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金融乡趣 下章
第十五章
节刚过,周夫人就力主文泉和周媛在三八举行了婚礼;有钱人家好办事,文泉事不管就当了个风光的新郎;周媛的闺房改作了新房。

 因为年初的工作会议决定今年在全省选部分网点试行计算机储蓄,文泉和他的兵们就忙得不亦乐乎,月只过了个“周”就上班了。科技处的几个男青年都是张处长陪文泉亲自挑选的兵强将,他再走进办公室时,设备和网点的两个选择草案已放在桌上等他做最后决择。

 午饭时他把问题提出来:“爸,设备和网点的草案已经有了,我应该都亲自去看看才好作决定,可…”他看了周媛一眼。

 “舍不得?问问你妈,我们结婚时在一起过了多久?你现在应该是工作第一;年青人,日子长着呢。”程行长对他这段时期的工作很满意“你现在一要抓人心,要有一批总觉得欠了你人情的中,下层部基础;二要会控权,该放的要放,该抓的要抓;这就要会抓重点,让人时刻意识到你这个处长的存在,但又不能事必亲躬。前段时间你做的不错,要继续发扬光大,不要被小家庭束缚了手脚,该做啥就去作啥。”

 “就是!没你的时候我不也长这么大了,真是!”周媛爱死这“小弟丈夫”

 了,只要他能成大事,她愿意作任何牺牲。

 “我还要嘱咐你一下,选择,购买设备时,你一定要注意廉洁;总行有精神,吃点,喝点可以,拿点就不行了;你记住,我们不缺钱花,你阿姨那边媛媛会贴补她们,你不用考虑钱的事;你还年轻,廉洁也是首先要注意的。”程行长最担心他的见识不够,被金弹打倒。

 “您放心,我不贪。只是下面行有时也会意思意思,那让我有些为难。”

 “本系统礼节的表示是无所谓的,大家都有。”

 H中支的黄行长带着科技科钟彬科长来接文泉夫妇回家度月,顺便请文泉检查一下他们的筹备工作,程行长没让周媛同行:“工作就是工作,才从老家回来,媛媛又跟去算啥?”

 他们的工作做得很一般,钟彬是地区经委主任的女儿,做其它工作也许还行,到科技科她就外行了;文泉没和她较真,在中支只呆了一天,便提出到几个支行去看看,城关支行不用看,钟彬便陪他驱车C县。在C城宾馆安排的午宴从十一点吃到一点才结束,钟彬和那个支行的许行长是两只“酒漏子”文泉被灌了八两多剑南;钟彬让文处长中午休息,下午三点听汇报。

 钟彬和文泉住进宾馆仅有的两间门对门的豪华套间;支行的人都走了,钟彬却没回自己房间;看着她溢的脸,文泉心中有数:“钟科长不去歇会儿?”

 “新婚之际就把您拉出来,我咋也得陪陪您啊。”钟彬娇媚地说了句怎么理解都行的话。

 文泉也给她个怎么理解都行的眼神后走进里间,钟彬跟进来从后面拦抱住他,脸贴在他背上:“只要您不拒绝,我不会让您守空。”文泉走到边转身赞许地看着她,还是没吭声。

 钟彬下文泉的衣服让他躺下,把衣服挂妥又迅速地剥光自己,她的身材不如蔡感,更没有周媛紧凑鲜;但小腹以下却很可观,埠看上去相当肥腻,包子一样鼓着,中间长着不多的一撮下面的“玫瑰”就“开”在埠的中下部,两片肥厚得象人耳朵,三角洲收缩于下端。

 她爬上就一头埋入文泉裆下,一手托着文泉的曩将已开始起的巴含住,用舌头头;文泉舒服得吐出一口气,伸手入她裆里捂住她奇异的“花朵”玩,肥厚的里的蒂居然只有黄豆大。

 钟彬把已完全起的坚雪糕一样一遍后掉转头问他:“您喜欢在上

 面还是下面?”

 文泉翻身将她在身下,几乎在他不经意间坚已捅进朝天开放的“花蕊”

 里,她的花道里似乎也肥腻得拥挤不堪,他还没动就被裹得非常舒服了;文泉双手入她背下抱紧就开始动作。钟彬也双手环抱上他的背。

 等文泉累得动作慢下来时钟彬的手移到他的股上:“文处长,您歇会儿,让我来服侍您。”话音未落,花道里就波涛汹涌,滚滚一阵阵着他的坚,比阿姨和蔡时给他的感觉都要好不知多少倍;他握住她的两只房:“你这玩易儿还真是个宝呢。”

 “文处长见多识广,要没点绝活,我哪敢在您面前献丑。我知道我的工作做得不咋样,可您没批评我,还猛肯定成绩,我只好拿这破身子让您尝尝。晚上我再找一小姑娘来陪您。”钟彬说话时下身的动静就减弱了。

 “那可别,和你就已经很过分了;我也不喜欢小姐;不卫生,也不安全。”

 文泉下身。

 “咋敢找来污您,是我一小妹,我把她领来您只管玩就是。等下再说,让我好好伺候您吧。”钟彬又摒息开动。

 文泉不久就舒适得抱紧她达到高

 钟彬很会做人,马上爬起来替文泉擦洗净,又帮他把衣服穿好才给自己善后。她告诉文泉,男人很少能让她达到高,倒是女人很容易让她舒服;那个小妹也是她的伙伴,叫玫,十九岁,十六岁参加工作时就被她抓住了;没碰过男人,还算是处女,但处女膜被她抠破了,她每次到这儿来玫都要陪着过夜的。

 下午文泉见到了玫,好文静,好漂亮,整一个电影演员潘红第二;这样的美味都不尝的话,他还长啥用?晚饭后照例是跳舞,许行长留下三个年轻姑娘在包厢里陪他,出去时关了包厢里的壁灯,只剩下一闪一闪的小彩灯。

 文泉坐在沙发上暗惊许行长的大手笔之余不能不佩服其胆量之大,没等他仔细分析许行长所图何在时,一只小手伸过来:“请您跳舞。”文泉握住小手站起来时音乐变成舒缓的慢四,那两个姑娘也相拥着跳起来。

 小手灵蛇般攀向他肩头,他顺手搂住紧身衣裹着的纤随着音乐走动;苗条的身躯慢慢隈进他怀里,小手也爬向他颈后:“您太高了,您稍稍低下头好吗?”

 有啥不好的,文泉低头向她的脸贴去,双手用劲让她的小腹紧着开始变大的下身:“多大啦?”

 “十八。”

 “工作多久了?”文泉的手伸向她的股。

 “两年了。”

 “有男朋友吗?”文泉轻轻捏了捏紧绷的股。

 “没呢,调上来再说;许行长说把您陪好了就把我调到营业部来。”她微微扭动身子和文泉贴得更紧了。

 “咋才算把我陪好呢?”文泉双手在她股上摸。

 “让您高兴呗。”一只小手伸到背后将他的一只手入弹力

 这姑娘想调进营业部大概想疯了,文泉不客气地两只手都伸进弹力里,她居然没穿短!文泉一只手分兵向前在三角洲上探索;可惜舞曲太短了,短得他还没来得及抠进里就结束了;姑娘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放开他去选曲目。

 换了曲子也换了人,只是姿势没换;第二个姑娘大概见到他的手已经伸进前一个姑娘的子里摸过,才开始移动就将他的手子里:“许行长代过,要让您高兴,您想咋就咋吧;要了我都行。”

 “他对你咋说的?”文泉大吃一惊,但还是捏了捏紧绷的股。

 “我是县城人,去年参加工作时被分到乡下了。我好想调回来哦;上午我找许行长求情,本来都准备让他把我…,可他让我晚上来陪您;他说您是省里的大领导,只要您高兴了,让我回城只是一句话的事。我愿意今晚陪您一晚,求您让我回城。”姑娘都快哭出来了。

 “你家里人让你这么做吗?”文泉的手已爬到姑娘的腹股沟上,显然三个姑娘都是老许让给他的,他不玩,老许也不会放过她们。

 “我是孤儿,是大伯把我养大的。”姑娘的眼泪滴落在文泉的颈

 “孤儿”两字重重地击打在文泉的心头,他停住脚步出手搭上姑娘肩头:“当真?”

 “您可以去调查。她们俩都知道我三岁的时候就没了爹妈。”姑娘抬头泪眼汪汪地望着他。

 “不跳了,你们都来。”文泉说不清心中是个啥滋味,一股坐在沙发上“把灯都打开。”

 三个姑娘战战兢兢地站在他面前,不知他为啥突然就不高兴了。

 “都坐下,告诉我,许行长答应你啥了?”他指指最后那姑娘。

 三姑娘顺从地坐在他身边,最后那姑娘畏畏缩缩地说:“许行长答应我明年让我当储蓄所主任。”

 “你很想当这个主任吗?”

 “我前年从银行学校毕业,水平,能力都比她们强,为啥她们能当我不能当?

 还成天受她们的气,她们出了差错都不能说。不就是因为她们有关系嘛。”她颇有点愤愤不平。

 “我明天会和老许谈你们的事,如果你们确实有那个能力,我一定让你们如愿。今晚这舞就不跳了,我还有两个问题,你们可以不回答,但是回答就要说真话。你们今晚是不是都准备让我,让我你们的?”文泉顿了一下,干脆说白了,然后轮看着她们。

 “我愿意。”“我也愿意。”三个姑娘几乎异口同声。

 “那好,你们还是不是处女?”

 “是。”“是。”“我不是。”三人小声回答。最后那姑娘不是处女。

 “我对你们还有一个要求,以后不准为任何事出卖身体!我会对老许说不再让你们参与陪舞之类的事。告诉我你们的名字。”文泉无力地仰靠在沙发上,没了玩乐的心情。

 孤儿叫芬,另一处女叫翠,最后那个叫芳。

 文泉让芳把老许找来,告诉他自己身体不适,想回房休息。老许误会了他的意思:“让她们去陪您说说话?”

 “不用,我想单独呆着。”

 “那咋行?您在这时候来关心我们,要让您一人孤零零地呆着别人还不骂我呀!”

 “我一定要去陪陪您,我给您讲笑话;您赶我我都赖着不走。”芬似乎心有所感,大胆地抱住他的手臂话。

 “对!赶你你都别走,就让芬去陪你说笑话。”老许心急了些,没注意到翠已抱住文处长的另一只手臂。

 文泉不忍让芬难堪,又感觉到手肘已顶在翠的房上,赶紧出手臂站起来:“好吧,你和芬一起到我房里坐会儿。”

 文泉有意大声说话让钟彬知道他和许行长上来了,他们刚在沙发上坐下,钟彬就过来了:“文处长咋不跳舞了?”

 “你来得正好,我有件事要拜托你们二位。”文泉请钟彬坐下。

 “哎呀,啥事您吩咐就是,说啥拜托不拜托的。”钟彬在文泉对面坐下。

 “就是她。”文泉拍拍紧贴着自己的芬“我想请老许明天让她到支行储蓄股上班,你再尽快地把她调到我妈那儿去。我不想自己出面,你可以告诉黄行长是我的意思。五一我和媛媛回来时要让我们在我妈的办公室看到她。”文泉用周媛来暗示自己不是因为芬的体才让他们办这事。

 “小事一件。”

 “您放心好了。”

 科长,行长们都不笨,就算是文处长想把芬做二养起来他们也只会提供方便,何况他还亮出了“公主”的旗号。

 “防扩散,只能你们俩和老黄知道是我的意思。”文泉又向许行长代了翠和芳的事。

 送走唯唯诺诺的许行长,钟彬笑对文泉:“您可给了老许一个大好机会呀,他正愁没法和你家搭上关系呢。”

 “我来了,他就能找到机会,不是这样就是那样;你走了,他把我和三个美女关在包厢里,机会就在他手中了。”文泉一手握住芬的手一手搭上她的肩头将她搂住,暗示钟彬凡事不必回避芬。

 “你啥要抬出周小姐?行长,处长们在下面的这些事是很常见的。”

 “因为她和我家另有一段缘分。”文泉并不准备让钟彬知道他对芬是同病相怜。

 “便宜老许了,朱行长快到年龄了,他是呼声最高的接班人之一,可他在省分行没关系。”朱行长是中支的副行长,快六十了。

 “怪不得。”文泉心中有数了,两个处女呢!

 “你们聊吧,有事再叫我。”钟彬见芬娇羞地隈进文泉怀里,知趣地走了,替他将“请勿打扰”挂在门外。

 文泉的心情已从低谷走出,低头看着怀中的芬:“你的运气不错呢,老许居然不自己要了你。”

 “您要我吗?我愿意一辈子给您做情人。”芬抬头着文处长的目光。

 “我当然要你,但不是今天;也不要你守我一辈子,我会帮你找个好丈夫。”

 文泉拥着她走进里间,在把她调到阿姨办公室前他不会破她的身。

 芬很瘦,两腿细细的,埠和裆间都能见到骨头,埠下端只有浅浅的一撮黄,两片薄薄的似乎刚长出来般呈的粉红色,两排肋之上的房只比高兰的“鸭蛋”大一点点;整个一营养不良,发育迟缓的样子。被文泉剥光了仰躺在上后她主动张开双腿羞涩地看着他,一点都不紧张。

 文泉坐在边抚摸她:“你咋长的,这么瘦;我都有强幼女的感觉了。”

 “我真的十七岁了,您不知道孤儿活得多苦;上来我吧,我会养胖的。”

 芬握住他捏自己子的手。

 “以后你就不是孤儿了,我会照应你;我今天不你,过会儿你就走吧。”

 文泉摸裆部的手用中指抠进紧窄的道里,但听芬一声闷哼,他小心地穿过处女膜中间的小孔抠到底搅动。

 芬本来想说什么,张嘴却不自觉地呻起来:“啊…嗯…”文泉俯身吻住她微张的小嘴,舌头伸过去和手指一起在她上下两张“嘴”里搅和。

 文泉吻遍芬的全身时已快十点了,他把芬拉起来:“回去吧,明天老许会把你安排好的。”

 “我不走,您就今晚要了我吧。”芬抓住他的手不放。

 “听话,以后我会要你的,好好为我守住你的处女膜。”文泉很坚决地出手,要是今晚给她破了身,难保别人不她;再说他今晚的目标是玫。

 钟彬一丝不挂地开门进他:“来得正是时候,她正求我抠她呢。”

 玫也是一丝不挂地仰面朝天横躺在上,双脚落在地毯上,张开的大腿间确实已经充分润,间还挂着一丝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漾地望着他;玫的身材不比周媛差,尤其是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和一张红红的樱桃小嘴及两颗立在紧绷的房上的胭红色头更是周媛比不上的。
上章 金融乡趣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