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情雪色 下章
第二章
安雪儿背着书包,手提着装君圣天外套的纸袋,往游泳社走去。到了更衣室冲凉换上保守的一件式套头游衣后,她快步走向社员们集合做体的地方。

 一路上她总是害羞地响应大家的问候,想当然,身穿泳衣的她曲线毕,肯定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各位社员大家好,好久不见…”游泳社社长张健,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堆开场白“今天我们很荣幸,

 能请到去年高中杯游泳赛冠军,君圣天学长来做我们的荣誉顾问。请大家以热烈的掌声君学长。”说到

 最后,趁着社员们还没无聊地想去撞墙自我了断时,他才请出了穿着黑色游的君圣天。

 伴随着君圣天出现的是热烈的鼓掌声,和女生们的气声。

 他晒得均匀的古铜色肌肤被水珠衬托得闪闪发亮,高大优雅的身躯仿沸充了力量和信心,踏起步来是那么的从容不迫,那做人的腹肌也让一班女生们口水到泳池去,而最吸引人的,不外乎是他那很阳光又有点玩世不恭的俊脸了。

 安雪儿不敢相信他们的第二次碰面,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看着前方的君圣天,眼睛瞪得大大的,心跳开始加速,她觉得自己的脸颊好烫。她可以肯定,自己的脸现在一定红透了!

 安雪儿开始祈祷挡在她前面的一群社员能遮住她,她实在不想在穿得那么少的时候和他碰面。天啊!,救救她吧!

 可惜老天爷没听见她的祈祷,她的希望在君圣天拿着浴巾向她走过来时破灭了。

 “雪儿,你怎么穿那么少?”君圣天不悦地看着出的白肌肤。瞧见在场的男生们各个像狼似的,偷偷注意着她曼妙的身材,他心底就马上升起一把无明火,她的美丽身体只有他能欣赏。

 一个箭步奔到安雪儿身前,他用浴巾将她牢牢包住。

 “你在做什么啊!放开我。”安雪儿想挣脱他包在她身上的浴巾,无奈君圣天手劲很大,将那条特大浴巾牢牢地固定住,让她动弹不得。

 “雪儿,你是我的女朋友,身体当然只有我能看。”他愤愤地说。

 “你小声点,我才不是你的女朋友,你不要说,大家会误会的。”她被包得像粽子一样,而众人的眼光则一瞬也不瞬地盯着眼前这一对俊男美女。

 感觉到众人好奇的眼光,君圣天不耐地一把打横抱起安雪儿。“啊!放我下来啦!”她又羞又怒地喊叫,但一点也影响不了君圣天的动作“社长,救我,你快阻止他。”她在君圣天抱着她越过张健时,赶紧求救。

 “嘿嘿!安雪儿,我很了解你们之间的情况啦!你就不要再为难君学长了,以后君学长会做你的私人教练,你就乖乖听他的话吧!”说完,张健回头试图引回大家的注意力,让社团活动顺利进行“各位同学请注意,跟着我做暖身运动…”

 其实他的心早已被君圣天收买了,君圣天是他最崇拜的游泳明星。

 “社长你…”安雪儿不敢相信社长竟然会帮君圣天说话,他不是每天都写信问候她的吗?为什么此刻他会弃她不顾?“好兄弟,有空再和你切磋一下泳技。”君圣天开心地对张健说道,他的脚则是一刻也不停地往更衣室走去。

 “谢谢学长,我会全力以赴的。各位同学,暖身运动预备--起!”张健很高兴地带领社员做体

 ***

 一路上,安雪儿只能做着无谓的挣扎,她的小脸已冒出了细汗,而君圣天则是快步地抱着她进入更衣室。

 到了女子更衣室后,他放下她,并扯掉她身上的浴巾。

 “好了,我的小雪儿,现在只有我们俩了,你可以尽情展你的娇躯了。”他双眼发亮,浏览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狼!”她被他看得心慌意,转身就往门口跑去,然而小手才握到手把,另一只手马上从身后握住了她的,并顺势锁上了门。

 “你要做什么?”安雪儿被有力的大手转过身,面对着他。

 他懒洋洋地勾起了一个笑。

 “小雪儿,自从昨天分手后,我就不停地想着你在我怀里娇羞可人的模样,难道你一点也没想过我?”他用食指勾起那粉的小脸,放肆地望进她眼里。

 “我…我又不认识你,怎么可能会想你呢?”安雪儿结结巴巴地说着违心之论,君圣天的身影,其实一刻也不曾离开过她的小脑袋。

 “小雪儿,是不是昨天我留给你的印象不够深刻呢?我看,我要好好加深你的记忆才行了。”君圣天边说边低头,想要吻上想了一整夜的柔软双

 安雪儿机警地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一个不小心又被他占了便宜。

 “哈哈!雪儿,你的运动细胞可真好。”看着一脸防备,紧紧捂住小嘴的小人儿,他的眼光充溺爱。

 她一点也不松懈地盯着君圣天,提防他有任何不轨的动作。

 “好啦、好啦!除非你说要,不然我不会吻你,这样可以了吧?请你放开我亲爱的小嘴。”

 安雪儿狐疑地看着他。他是说真的吗?

 “我以人格担保,不然我以我的小弟弟担保好了。”他做出童子军的手势,努力想取得佳人的信任。

 终于,她慢慢放下双手“如果你敢说话不算活,会…会…”她想要说些吓人的话,但可真难倒了一向温柔的她。

 “会怎样?出车祸好了!”君圣天知道温柔敦厚的地,想不出什么点子,所以给她建议。

 “不、不,车祸太严重了。”她马上否决这个点子“这样吧!如果你偷亲我,那你嘴上会长痘痘。”她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这个点子,还一脸愉悦地看着君圣天,等着他的响应。

 痘子?长在嘴上?君圣天光想就觉得恶心,但反正他山人自有妙计,根本不用怕会发生什么后果。

 “没问题,都听你的。”

 “真的吗?太好了。”安雪儿很开心他接受了自己的提议。

 咦?她干吗为了这种事情高兴?他可是当着众人的面绑架她耶!

 “我想走了。”她用哀求的眼神望着君圣天,希望他能让她离开。

 “昨天的事都不能让你想起我了,如果现在就放你走,那岂不是让你忘了地球上还有我这个人存在?”

 “那你想怎么样嘛!”

 “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想看看我留在你身上的记号是否还在。”他说着,伸手就想拉下安雪儿泳衣前面的拉链。

 安雪儿穿的是一件,包住她柔美颈项的黑色连身式泳衣,泳衣的拉链成一直线从颈子延伸到她三角地带的上方。

 “住手!你不可以。”她阻止他拉住拉链的大手。

 君圣天一手掌握住她滑的双手,将其固定在上方,屏住呼吸看着随着拉链下滑而出的赤娇躯,那黑与白的对衬刺着他的视觉。

 “停止,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安雪儿着急地扭动身子,想摆他的控制。

 君圣天一手将泳衣往两旁拨开,让她的丰完全蹦跳出来。

 “哦…我的雪儿”他沙哑地喊着她的名,被眼前的美景刺得口干舌燥。

 “放开我!不要欺负我。”她急得快哭出来,但君圣天却心意不改地快速低头吻上她的丰盈。

 他先是伸舌她的部,接着再轻刺稚尖,而他恶的大手则用力地捏着另一边房,很快的,安雪儿的头被他刺得凸起,像颗小红莓一样人采撷。

 君圣天看着她丰的美丽变化,觉得自己的下体也开始难耐地坚硬起来。他往上吻住还留有淡淡吻痕的颈项,用力着自己留下的,一个又一个的爱痕。安雪儿觉得全身开始酥麻,面对这样伟岸男子的挑逗,就算是圣女也得投降了。

 “啊--你可恶!你嘴巴会长痘痘!”

 “小雪儿,我可是遵守诺言没有亲吻你的小嘴呢!”

 她还想做最后的挣扎,谁知此举竟引得君圣天低头用力住她的尖。他像是饥肠辘辘的婴儿,对着她扮尖又啃又咬,惹得她全身无力,只能任他恣意玩

 “嗯--啊”

 君圣天察觉了她的反应,放开夹住她的手,引导她软绵的柔荑环住他的颈项,然后用双手捧起她沉重的丰,使力地挤捏。双开始肿尖硬得像小石子,她被他疯狂的力道得疼痛又舒服,耳际不断传来自己发出的暧昧呻声。

 “啊…啊…”感觉到自己不停上升的火,君圣天凶猛地垂首,含住还闪着他唾的尖头,放肆地咬,想要藉此缓和自己快爆发的望。他爱不释手地抚过她的身子,惹得安雪儿轻额不已,缓慢地将手伸进泳衣底部,梳过她携曲的浓密,坚定地覆上她已出爱的花

 他手指轻轻分开两片花,沾取了指的爱,利用滑的体在她的私处画圈,引得她双腿发较快站不住。

 “你已经透了,我的小宝贝。”君圣天足地在花瓣上探捏着。“放开…你不能这样。”安雪儿害怕他毫不控制的念,她觉得自己好像快被他吃下去了。

 “不,你也想要的,你的小花已经那么,在等我进入。”他霸道地说,修长的中指顺着滑的花入紧缩的花径。

 “啊!你出来,好痛!”安雪儿惊慌失,感受到他的手指撑开了紧密的下体。

 君圣天不理会她的呼喊,开始规律地动指头。

 她很惊讶,虽然下体被撑大,但不适已慢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下腹那股因为望得不到足而疼痛的感觉。

 她整个人酥软地靠在他身上,觉得自己下面好羞人地随着他的动,而不停分泌出她不熟悉的体,是那么热。

 看着佳人闭月羞花的小脸,粉的小嘴也微启地发出人娇,他像是被火照般红光面。君圣天加快速度手指,刺得更深、更用力,想要让她攀上更高的喜悦。

 “嗯--啊--停,我不要了!”安雪儿觉得自己快要融化了,感的花瓣因他每次有力的摩擦而充血疼痛着,她承受不了太多情而皱起眉头,就快要达到最高点了。

 君圣天着地亵着她美丽的身子,他加入食指,再撑开那极富弹紧信道,快速地戮刺着双指。

 她的下体完完全全地包住了双指,感觉是那么充实“哦…我受不了了…”再这么下去,就要昏倒。

 “叫我天,我的雪儿。”君圣天一手抓住安雪儿的细,将她拉近他的身子,手指仍不断地在她的甬道刺入。

 “啊--天…饶了我吧!我不行了!”承受不了他狂猛的需求,她的下体已开始强烈收缩。

 “再一会儿,你可以的…”在不断收缩的花径是加强速度进出,他用力地入紧窒的甬道后,再在紧缩的花径里旋转着双指,摩擦花壁上不同的感点,然后快速出。

 就这样持续多次的入、旋转、离,让安雪儿的私处涌出大量了他的手掌及她的瓣,也将安雪儿推上了高

 “啊!”私处开始强劲痉挛,她再也受不了地尖叫出声,倒进君圣天的怀抱。

 像是躺在一片软绵绵的白云上,她觉得好轻松、好累、好想睡觉…

 ***

 下身痛的君圣天在足了安雪儿之后,抱起她,让她横躺在长板凳上休息,并细心地替她盖上特大号的浴巾,然后才进入冲水间,想借着冷水安抚那得不到发而疼痛的起。

 他多么想用坚硬冲入那紧的花径,占有她的纯真,但他知道还不是时候,他不想吓跑他等候已久的娃娃新娘。

 从有记忆以来,他就常常梦到一个身着古代服饰的小美人,总是和他形影不离,他们俩时常依偎一起,甜蜜地互诉情衷。

 他放纵自己的霸道及温柔爱着她,而她总是含羞带怯地接收他给予的一切。她那青涩的笑容是那么的吸引人,让他每每都想深深地占有她的全部。

 梦境是如此真,他开始相信这是前世所发生的事,然而他却不知道这个让自己魂牵梦索的小女子身在何处。直到一年前他在报纸上看到了安雪儿的照片,他才明白,原来她真的存在。

 兰馨高中的校花选举,吸引了大批媒体前去采访,但媒体感兴趣的,不单是因为安雪儿是大名鼎鼎的安氏集团总裁的独生女,还因为她倾城的容颜。

 说实在的,光是她的美貌,就可让一票男记者自愿跑新闻。

 她害羞的微笑依然动人,跟他在梦里看到的一模一样,他相信雪儿就是他上辈子的爱人!于是他开始调查她的一切。

 收买曾在她家里工作过的佣人,及她的同学、朋友们,套出她从小到大的事迹,并用他身为世界闻名的君主跨国集团总裁二公子的雄厚资源,调查关于安雪儿的所有事情。

 而这也是他去年会参加游泳竞赛的原因,为了往后可以更方便接触安雪儿,运动健将的他,在前一所学校破天荒地点头答应参加竞赛,乐坏了打他主意,又碍于他惊人家世的校方。

 果然君圣天不负众望地夺魁,而且更顺利的是,兰馨高中游泳社社长张健在他转学过来后,因为游泳社缺少教练,立即邀请他当顾问。其实,就算张健不邀请他,他也会施给校方,让他有权名正言顺地在游泳社里指导社员。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接下来就是他努力夺得佳人芳心的时候了。

 ***

 “什么?他亲了你?我是不是听错了?”徐小灵不敢相信安雪儿被君圣天夺去了初吻,她瞬间提高音量,让电话彼端的安雪儿,马上把电话筒拿离她可怜的小耳朵。

 “我有试着推开他,但他都不为所动。”安雪儿很委屈,她把初次跟君圣天碰面的情形大约告诉了徐小灵,当然,情的画面就“儿童不宜”地点到为止。

 “天啊!我是不是在做梦?有同学告诉我,游泳社来了一位帅哥转学生做你们的顾问,这个顾问就叫君圣天,不会正巧就是亲了你的狼先生吧?”才开学两

 天,君圣天就以他出色的外表成了兰馨高中的风云人物,女学生们在得知他加入游泳社后,便争先恐后地报名想进入游泳社,以便近水楼台先得君。

 “就是他啦!”安雪儿羞赧地回答,她想告诉好友所有的事,让好友帮忙给个意见,但发生过的事对她来说,是那么的难以启齿。

 “那他没有乘机吃你豆腐吧?”

 “嗯…泳池旁有很多人啊…”“好啦!那就是他无机可趁罗!”徐小灵受不了安雪儿说话慢,直接打断她的话。

 “不是啦!他嫌我穿太,就当着大家的面,抱人家到更衣室啦!”安雪儿不好意思地快速说完真正的情节。

 “哇!真带种。没有人阻止他吗?你那一票仰慕者呢?”太?她还觉得包太多呢!

 “嗯…”“哎哟!至少你们社长应该有所表示吧!”徐小灵的急子遇上了呆头鹅的安雪儿,真是越来越沉不住气。

 “社长他好像很崇拜君学长,他还帮君学长让我们快点离开。好丢人喔!怎么办?”

 “他似乎很中意你,那你呢?”发生这样的事,依雪儿的个性应该会哭哭啼啼地哀悼自己不幸被夺的初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副好像在跟男朋友呕气的小女人。

 “我…我不知道。”

 “你讨厌他吗?”

 “好像不会耶!”

 “那你喜欢他吗?”

 “我还不太认识他,而且他好霸道,都不听人家说话,故意让大家误会我们的关系。要人家做他女朋友,应该要先追求人家的嘛!”安雪儿说了一堆言不及义的小抱怨。

 “等等!安雪儿同学,是我耳朵有问题,还是你脑袋坏了?他不是非礼你的恶徒吗?怎么你都不生他的气呢?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听起来像个小花痴在抱怨男朋友啊?”徐小灵终于忍不住,把这个疑惑问出来了。

 “小花痴?我有吗?”

 “有,当然有,你是不是也上他了?”

 “怎样叫做呢?”安雪儿发挥好奇宝宝的精神,想清她对君圣天的感觉。

 “这个嘛…就好像恋明星一样,会想要收集一大堆偶像的东西罗!”

 “就像我都有收集快餐店儿童餐的玩具一样吗?”

 “哎呀!被你打败了,那些玩具是死的,我说的是人,活生生的男人。”徐小灵很惊讶好友的爱情智商会低到这种程度。

 “就像当你看不到他的时候会一直想起他,看到了他又会小鹿撞。”

 “哦!那我好像是上他了耶!怎么办?”安雪儿对第一次有了爱慕的对象而手足无措。

 “我的祖啊!我也是黄花闺女一个,你就算喊天灵灵地灵灵,我徐小灵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她也很无奈。

 “那你想,他对我是认真的吗?”

 “在还没亲眼看到他以前,我也无法肯定。不过身为你这个保护级动物的最佳损友,我当然要提供一点意见,免得你胡里糊涂就被他生活剥了。”

 “我才认识他两天就喜欢上他,是不是很不矜持呢?”安雪儿皱着眉头说,关于君圣天的事发生得太快。大戏剧化,让她手忙脚不知如何应对。

 “喜欢上一个人需要的时间,可以是一个月、一天、一个小时甚至是一分或一秒钟。你不必担心自己不够矜持,当爱情来了谁也挡不住。”

 “那我下次再见到他,要怎么做比较好?”

 “顺其自然吧!不过你不能让他再吻你了。”

 “嗯!”安雪儿应了声,但她心里想的是,君圣天都做过比亲吻还过分一百倍的事了,她阻止得了他吗?

 “你可以要求他照着正常的追求程序来追求你。”

 “什么是正常的追求程序?”

 “正常的追求程序就是…”徐小灵开始滔滔不绝地描述。

 ***

 “安雪儿,你认识教室外面那个男生吗?他注意你好久了说。”坐在安雪儿前面身材魁梧,却有张娃娃脸的王小明,上课时常不专心四处瞄,才会看到教室外有一个大帅哥目不转睛地盯着安雪儿。他趁老师转身写板书时掉过头来,跟她说悄悄话。

 “咦?谁?”安雪儿不明所以地转头向外看去,倏地她又转回头,专心地看着黑板前的老师。

 天啊!他怎么会在这里?

 轻松写意的君圣天随意靠在墙上,眼神专注地望着安雪儿,仿佛他的世界里只剩她和他,再也没有其他人。

 方才捕捉到安雪儿的眼光,他嘴边浮现了一丝微笑,还坏坏地对她眨眨眼,吓得小人儿马上掉头正襟危坐。

 “我的小雪儿,你再也逃不了了!”君圣天像猎人注视美味的猎物般,凝视着小脸已然羞红的安雪儿,似乎正在思考着要如何捕捉最珍贵的猎物。

 而被当成猎物的安雪儿,因为他大胆的注视而脸红心跳,昨晚她跟徐小灵讨论到半夜才把所有的恋爱程序写下来,并修改了许多次才定案。

 她趁着现在,快速做着心理建设,期望在面对君圣天时,能够大胆提出保她安全的恋爱程序。

 徐小灵也注意到了这个一直盯着好友看的俊逸男子,看到好友一反常态地没对看她的男生,使出客气优雅的笑容,反而快速掉头还脸红。她马上确定站在外头的酷男,就是鼎鼎大名的君圣天了。

 好不容易捱到下课,徐小灵一晃眼就冲到安雪儿面前,迫不及待地想帮她加油打气兼壮胆。

 “雪儿,想不到你有眼光的嘛!外面那个就是让我们伤透脑筋的君大帅哥了吧!”她一脸兴味地说,目光也向门外的君圣天,他似乎很不她延迟了安雪儿下课的时间。

 “就是他,等一下你陪我出去喔!”安雪儿求救地望着徐小灵。

 “没问题,不过你小抄记得带着啊!”“有的、有的,我还背了好几遍呢!”

 “我看我们还是快点出去吧!你的阿娜答快用眼光将我凌迟死了。他占有很强,你可得小心点喔!”

 “再多待一会儿嘛!”安雪儿企图拖延时间。

 “去去去!你想做一辈子的小乌啊!有我在怕什么?”徐小灵有点心虚地大声讲,边说还边把好友拉往门口。她可不想因为帮忙雪儿而惨遭某人的报复,还是赶快把小绵羊推入虎口看好戏吧!
上章 爱情雪色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