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情雪色 下章
第六章
傍晚时分,夕阳斜斜地透过落地窗洒在安雪儿的身上。

 安雪儿优雅地坐在客厅沙发上,拿着话筒拨电话,小脸着担忧的神色。

 话筒那头,铃声响了好几声,终于有人接起电话。

 “喂!徐公馆,请问找哪位?”徐夫人的声音传来。

 “徐伯母您好,我是安雪儿,请问小灵在吗?”

 “雪儿啊!好久不见,怎么小灵才刚从你家回来,你就马上打电话过来呢?”

 “…我有点事想请教一下小灵,可不可以麻烦您叫她过来听电话,谢谢!”她家?被搞糊涂的安雪儿决定以静制动,先跟好友谈过再说。

 “你稍等。”徐夫人大声叫喊女儿的声音,马上清楚地传过来。

 隔了一阵子,又听到沉重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喂!雪儿吗?”电话那方,是徐小灵困纯盹的声音o

 “是啊!你今天怎么没来上课?还有伯母刚刚说你从我家回来,是怎么一回事?你没事吧?我很担心你呢!”

 “雪儿,我现在累毙了没力气跟你解释。我骗我家人说,昨天在你家讨论功课顺便过夜。明天去学校再跟你说,我真的需要补眠,就这样,明天见。掰掰!”趁着四下无人,徐小灵随便应付好友的询问。

 “好吧!掰掰。”听见她难得一见的虚弱嗓音,安雪儿虽然肚子疑虑,也只好体贴地让她休息了。

 ***

 隔天第一节课下课,安雪儿就一古脑儿地坐到徐小灵的面前。

 “小灵,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昨天做了一件很离谱的事情。”一向直的徐小灵,难得有吐吐的样子。

 “什么事7”安雪儿看着好友,既担心又好奇。

 “我们曾经约定过,如果有了第一次要经验分享。”

 “是啊!”“我不想那么早的,但我和他上了。”徐小灵一脸懊恼不已。

 “天啊!小灵,你是说你和白学长那个了。”安雪儿惊讶地睁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盯着她看。她和天比他们俩早交往,但都还没发展那么快,想不到白学长外表斯文。手脚却很快速。

 “雪儿。我…”徐小灵一时语,并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正散发着前所未有的娇柔气质。

 “小灵,我虽然很讶异,但如果你们俩是真心相爱,那也不是很严重啊!”“白慕轩这个大狼,之前都被他的外表给骗了!”徐小灵羞愤地说,显出恋爱中的小女人模样。

 “所以你那天是住在学长家里罗!”

 “嗯!我直到昨天下午才偷溜回家,只好骗家人说在你家过夜了。幸好你打电话来时没被我妈拆穿,不然我脑袋就不保了。”

 “小灵,其实我也有事要跟你商量。”

 “该不会你们也做了吧?”

 “不是啦!”

 “什么事尽管说吧s”

 “我想在天生日的那天,把自己当礼物送给他。你说这样好吗?”安雪儿小心翼翼地询问。不知道小灵会不会觉得她太随便了。

 “哈哈!我的妈啊!真是近朱者赤啊!你最好把自己打个蝴蝶结,然后装箱快递送到他家门口。”徐小灵好笑地道。

 “那你是觉得不好罗!”要送出第一次,对安雪儿来说需要很大的勇气,所以分外需要好友的支持。

 “不是啦!我只是觉得君圣天真是好福气,有你这种痴心小女友。”

 “那你赞成吗?”

 “我没理由反对啊!何况我自己都做过了。”

 “小灵,是不是很痛啊?”

 “痛?不会啊!只是像被撕裂一样罢了。这大概是我长这么大,感觉最惊心动魄的一次,别担心。嘻!”

 “小灵,你不要吓我嘛!”虽然知道会痛,但听到好友亲口说,就觉得特别恐怖。

 “好啦!不过他第一次进来的时候真的很痛,过一会就好多了。”

 “听起来好像很糟糕耶!”

 “其实也不是那么糟啦!”徐小灵有点心虚。她不知到几次高呢!

 “那你是真的下定决心,要把第一次当礼物送给君王天了?”

 “嗯!我已经决定了,但我需要你的意见。”安雪儿眸着雪亮的大眼。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谢谢你,小灵,你真是我的好姊妹。”

 “哎呀!干吗讲这种麻话,你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互相帮忙是应该的嘛!”徐小灵很义气地拍拍安雪地的肩膀。

 “那我们要赶紧筹备,天的生日很快就要到了。”

 “Noproblem!我本人先预送君圣天一打特大号保险套做礼物,希望你们别胡里糊涂做出人来了。”

 “先谢谢你的好意了。”

 “等你做过了,我们再来换心得喔!”

 两个明照人的少女,呵呵笑了起来。她们会为君圣天带来什么样的生日惊喜呢?

 ****

 接下来的日子里,安雪儿和徐小灵一有空就聚在一起,两颗小头颅总是靠在一块,神秘兮兮地不知在讨论什么,让她俩的护花使者都发出通缉令,警告在逃女友了。

 就在君圣天生日的前两天,徐小灵跟安雪儿在安雪儿的卧房,做最后的演练,她们还列了一张清单逐一确认。

 “雪儿,真羡慕你可以去泡温泉。”坐在浴缸边的徐小灵,跷着腿晃啊晃地说道。

 因为君圣天的生日在星期六,安雪儿和君圣天决定去君家郊外的别墅过夜,庆祝君圣天的生日。那栋别墅设备完善,还接通了自然温泉,做了个可比五星级的户外温泉。

 “小灵,这样会不会太大胆啊?”

 “不会啦!除非你以后会去再造处女膜,不然这可是一生中惟一的一次,当然要特别点学!你就放胆去享受吧!保证君圣天看了一定马上一柱倾天。”

 安雪儿看着长镜里的自己,她穿着一件和小灵一起选的红色大背紧身小礼服。

 礼服只靠两条环绕着后颈的细带打结支撑着,下半身微微贴着肌肤,但右侧的一个开高岔仿佛一走路就会曝光,而且里面不能穿内衣,让她很没安全感。

 她丰部呼之出,引人犯罪,双腿则是穿了黑色感吊带网状丝袜,再配上一双亮黑色细跟高跟鞋。

 她比从杂志里走出来的时装模特儿还要人,修长的美腿也透过那微微的开岔,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滋惑。

 “雪儿,你真是美呆了!想不到一向清纯的你也能如此感。”徐小灵赞赏地说,深深觉得与有荣焉。

 “我觉得太过感了,一点也不像我自己,天会喜欢吗?”安雪儿犹豫不决,东瞧西瞧着,这身装扮让她别扭了起来,毕竟她从没看过这样的自己。

 “会的,只要是喜欢女人的男人,看到你一定会为之倾倒。”

 “好吧!我要拿出勇气战胜恐惧。”

 “没错,你一定会成功的上了君圣天的。哈哈…”徐小灵笑得乐不可支。

 “小灵。”安雪儿羞涩地膘了她一眼。

 “好啦!我们从头演练一遍。星期六上午君圣天会来接你,你们会在他父亲的别墅过一个开心的下午。傍晚的时候会有人车子抛锚要他出去帮忙一下,大概最多可以拖他个半小时吧!你把握时间好好泡个古的澡,等他回来时,你借口要他也泡个舒服的澡准备吃晚餐,再偷偷的叫佣人进来摆上烛光晚餐还有放音乐。然后你乘机换上小礼服打扮一下,他下楼一看到你必定惊为天人,两杯红酒下肚后,你们就可以…嘿嘿…”徐小灵脸暧昧的笑容。这次一定会很顺利的!

 “小灵,谢谢你安排朋友来演这场戏。”

 “别客气啦!你这次才是大出血呢!花了一大笔钱讨他开心。”

 “我也觉得自己很败家,幸亏妈咪掏包帮我忙,还帮我们设计晚餐、挑红酒。我真是幸福极了。”心满意足的安雪儿,笑起来格外动人。

 “对啊!你父母都不反对让你在外面过夜,要是我爸知道我和白慕轩的事,一定先关我闭,再讨论要如何处罚我。”

 “伯父、伯母是怕你被骗了。”

 “我知道他们是担心我,祝你马到成功啦!”

 “谢谢,我现在已经开始紧张起来了。天那么聪明会不会识破啊?”

 “你不用担心那么多,既然你说他聪明,那么就算他看穿了,相信也不会让你失望的。你尽管放手去做吧!”

 “嗯!今天你带了什么片子啊?”

 “你看了就知道,我们要加强常识免得被男生吃得死死的。”

 ‘“好啊!不过我十点就要睡觉了喔!”

 “是!大小姐。小的知道你要睡美容觉。”

 “对啊!我要保持最佳状态。”

 ***

 兴奋的安雪儿,隔天根本无法好好专心上课。又期待又紧张,终于熬到了下课。她快步走在回家的路上。

 只剩一天了。准备了那么久就为了明天。她一定要给天一个毕生难忘的生日。等一下还要亲手做个蛋糕呢!她没想到正有三双眼睛,鬼鬼祟祟地偷看着她。

 “上次计划不幸失败,这次没有君圣天在她身边,她一定会上当的。”柯利利狠狠说着。

 方大、柯利利和叶兰三个人躲在车后面,看着越走越近的安雪儿。

 继上次可的失败之后,她们又想出了另一个点子,找了一个身形跟是圣天十分相似的男子,和方无一起拍了很多亲热的照片。

 再请专人用计算机合成,将君圣天的脸移花接木,照片很细致,乍看之下一定会认为君圣天和方无是一时很亲密的恋人。

 “她看了照片以后,一定会痛哭涕,十分钟后,我再上门求她离开君圣天别破坏我们的恋情。如果她死不答应,我就骗她我怀了君圣天的孩子。”方无一脸得意的样子,笑得花枝颤。

 “没错,她一定会觉得被欺骗了,从此不理君圣天,而无再趁虚而人,好好安慰君圣天,最后他一定会忘记雪儿转而喜欢上你。”柯利利很亢奋地幻想。

 叶兰怯怯地出声“我可不可以在这边看就好,让利利送照片去给安雪儿啊?”从头到尾不赞成的她,碍于友情的关系,一直不敢反驳她们的想法,但让她亲手做屠夫,她还真有罪恶感。

 “你发什么疯!到底我是你的好朋友,还是安雪儿是你的好朋友?这点小忙你也不肯帮。”方无动怒,她决不容许叶兰坏了她的好事。

 “是啊!小叶你看起来比较无辜容易令人相信,安雪儿到家了,你快出去吧!”柯利利边说边推叶兰。

 “快点,记得告诉她一定要拆开看喔!”方无也伸大手推,一边不放心地嘱咐着。

 无可奈何的叶兰被她们俩推出车外,只好小碎步往安雪儿跑去。

 ***

 安雪儿心情愉悦地哼着歌曲,按下门铃要警卫开门。

 “安雪儿同学!”叶兰气吁吁,停在安雪儿身后,此刻的她心跳加速,觉得做坏事的感觉有够难受,但方无和柯利利都在看着她,她也不能逃走。

 安雪儿转过身来,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还是有礼礼貌对叶兰微笑,

 “我认识你吗?”

 “你不认识我啦!但是我认识你。这封信是有人托我交给你的,很重要…你一定要拆开来看喔!”她把那片厚厚的信交给安雪儿,看到安雪儿温柔的笑容令她更加难受。现在她只想快点完成任务,回家烧香拜佛向祖先悔过。

 “这个是什么?”安雪儿疑云腹地看看手中的大信封。

 “是一些照片,你一定要看喔!我先走了。”说完,叶兰就转身跑走了。

 “等一下!”安雪儿还想问她一些问题,但她一溜烟地冲走,不理安雪儿的呼唤,安雪儿只好莫名其妙地进屋。

 回到屋内,她放下书包坐在沙发上,就要动手拆开信的封口。

 “小妹,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啊?”安胜武一股坐到安雪儿身边,一个伸手抢走她手中的信,鲁地拓开。刹那间,一叠照片像雪花般纷纷掉出来。

 “咦?”安雪儿捡起一张照片,不敢相信地看着里头,紧紧搂在一起的君圣天和方无。她全身血瞬间冻结,还来不及反应就听到安胜武不屑的哼声。

 “哼!这照片做得也太假了吧!计算机合成的啦!小妹,你可别被骗了。”

 安雪儿本来急速上升的火气,在听到安胜武的话之后,又降了下来。真的吗?

 “你看,这张头和身体的比例有点怪怪的,这张君大哥的表情也不对劲。这个女的是谁啊?玩这种花招想跟你抢男朋友。”他皱起眉头,看着一张张合成的照片。

 “她叫方无,会是她做的吗?”奇怪,她没跟方无结过仇啊!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觉得君大哥怎么样?”

 “很好啊!”“那就对啦!连你这种迟钝的人都会注意到君大哥的出色,那当然有一大群母狼也会注意到罗!更何况君大哥家世一,又一表人才。女人的忌妒心真恐怖。”

 “今天要不是我在,你早就被这些烂照片骗去了。”

 “对啊!要不是你,我现在应该在嚎陶大哭了吧!大武,谢谢你。”安雪儿爱怜又感谢地抱住安胜武。

 “好啦!你们女人全是感情动物。你不是要做生日蛋糕给君大哥吗?还不快去。”安胜武一脸别扭地指挥安雪儿。女人就是这么麻!

 “嗯!我会多做一个给你们吃的。”安雪儿踏着轻快的步伐往后房走去,现在她又脑子都是君圣天生日的事了。

 想让自己爱的人开心,原来也会让自己那么愉悦足呢!恋爱果真有神奇的魔力。

 ***

 浑然不知自己的诡计早已被识破,方无点了几滴眼药水,来到安家大门外按了按门铃找安雪儿。

 不一会儿,安宅内的佣人向安胜武询问安雪儿的去处。

 “小少爷,你有看到小姐吗?”

 “有事吗?”

 “有一位方无小姐在大门外,说要见雪儿小姐。”

 “方无?”哈!自动找上门来了。看他怎么整她!

 “你下去吧!不用通知小姐了,这个女的不安好心眼,让我来会会她。”

 安胜武小声代了佣人去办件事,大眼闪着精明算计的光茫,然后走出大门。

 一到门外,他一眼就看到照片中的女人。哼!真是个俗不可耐的女子。

 “喂!你想找雪儿做啥?”安胜武老大不客气地质问,斜视着方无仿佛看得太仔细会染上病毒似的。

 “我是方无,我有很重事的事要跟安雪儿讲。”看着对方一副端拽样,娇惯的方无忘了要扮可怜,动了肝火。

 “重要的事?该不会是想来叫雪儿离开君圣天吧!”

 “没错,想必你也看到那些照片了吧!我和圣天是真心相爱的,你快让我进去解决这段三角恋。”她像个女皇似的扬起下巴,用鼻孔瞪着安胜武。

 死小子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哈哈哈!本世纪最冷的笑话。我看君大哥连你是哪个都不知道吧!你那些合成照片有够糙,请个高明一点的人做些真的照片再来吧!方丑女!”

 “你眼睛有问题,那些照片都是真的。还有,你凭什么叫我丑女!”方无老羞成怒,大吼大叫,气得她脸都扭曲了。“现在还是白天,别面孔狰狞地出来吓人。女夜叉!”

 “你这个没家教的小鬼,本小姐可没时间陪你玩,让我进去,不然就叫安雪儿出来。”

 “方丑女,你以为你是谁啊’?安雪儿可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他顽皮地捉弄她。

 “小鬼!我叫方无,你耳朵有问题啊!”气愤的方天,被小鬼搞得恨不得上前甩他两巴掌。

 “你才有问题,无不就是等于丑女的意思吗?对不对,方丑女。”

 “你!看我怎么修理你。”被气得失去理智的方无,仗着自己高大,冲上前想教训他。

 “哇!母夜叉、丑女发飙了,好丑、好吓人喔!救命啊!怕怕!”安胜武边喊边快速地闪进大门内。

 方无怒气冲冲的,也跟着冲进大门。她不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小子,明天一定会因积太多怒火而年青春痘。

 不一会儿,只听到连声像被砍杀的尖叫声,刺耳地传出安家大门,接着是衣服破烂的方无连滚带爬地冲出门外,还边跑边尖叫,那高八度的叫声,让听到的人都吓死了好几万个细胞。

 “救命啊!救郎喔!”被吓得魂飞魄散的方无,马上回复了她的台湾国语。

 “哈哈哈…”笑得乐不可支的安胜武,领着两只大型粮犬走出门外,还不忘命令它们继续吠叫增加刺

 果真,方无一听到吠声跑得更快,像是有狮子在后面追赶似的。

 “哼!等学会走路再来跟我斗吧!蠢女人。”见她跌跌撞撞地跑远,他也没了兴致的回到屋内。

 ***

 大概花了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君圣天和安雪儿到达了半山的豪华别墅。

 君圣天很绅士地准备了一间客房让安雪儿睡。不过晚上她会睡在哪儿,他可就不敢保证了,毕竟,难得有机会跟雪儿一起在荒郊野外过夜。

 君圣天和安雪儿先到附近绕了一圈,测览一下风景,顺便拍照野餐。一路上两人打情骂俏,他还频频偷吃她的豆腐。反正也没人,安雪儿也就乐得半推半就。

 甜蜜地消磨了一些时间,他们才回到别墅。他很有效率地要她换上你裙式的网球衣,而他则换上短衣短,一起到自家的网球场打网球。

 “这样握球拍,你的手才不会容易受伤。”他的脸颊贴着她的,一手悄悄放在她的部、一手握着她滑的小手,教她如何握网球拍。

 “这样吗?”天靠得她好近,她哪能专心学习例

 “对,就是这样。”君圣天亲了一下安雪儿的脸颊,便潇洒地跃过网子准备开打。

 他们来来回回打了近两个小时,不过大部分的时候是在捡球及玩耍。“你故意的对不对?”一直捡球的安雪儿觉得他在她捡球时。笑得特别灿烂。这个大,买那么短的裙子存心想看她出糗。

 “小生岂敢,娘子你可别冤枉我啊!”君圣天的头,随着可人儿弯捡球的动作而变化角度。哇!真是一

 双又白又的美腿,雪儿总爱穿白色内

 看到她转身回来,他马上站直收敛的狼笑。

 “我好累喔!太阳都下山了,不打了好不好?”她看了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好戏要上场了!

 “好啊!都听你的。”君圣天跳过网子,过来搂住安雪儿的纤走到躺椅,他弯身拿起巾,爱怜地帮她擦汗。安雪儿很享受他的服务,舒服地闭上眼睛,小嘴足地弯起。

 看着小人儿运动后,小脸红扑扑,闭眼微笑地任他擦汗,君圣天霎时觉得一股入他的鼠蹊部,他情不自地轻喊出声。

 “雪儿…”他丢下巾,用手捧住眼前的小脸,望让他的眼看起来深得像两潭湖水。

 “嗯?”她慵懒地张开人大眼,在看到君圣天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她时,简直快被那令人痴的深邃眼眸进去了。

 君圣天拉着她跨坐在他大腿上。

 “不要啦!人家穿着裙子呢…”还想抗议的她,被他一个吻堵住嘴巴。

 他陶醉地吻着怀中的可人儿,大掌迅速摸上她的俏及大腿,来回地爱抚着。

 哦!他一看到雪儿穿这件裙子时,就想在网球场上倒她,亲吻她人修长的双腿了。这触觉真是呆了…

 安雪儿弃械投降地环上他的颈子,红油的双配合地张开,与他的舌头热烈亲吻。他们的口润泽了彼此,舌头着对方,以热情的吻弥补这些天的空虚。

 君圣天伸手罩住那起伏的丰软,不住地捏,接着,另一只手也在她背后探入内里,轻滑过富有弹瓣,再往下,便摸着了已经润的下体。

 缓缓的,他轻触着那涌的花,仿佛折磨人般,用手指画过她整个感处,丝毫不放过的、仔细的描绘着她的密处。

 “天…”一股火在安雪儿体内熊熊燃起,她难耐地扭动身体。

 君圣天也被自己肿望折磨着,他伸手起她的裙子,往上拉到口,急切地扯开罩,然后低头用力住粉红蓓蕾。

 “啊…”她双手抓住他的头颅,想把他更往部推进,小嘴随着他的抚断断续续地发出呻声。君圣天略嫌鲁地将中指挤入她紧小的花,不等她反应过来就猛然动起来。一边用手指在紧密的小里快速着,他一边将她的娇躯紧贴着他,让身体饥渴地摩擦柔软的身子。

 安雪儿头昏脑涨地任他摆布,早把预定的计划忘光光了,就在她快在君圣天手里达到高时,突然一阵接一阵不停的音乐声响起。

 她勉强抬回意识,回想起她的计划“天,停下来,有人按门铃。”她困难地推着君圣天。

 “别理他!”君圣天仍旧在密处进进出出,嘴巴则啃咬着她细致的颈项。

 “天,别这样,停下来!”他怎么不按照计划马上走开呢?

 君圣天终于停下来,出在她体内的手指,用充望的眼睛看着她。

 “你去看看嘛!说不定有什么重要的事。”她全身无力地试图站起来。

 他伸手扶着佳人一起站起来。他还被全身需要发的精力折磨着,这小妮子竟迫不及待地叫他出去?唉!他好可怜。

 “何必管他呢!”

 “去嘛!去看看是谁按门铃,我先去洗个澡,浑身都是汗很不舒服。”安雪儿想出一个借口。

 “好吧!我去看看是哪个王八孙子,竟敢打断大爷的好事。”他一副想痛扁按门铃的人的模样。

 “快去吧!”她被君圣天凶恶的样子逗得齿而笑。看着他像是要消耗过多体力般地快速跑去,她也连忙回屋内,为接下来的美好夜晚做准备。
上章 爱情雪色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