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情雪色 下章
第四章
“小灵,你还好吧?”安雪儿奇怪总是神采飞扬的好友,竟然站在窗户旁发呆,由她的视线望去,只看到一群女生围住一个高大健朗的男生。

 “小灵。”见好友仍无反应,安雪儿干脆把自己的脸孔移到她眼前。

 “啊!雪儿,你干吗?吓我一跳!”看到安雪儿的俏脸突然出现,徐小灵有当场被抓包的感觉。

 “人家叫你好几次,你都没反应嘛!你在看什么?”

 “雪儿,你觉得那个绑红色缎带的女生怎么样?”徐小灵继续看着下方那些人。

 “她很漂亮啊!”安雪儿毫无心机地称赞去年很有魄力,跟她争夺校花宝座的方无

 “是长得不错…”

 安雪儿觉得怪怪的。小灵从来不会去在意别人的外表的。

 不会吧!难道从不理会男生追求的小灵,看上了三年五班的班花方无吗?

 “不过漂亮得很俗气,还有她一点也不适合红色。”

 安雪儿的疑云,随即被徐小灵的批评给打破。

 “小灵,你怎么会突然注意起她呢?”

 “你认得站在中间那个男生吗?”她伸出纤纤玉指,指向那个被女子军队团团包围的男生。

 安雪儿这才定眼一看。

 “咦?那不是学生会长白慕轩吗?”她认出在学校里,出了名斯文有礼、俊秀非凡的学生会会长。白慕轩破纪录,从一年级连任学生会长到三年级,跟君圣天同班,都是三年一班的学生。

 “他和她一点也不配。”徐小灵撇撇嘴,幽幽地出声。

 “谁跟谁不配啊?”安雪儿搞不清楚状况。小灵今天好奇怪喔!

 “我说的是方无跟白慕轩,他们一点都不配!”徐小灵有点发火,一点也没发现自己的语气充了柠檬的味道,很酸很酸。

 “他们是一对吗?”奇怪,她怎么都不知道这件事啊!

 “天晓得!”徐小灵郁闷地移开她的美眸。

 “雪儿,晚上有没有空?陪我去唱K吧!”

 “今晚?可是我已经跟天约好了耶!”安雪儿带着歉意,皱起眉头。

 “哎呀!我真可怜,像我这样举世无双的大美人竟然没人陪伴。”徐小灵装模作样的样子十分逗人喜爱,她没注意到底下有道目光正向她来。

 “小灵,你别这样嘛!不然你跟我们一起出去,好不好?”她着急地想拉回好友低的情绪。

 “得了、得了,我可不想做电灯泡,你们好好去玩吧!中午陪我吃饭总可以吧!”

 君圣天的午餐都由安雪儿包办,安雪儿听取妈咪的建议,想趁早对君圣天的饮食好好把关,给他补一些需要的补品让他身强体壮。丈夫的健康就是做子最大的幸福,这是钟媚的至理名言。

 “可以啊!那你能不能陪我先把便当送到天的班上呢?”安雪儿可舍不得心上人因为她而饿肚子。

 “没问题!”

 ***

 中午一到,安雪儿就提着由她专药膳的妈咪精心设计的菜单,然后托林嫂做的爱心传当,和徐小灵来到三年一班的门口。

 两个二年级出名的大美人双双来到,很多同学都好奇地探出头来想看个究竟。

 不懂拒绝的安雪儿一路上收到不少少男的情书,而丽的徐小灵则是双手进裙子的口袋,直视前方,不理会身后片片破碎的少男心。

 终于到达目的地,安雪儿优雅有礼地请人叫出君圣天,而徐小灵则像躲瘟疫似的,站在远远的墙角。

 “雪儿,你怎么来了?”君圣天有点讶异。这是雪儿第一次主动来找他。

 “我拿午餐来给你,中午我要陪小灵不能陪你了。不好意思喔!”安雪儿举了举手中特大的精致餐盒,小脸充歉意地仰望君圣天。

 “哦?徐小灵怎么了吗?”他挑起一边浓眉,看了看角落的徐小灵。

 “小灵好像心情不太好耶!一定是我最近忽略她了,我应该多陪陪她才对。”善良体贴的她,自觉有点亏欠好友。

 君圣天忽然转头往教室大喊“喂!白慕轩,有客到喔!”

 才转来不到一个学期,君圣天和白慕轩两个出色的男生,就惺惺相惜结成了好友。

 教室内的白慕轩听到君圣天的呼声,随即从容地踏出教室一探究竟。

 “有人找我吗?”

 “看看墙角那朵壁花吧!”君圣天顽皮地往徐小灵努了努嘴。

 白慕轩一看到是徐小灵便快速向她走去,谁知道徐小灵却像看到鬼似的拔腿就跑,白慕轩笑了笑,随即迈开步伐追了上去。

 直到他们的身影迅速消失在楼梯口,安雪儿才愣头愣脑地看向一脸得逞的君圣天。

 “怎么会这样,他们认识吗?”

 “呵…我们边吃午餐边聊吧!”

 他接过她手中一大一小的餐盒,心情愉悦地吹起口哨,拥着她走向花园。

 ***

 “原来是这样,难怪小灵今天会看着他们发呆。”安雪儿摇头晃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别管他们了,你只要注意我就好了。”君圣天霸道地想占有她的一切。

 “哇!你占有真的很强耶!小灵告诉我天蝎座的男生都有强烈的占有,看来果真没错。”

 那个徐小灵真是唯恐天下不,看来他必须催促白慕轩加把劲,把这个难搞的女人到手,好让他的小雪儿不被污染太深。

 “我喜欢你,当然会想要霸占你的时间。如果不喜欢你,我连你是男是女都懒得看清楚。”

 “哦?”“等你再长大一点,就会明白了。”

 “人家跟你同年耶!”安雪儿不地发出小小声的抗议。为什么大家都把她当成Baby一样?

 “是,你外表十八岁,身材二十岁,但心智却只有九岁,还小你弟弟一岁。哈哈!”君圣天调侃着。

 “君圣天!我不理你了啦!老是欺负人家。”她娇怒地拿起餐盒要走人。

 “雪儿小宝贝,我怎会舍得欺负你呢?打是情骂是爱嘛!”君圣天慵懒但快速地抓住她的餐盒不让她走。

 “你放手啦!”

 安雪儿跟君圣天拔河,就在一阵拉扯中,一叠信件从她装着餐盒的袋子掉出来。

 “这是什么?”君圣天皱起眉头,蹲下身捡起散落一地的信。哼!想也知道是情书。那些不知死活的浑小子,竟敢打他雪儿的主意?

 “这没什么啦!普通的问候信函而已。”她正经八百地解释,其实她从没看过自己收到的信,回到家她小弟总会帮她解决掉那些信件。

 “是吗?”君圣天摆明了不信,挑起眉头“那就是说,不是很重要喔!”

 “是啊!应该没有什么大事吧!”安雪儿点点头。

 “那你不介意我打开过目一下吧?我很好奇他们想问候你什么呢!”

 安雪儿虽然觉得不妥,但君圣天是她的男友可以分享她的一切,所以只好点头答应。

 “好吧!”

 君圣天坐在草地上,随便挑一封信拆开。

 “亲爱的安雪儿同学,你是我心中最灿烂的一颗星星,也是那最温柔的月亮,更是照亮我生命的太阳。如果看不到你,我将失去星星月亮太阳,过着暗无天的悲惨日子。虽然你现在已有了选择,但我仍会痴心地等待着你,直到外星人攻打地球,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也不会改变我的执着。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我才是最爱你的人。放弃你身边那一个,快快投入我的怀抱吧!我会永远等着你的,爱你的王大明。”

 君圣天越念脸越臭,他受不了这些男生痴人说梦话。

 “这就是你所谓的问候信?”他扬了扬手中的信看向她。

 “哇!王大明好痴情喔!可是我已经有了你,不可能会喜欢他的。我要赶快叫王小明劝他哥哥死心。”安雪儿的表情由苦恼变成救世主的模样,双手合十地说道。

 他好笑地看着她正经的模样,随手再拆开一封信。

 “给我至爱的雪儿。明明知道你已盲目地被恶人所骗,但我还是深深爱着你,我知道你一定是不得已,才勉强跟他在一起的。每当看到你们的身影双双走过,我的心就非常疼痛,像被打了针一样。”

 他念到这儿。忍不住大笑出声。

 “哈!这个人在耍宝啊!痛得像打针?那可真难为他了,哈哈!”

 “天。”她有点窘地唤他,希望他不要再念了。

 但君圣天可不错过这封令他开怀大笑的情书,不,笑话大全还差不多。

 “我是如此地爱着你,每天三餐饭前饭后,都要看着你的照片,不然会食不振、消化不良。每晚读书时我也要看着你不然会失去光亮无法读书。上帝说女人是男人的一肋骨做成的,我有感觉你就是我的肋骨。雪儿,请你做我的肋骨吧!如果你不答应,那我不如死了算了。请你在放学前回复我,不然就去社会版看我,等你喔!等我想到怎么死最凄美、最不痛时,会再飞鸽传书通知你。爱你哟!”

 “他…会不会真的想不开啊?”安雪儿的小脸充了担心的神色。

 “你放心吧!他都说他很怕痛了,不会有勇气自杀的啦!”君圣天凉凉地说道。

 “可是…”

 “不用可是了,如果他真的要死了,不是说会再通知你吗?等真的收到一只鸽子再来担心吧!来,别影响我的食了,今天吃些什么?”

 “妈咪说我们今天要出去玩不能早点睡,所以特地为我们调配了…”安雪儿像个小媳妇似的转过身,忙碌地打开餐盒准备他们的午餐。一边还用她清脆的嗓音,叨絮地说着今天的午餐功效。君圣天背着她,利落地将那叠信三分线进远方的垃圾桶里,干净不留痕迹。他将手枕在后脑勺,靠上身后的大树,看着安雪儿忙得乐在其中的样子。

 突然觉得有股幸福的感觉,充了他的心房。呵--他可爱的小女人。

 ***

 晚上六点五十分,君圣天提前来到安家按了门铃,不一会儿,一名女佣来开门请他入内。

 君圣天有礼地先去安家用餐的小厅,向安家人问好寒暄一番后,才回到客厅等安雪儿。

 “当当当当当当当--”客厅豪华的大钟响了七声。

 安雪儿飞也似地从楼上跑下来,穿着白色小洋装的她在奔跑时,裙子随之飘动像波一般,还出了修长白的小腿,让君圣天情不自了一口口水。

 “雪儿,你好漂亮。”他绅士地举起她的手亲吻一下。

 “谢谢!”安雪儿娇滴滴地道谢,清楚地从他的眼里读到了赞赏。

 “我们走吧!”

 “嗯!”他们先向家人道别后才出门离去。

 君圣天急切地带着安雪儿到他的跑车,替她开了车门等她人坐后,随即快速走到另一边坐进驾驶座。

 一进到车里他并没有马上发动车子,反而伸手替她系上安全带,系完了,大手则停在她的大腿上。

 “雪儿,你好美。”他着地凝视着小人儿,一手抚上她闭月羞花的小脸,一手缓缓隔着裙子抚摸她的膝盖和大腿。

 “天,我们不是要走了吗?”安雪儿有点地抬起头,望向眼前刚毅的俊脸。

 “嗯!等一下,先让我做一件看到你之后就好想做件事。”他倏地靠近可人儿,把她抱进怀里。

 安雪儿觉得他要吻上她了,也很期待地抬起脸来,小嘴微张,很人地闭上眼睛。谁知道君圣天并没有如预期地吻上她,反而把她的小脸进他肩膀,伸手把她头发后的一个发卷拿下。

 “雪儿,你忘记拿下这个了。”他带着压抑的笑,用手捧起她的小脸。

 “啊!”一看到发卷,她羞得恨不得钻个地跳下去,她竟然在这么美好的时刻出了大糗。

 哦!让她死了吧!她快速把脸埋进君圣天的膛,不想看到他带着浓浓笑意的眼睛。

 原来她今天为了配合有点低的细肩带小洋装,听从妈咪的建议把一头乌黑直顺的长发上发卷,卷成了妩媚成的大波。但当她一听到君圣天来了,就慌张地取下卷子,没想到,急忙中却忽略了一个。

 “好啦!雪儿,别不好意思了,只有我看到而已啊!”君圣天开始怀疑钟媚和安胜武刚刚出的贼笑。

 他把发卷丢向后座,再度伸手抬起她涨红的俏脸。

 “人家好丢脸喔!”安雪儿小力地捶了一下他的膛,她刚刚还觉得自己很美、很有气质呢!结果马上就出了个模。

 “不会啦!这才是我最爱的小迷糊,你今晚美得让我想把你绑架回家。”他爱怜地用鼻头磨蹭她的鼻子。

 “真的吗?”她开心地用手环抱住君圣天结实的

 “当然是真的,我口渴了,雪儿。”他的双手在她背上游移着。

 “那怎么办?”安雪儿眨眨晶亮的大眼。

 “我需要你的滋润。”说完,他准确地罩上红滟的小嘴。这才真的是他今晚哈了很久的事。

 滑溜的舌头等不及与丁香舌烈地品尝着她甜美的津。他用力地将柔美身子进自己的膛,感受到她的丰摩擦着他的肌,这感觉是那么美好。他的吻因而越来越狂野,舌头也吻遍她芬芳小嘴的内部。

 安雪儿气吁吁地任他索吻,他的吻有危险的魔法,让她情不自地轻颤,甚至想得到更多,她感的尖已经疼痛地坚硬凸起,随着他在背部使劲的爱抚,蓓蕾也履次摩擦着他的膛。

 “啊…天…”她忍不住娇出声。

 君圣天被她的声音唤醒,停了下来靠在她纤细的肩膀上,如果他再不住手,恐怕会克制不住,就在车里要了她。

 安雪儿一脸意犹未尽地偎着他,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停下来。她很喜欢他的吻呢!

 “我们走吧!”他放开她发动车子,一下子,跑车就像颗子弹消失在夜里。

 ***

 “哎呀!怎么这样就没了呢?”惋惜的声音从阳台传来。

 两个一大一小的身影,趴在阳台上,拿着高倍望远镜,没好戏看地发出叹息声。

 “我们走吧!别被你爹发现了。”钟媚机警地瞄了腊四方。

 “娘,君大哥好像很猴急耶!你不怕‘小妹’被吃了吗?”

 “加果他们真的做了,那我还可以教雪儿几招驭夫术呢!”

 “驭夫术?”安胜武不太苟同地挑起眉头。

 “对啊!这样雪儿才可以把君圣天吃得死死的。”钟媚咬牙切齿地边说边手。

 “就像你对爹做的吗?”在瞟到父亲的身影后,安胜武坏坏地询问他娘。

 “没错、没错,你看你爹不是对我言听计从吗?我当初…”正想提当年勇的钟媚在听到丈夫的声音后,马上收声装模作样。

 “媚儿,你和小武在这儿做什么?晚餐都还没吃完呢!”安学贤带着纵容的表情走向他们。

 “我们在看星星研究一下星座。”安胜武脑筋动得很快,马上编出一个借口。

 “是吗?那你们研究出什么了吗?”

 “目前还没结果,爹,孩儿先行下楼吃饭了。”狡猾的安胜武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马上开溜。

 “媚儿,你又调皮呶!”安学贤走到阳台边,搂住娇子的小蛮

 “人家哪有!”钟媚把手绕上丈大的后颈,抬起丽的脸撒娇。

 “真的没有?”他的吻轻轻落在子脸上,温柔地啄吻她的额头、鼻子、脸颊、下巴,就是避开她微张等着他滋润的丰

 “好嘛!人家只是关心雪儿,你别逗人家了,快啦!”她嘟起嘴示意丈夫亲她。

 “呵呵…”看到娇等不及的模样,他觉得自己的驭术才了得呢!

 安学贤突地笑不出来,因为他急的娇已经主动拉低他的头,火热地吻上他。

 秋末冬初的夜晚,他们一点也不觉凉意地在阳台亲热了起来,又是一对令人脸红心跳的爱侣。

 ***

 “啊…嗯…”睡梦中的安雪儿微皱眉头,不断地发出娇,她双手抓紧了单,脚指头也弯曲了起来,像是承受不了什么似的。

 “不要了--”她不自觉地弓起了身子,小脸开始冒出细汗,不断地吃语。

 很显然的,她正作着一个令她发热的梦,梦中一名陌生男子,烈地和她绵了一遍又一遍,就像之前梦到的一样。

 “啊!”她突然尖叫出声,随后整个人像化作一摊水似的瘫软在上,但过不了多久,她又开始呻起来。

 “啊…不行了…”

 梦里,一个男人跪坐在上,强壮有力的一手,肌绷紧地从后勾住安她的部下方,另一只手则越过她的大腿着他俩合之处。

 安雪儿背对着,小几乎是无力地坐在他大腿上,身体随着他不停往上的顶起而上下晃动着。

 她双手紧紧攀附着他横在她下的手,感觉自己的爱徐徐地往下,沾了他的鼠蹊部与大腿。

 他的撞击是如此有力,像是太久没得发,迫不及待地强迫她与他爱。

 安雪儿地感受他在她体内快速的进出,每一次的出与刺入,都带给她酥麻热烫的感觉。男子的下身仍不住地往上顶,巨大的坚无情地在她瓣之间磨进磨出,彻底地享受紧缩温暖的花径带给他的销魂快

 不断地冲刺,让她全身的快达到了巅峰,就快要小小的死亡了。

 “我…,我受不了了…”被他撞击得大起大落的安雪儿,根本无法好好说完一句话。

 “你可以的!”低沉感的男声霸道地传来。

 他加快速度,双臂有力地抱住娇躯移动,以配合他狂暴的顶刺。

 终于,他在最后一个有力的撞击中,将他热烫的种子全数进花径深处。

 安雪儿的身躯早已疲软,要不是他的手臂支撑着她,早就滑到上去了。

 就在她要跌入梦乡之际,他用力地扳开她的膝盖再度进她体内。

 “啊!你…”她受不了地尖喊出声。他怎么又来了?

 “你今晚别想睡了!”男人霸道地继续展开律动,傲人的硕大牢牢充住她的下体,野蛮地侵袭娇小的她。

 安雪儿无法反抗地摊开双腿,任凭他肆无忌惮侵袭细致的私处。

 他的汗水纷纷冒出,落到她白的身躯上,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着动人的光亮。

 安雪儿突然想看清他的模样,她伸出手捧住他的脸,但双手只能无力地伸到一半又落回上。

 “我想看你。”她娇声发出请求。

 他微微俯低身子,但背着月光的脸孔一片阴暗,她用本看不清他的模样。

 她想再伸手抚摸他的脸,但他却突然加快冲刺的速度,炽热的硕大狠狠挤入小小的花径又快速地出,一遍又一遍将快累积推高。

 “啊--”安雪儿小手扯住被单,承受不了扭着身躯。

 男子飞快驰骋着底下的娇躯,突地,他一手抬起她的背部让他俩身体密密地贴着,着的享受丰摩擦着他结实肌的滋味,两人凸起的尖互相厮磨着彼此。

 他做着最后冲刺,加大律动的弧度,每次进都直冲她的最深处。

 安雪儿的甬道烈收缩,双手紧紧扯住单,脚指头受不了地曲起,全身开始痉挛,随即她再也受不了,尖叫一声昏过去。

 在她身上的男子不理她早已昏去,继续暴地进出那收缩的小,像是对着一具充气娃娃,在几次强劲的冲刺后,终于在花径深处颤抖地情的种子。

 “啊…”他吐出一声足的叹息,随即倒在安雪儿身上。
上章 爱情雪色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