地紧闭双眼,厥了过去。

 君圣天大口气,出粘的手指。他迫切需要冲冷水澡,否则他可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强上了安雪儿。

 他抱起她,打算把她放到客房里,但才一站起来,怀中人儿就缓缓张开眼睛,清醒过来。

 安雪儿在高过后,酒意反而渐渐消退,她看着一脸痛苦的君圣天,想到自己还没送他生日礼物呢!

 “天,你要去哪里?”

 君圣天见安雪儿已苏醒,她那蒙大眼和软绵绵的声音,让他的起更加疼痛了。

 “我抱你回客房休息。”

 “人家不要休息,你先放我下来,我还没送你礼物呢!”

 听到她这么说,他只好放下她。这个折磨人的小东西!

 “天,我想…”安雪儿娇羞地低下头。

 “嗯?”圣君天被语还休的小女人搞得更加烦躁。她还半着呢!

 “我想要,…送你我的第一次。”安雪儿小小声地说出口。

 “什么?你再说一次。”不敢相信的君圣天,光听她这么说,就觉得自己快变成一只火烧尾巴的蛮牛了。

 “人家想把自己送给你啦!你要不要吗?”她羞怯地瞪着君圣天。

 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一股热腾腾的瞬间穿过他的身子,全身的细胞都跃跃试。

 “要!我当然要!我想要得不得了!”他马上动手拉落她的小礼服,现在的她,全身只剩吊带丝袜和高跟鞋,美得令人愿意做任何事来换她一个青睐。

 安雪儿难为情地想举手遮住自己的身体,却被君圣天阻止了。

 “不可以,今晚你是我的礼物,你要听我的命令。”他等了这么久就等这一刻。

 快速地去自己的衣服,他不一会儿就与安雪儿赤相对,而他的灼热正高高举起。

 安雪儿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他壮硕的身子和间巨大的,都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气势。

 君圣天向前拥住她,用他的身体摩擦她的。

 “真…舒服。”君圣天着地厮磨着柔软的娇躯,发觉她正微微地颤抖。

 想要平抚她的紧张,他低头吻住红肿的双,勾引他响应他。

 安雪儿生涩地伸出舌头着他的舌,忽地就被他霸道的入舌头,不停地搅,夺取她的芳香。

 安雪儿配合他,紧紧贴着健美的身子。

 君圣天撑起那粉,让她的双腿环住他的,用蓄势待发的缓缓触碰淋淋的小

 “雪儿,我等不及了!”君圣天抱着她走向餐桌没有摆设的另一端,让她的翘坐在餐桌上,腿仍环在他的部。

 他伸手抚摸润的下体,用手拨开肿的花,将等待已久的坚抵住小的人口。

 “雪儿,我爱你…”他压抑地看着娇柔的人儿。

 “天,我也爱你。”安雪儿嫣然一笑。

 “我要进去了,你忍一下。”已经忍得汗侠背的君圣天,倏地一个身,将巨大挤进了紧窄的道。

 “啊!好痛!”瞬间被撕裂的感觉,让安雪儿痛得眼泪直掉。真的好痛喔!

 她快昏倒了。她痛得不想做!松开夹住君圣天的双腿,双手用力想推开他。

 “天,你先出去,我好痛喔!”高跟鞋因她不停地踢动双脚,而掉落在地。

 “雪儿,忍一忍,等一下就不会痛了。”

 “我忍不住了,天,你放了我,我快痛死了。”怕痛的她,被下体剧烈的疼痛折磨得哭出来。她没想到会是这样。

 君圣天难耐地安抚佳人。他甚至还没穿破她的处女膜呢!但看到爱人哭得惨兮兮,他不忍心,只好退出她幽幽的花径。

 一退出来,安雪儿就推开他的身子跳下桌,哭着往楼梯跑去。

 痛死了!她决定送什么东西给他都可以,就是不要让他吓人的东西撕裂她的身体。

 突然被推得老远的君圣天,怒气也瞬间高张,追着佳人跑去。这个残忍的小女人,一点也不体谅他的小弟弟。

 紧张的安雪儿听到身后跑近的声音。更是慌乱起来,但才跑到楼梯口就被他抓住了手。“啊!放开我,我不要了,真的很痛…求你…”“雪儿,你忍一下就不会痛了。”试图说服她的君圣天,将她娇小的身子扳过来面对他。

 “不要,我怕痛,你饶了我吧!”她踏上楼梯和他做着拉锯战。君圣天也跟着一格一格地踏上楼梯。他都快被火烧死了,这小妮子还这样折腾他!

 突然,安雪儿一个不小心跌趴在楼梯上,君圣天见机不可失,转过她的身子,扳开柔美的双腿,一个身狠狠挤进窄小的花,彻底地贯穿她。

 她呜咽着,她快被他杀死了,下体被他狠心地撕开。

 “哦…”君圣天仰起头,发出足的呻。终于得逞的他,因为压抑太久已顾不得怜香惜玉。他一手抓住她的部,一手捏住人的酥,在她血的下体,中速地出。那美妙紧窒的感觉,让他越来越兴奋。

 “好痛…天,停下来…”安雪儿在铁毫不留情地凶猛撞击下,刚被撕裂的甬道疼痛不已。他好可恶,得她下面好痛、好痛!

 “雪儿,为我忍一下!”他没有因为她的哭喊而停止,娇弱的花茎刺得他更想侵犯她。他飞快地摆动肢,一遍又一遍深入让他不可自拔的紧缩。

 现在的天像变了个人似的,一点也不疼惜她,在她细狭窄的体内肆着。

 “再忍一会儿就不痛了。”稍稍发了过多蛮力的君圣天,爱怜地亲了亲她汗的额头。他移动手指按他们合的地方,捏颤抖的花,刺她分泌出更多爱,让他更畅行无阻进出花径。

 “好了没?”安雪儿紧皱着眉头,她还是觉得很痛。

 “再一会儿,腿张开点。”君圣天命令着,下身仍持续摆动。

 安雪儿只能听从他,把腿张得大开,让他更加深入。

 足地叫吼一声,他再奋力冲进折磨人的娇躯内,这一回更是毫不温柔。

 “不要撞得那么深,我会怕…”被他的顶到了深处,她好怕自己会被长的巨大贯穿下体。

 “嘘…”君圣天不顾她的害怕,仍是着地让坚硬的起,深深刺入紧裹住他的窄小道。他实在忍了太久,才会无法克制自己。

 将滑腻的瓣托高,才能更侵入肿的最底处,而在小的收缩下,虽困难但也更加人。安雪儿再也承受不住狂暴的掠夺,下身无止境的痛楚,让她眼一黑,昏厥在楼梯上。

 君圣天发现身下的人儿昏过去后,俊脸浮现一丝歉意。他太鲁了,但是他还没要够呢!

 她玉体横陈的人媚态,再度教他不可自拔地摆动身。哦!雪儿的小那么紧地圈住了他,他怎么会傻得到现在才占有她呢!

 君圣天抓紧她的纤,一遍又一遍,丝毫不倦地出,终于,他在最后一个使尽全力的冲刺后,释放了贫人的,而后倒在安雪儿身上,感到前所未有的足…

 ***

 隔天,君圣天早早就清醒过来,他微笑看了眼在上仍睡得很的佳人,亲了一下她的红,才哼着曲进入浴室冲凉。神清气的他,冲完澡做了简单的早餐后,端着盘子上楼,准备吻醒他的睡美人。

 嘻!睡得真。君圣天坐到边掀开被子,在阳光下浏览安雪儿白皙的身子。多美丽啊!这就是所谓的浓纤合度了,不不!雪儿的房比起纤细的身子丰硕了许多,不过没关系,他爱死了她的丰

 “雪儿,起罗!我的小睡美人,太阳晒股了。”他说着,就拍拍她侧卧而出的部。

 还在睡梦中的安雪儿忽地翻身平躺。

 “雪儿,起啦!”看到小人儿睡得那么好,他恶作剧地伸出双手,抓住她的双峰挤

 “啊!”被抓得惊醒的她,双眼迷糊地睁开,见自己躺在君圣天的房里,然后,她也看到了抓住她房的双手,倏地明白自己是怎么醒过来的了。

 “天,你干吗捉弄人家嘛!”她拍开他的双手,拉回被单娇瞪着他。她还没睡够呢!

 “冤枉啊!大人,小的只是想叫你起来吃早餐啊!”君圣天做着投降的姿势,俊脸皱在一起逗她开心。

 “好嘛!但是我还很困,可不可以再睡一会儿?”依然躺在上的佳人,说着眼睛又闭了起来,好像马上就可以入睡。

 “好啊!那我陪你一起睡。”君圣天站起来解开衬衫的扣子,打算再她做一次。

 她偷偷睁开一眼瞄了下君圣天,不料看到他正在衣服,马上拥着单吓得坐起来。

 “不用了,不要麻烦,我不想睡了。”说着,她裹着单想要下,谁知道一站起来,马上就腿软地坐回上。

 “雪儿,你还好吧!”雪儿一定是被他害得双腿无力。

 “我全身酸痛都是你害的啦!”昨晚他是那么情地要了她一次又一次,又要她表演特技变换姿势,真是羞死人了!她的小脸马上飘上两朵红云。

 他蹲低身子望着那娇羞的小脸,了解地抓起她的小手摩擦着他的脸颊。

 “是,都是我的错。娘子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

 “哼!不理你了啦!”她孩子气地转头不看他。

 “那我们就再来水融一下,一直做到你肯理我为止。”

 “厚脸皮,你欺负我!”安雪儿不依地捏住他的脸颊用力拉扯。

 “好啦!雪儿,先吃了早餐再去泡温泉,泡完之后一定会舒服很多的。”他不容拒绝,端来盘子示意她开动。

 “那我先去刷牙洗脸。”

 “我抱你去吧!”

 “不用啦!你拿衣服给我穿,我可以自己去的。”君圣天随意拿了件他的运动衫替她套上,望着纤细的背影走进洗手间。

 哦!他真不想就这样放过她…
上章 爱情雪色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