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金融乡趣 下章
第十一章
高兰的部被捏得一阵疼痛,没想到马上就觉得裆里好舒服,比摸的舒服多了,他咋的?她回头看过去,呀!大哥在亲自己的宝贝!高兰心头一甜,有样学样地低头也亲向他的宝贝。头被一圈温暖包住,还有一团柔软在上面动。

 文泉知道引成功,可今晚不能多享受小姑娘的口,舌头便找到那粒米粒大的

 高兰如何受得住这般刺!一阵奇底漫向浑身,她不双腿一夹,股一抬,忙忙吐出嘴里的宝贝:“大哥,好。”

 文泉暗笑:“那咱们就不来这一步了。”

 “下一步是啥?”高兰不敢动。

 “你转过来吧。”

 高兰顺从地转过来,仍然在他身上。

 “下面该让咱们的宝贝亲热一下了,哦,你把咱们的宝贝叫啥?”

 “嗯…,羞死人了。”

 “谈恋爱的时候说啥都不羞人,说吧,要不总是宝贝宝贝的,多别扭。”

 “你的叫,我的叫…,叫。”

 “谈恋爱就是亲热。咱们今天刚开始,就不进里去亲热,只在外面亲热一下,是你用亲热还是我用去和亲热?”

 “你来吧,我不会做。”

 “咱们坐起来。”文泉抱着高兰让她分开腿骑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巴直指向小

 高兰突然想起一件事:“大哥,你不会是骗我吧,别人谈恋爱都要亲嘴的,你只亲了我的,咋不亲我的嘴?”

 “慢慢来嘛。”文泉不在心中大骂自己笨蛋,低头吻住那微翘的樱桃小嘴,舌头马上伸过去搅动起来。手也没闲着,左手从高兰的背后下滑到股上抚摸并用力往自己怀里搂,右手拿着着被左手搂过来的头挤进间在沟里擦磨。

 小嘴被吻住的高兰没有坚持多久便摇头推开文泉:“你亲得我没法呼吸。下面又好。”低头看见文泉拿着上擦动,觉得大是好玩,一手抓住:“你咋都不告诉我就开始了,让我试试。”

 文泉右手放开巴握住高兰的左,低头看高兰一手撑,一手拿着巴也用头挤进间磨动。

 巴被纤纤玉手捏着,头让沟煨着,文泉快坚持不住了,万一出来可不好收场,他决定停止继续开发小姑娘。“兰兰,好玩不好玩?”

 “没你亲的舒服。”

 “那就不玩了。咱们说说话。”

 “不干。我还想玩呢。”

 “谈恋爱得慢慢来,说话也是谈恋爱的一部分,谈恋爱嘛,不谈咋行?”

 “好吧。”高兰恋恋不舍地放开巴。

 “咱们都把衣服穿上,我抱你坐到椅子上去。”

 “不干,你就这么抱我躺着。”

 “你妈妈突然回来了咋办?咱们的秘密可不能让她知道。”

 “好吧,你还抱我一下我才穿衣服,就一下。”高兰倒在文泉怀里。

 文泉强忍住的冲动抱着高兰倒下,强行在脑子里琢磨正在调试中的新报表程序。等高兰在他脸上啃了几下后拍拍她的股:“以后的日子长着啦,咱们的恋爱得慢慢谈。”

 高兰一脸沮丧的从他身上爬起来找衣服往身上套,嘴里嘀咕着:“人家还没过瘾呢。”

 文泉抱起高兰放在椅子上:“我抱着你一样可以和你谈,但还得把收拾好。”

 眼看着快十点了,文泉松开手中的小子,滑到高兰的肚皮上拍拍:“不早了,再不出去怕彩花要起疑心,咱们出去吧。你先去洗个澡,然后咱们看电视。”

 高兰想了想:“好吧。”

 幸亏文泉高兰出来,蔡十点刚过就回来了。文泉和彩花在客厅里看电视,他对彩花说明自己不能再和她有身体接触,那会让他忍不住的。

 蔡见两人衣着齐整,神情正常地分开坐着在看电视,就知道文泉没有偷吃,高兴得不得了,笑着问文泉:“兰兰呢?我不是要她陪你的吗?”

 文泉装着一脸不高兴地指指卫生间:“洗澡呢。”

 蔡上前亲了文泉一下:“我也没想到会有领导来,这不,舞会才开始我就溜了。看我给你带回啥东西?”蔡从手包里取出一付金黄框架的眼镜“喏,纯银镀金架配水晶镜片。”

 “我又不是近视眼,要它啥用?”

 “傻瓜,这是变镜,平光的,现在时兴这个;别人都送我一个多月了,一直放在办公室,要不是你呀,我还不给呢。”

 “我现在只想要你。”文泉的手伸进裙子里直奔三角底,两手指迅速地钻进里搅动。

 “别,兰兰出来咋办?”蔡拉出他的手“忍忍吧。”

 “兰兰的辅导搞完了,你也回来了,我就回去吧。”

 “陪我坐会儿。”

 “让我看得着吃不着阿?饶了我吧。”

 “你回去一样吃不着。等半小时我让兰兰去睡觉。”

 “好吧。”

 高兰只穿了三角和小背心从卫生间出来,看见蔡就哇哇叫:“妈呀,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可就留不住文大哥了。”人停在蔡面前,却面对着文泉站着,把文泉教她的话说得有声有。她还沈浸在和文大哥“恋爱”的兴奋中。

 “你让文大哥不高兴了吧?”蔡拉着高兰的一只手,在她的小股上轻轻拍了一下。

 “才没呢。我好听话的。”高兰夸张地身子向前一,将仅由小三角包着的部送向文泉。

 蔡不知道女儿在和文泉调情,拉她在身旁坐下:“听话就好。看会儿电视去睡觉。”

 “不看,我睡觉去。”高兰知道妈回来了就不能和文大哥“谈恋爱”了,按照文大哥的吩咐,主动站起来走向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前也没忘记对文泉说声“文大哥,明天见。”

 文泉左手钻进蔡的上衣里用力抓住一只豪,右手伸进裙子抓住三角就拉:“把这玩易儿了。”

 “哎哟,轻点,不就是没陪你吃饭嘛,就当人身上长的不是啊。”蔡娇嗔地翻了他一眼,抬动股让他扯下自己的三角

 彩花知趣地进了自己的房间。文泉将三角扔掉就拉开西装短的拉链掏出硬巴,打开她伸过来的手就把她的股往巴上搬。

 “别,兰兰还没睡着。我先给你摸摸。”蔡没动,手又伸向巴。

 “它不要摸,要钻。知道吗?它要你的。”高兰不会出来;他代过她要尽量避免两人同时出现在她妈面前,免得不小心被她发现破绽。

 “那…,咱们去卧室。”

 “我就要坐这儿你,还要你自己扭动。不让你知道厉害,你以后还不总放我的鸽子。你知道我这几个小时是咋过的吗?今天可是咱们的第二天,让我在这儿又是想你,又是担心你;热锅上的蚂蚁都比我自在。”

 “兰兰不是说你总要回去吗。”蔡勉强提起一丝理智才没被文泉的甜言语熏得昏倒,对他的表白提出异议。

 “那是我吓唬她的,老虎不在家,她就是猴子,一会儿要看电视,一会儿要下跳棋,心思根本没在功课上,你明天看看她今天的作业就知道了。我只能威胁她要回去,不知道你咋吩咐的,她还真怕我回去。”

 蔡差点儿没昏过去。总算把这小傻瓜的心抓住了,可中午被他狠狠地隔山取了一把火,小腹还下坠着疼,刚才又被那个“领导”摁着猛抠一顿,里好象也不大对劲,咋还能坐着来?只得苦苦哀求:“好泉弟,你中午整得我下面现在还火辣辣的,咋还受得了你从后面捅。咱们到上去,我给你用嘴都行。”

 文泉心头一动,放开豪将她的头按向巴:“来吧。我不想上。上我就不想起来了。”

 蔡张嘴衔住文泉的巴,舌头在头上动。文泉双手放在蔡的头上,静静享受她接替她女儿的口

 蔡坚持了不到一刻钟,就吐出巴抬起头:“泉弟,上去吧。”

 “那我今晚就不走啦。”

 “好吧,你明天早点走。”蔡去把大门打开又关上,似乎送文泉离开了,转身关掉点视机和壁灯:“你轻点。”

 进房文泉就扒光自己的衣服,又扯掉蔡的衣服就将她上:“你知不知道你有多坏?你下午不会给我个电话吗?让我跑来傻等!”

 “好弟弟,对不起,是我不好。下班了他们才让我去陪客,你已经不在机房了。”蔡箍住他的媚媚地解释。

 文泉的冲动已经消退了,心思全用来哄骗蔡,不慌不忙地着她。他要她主动把他的进去。

 果不其然,蔡不一会儿就翻身骑到他身上,拔开里,股就开战了;可她没多大用,了不到五十下就倒身在文泉身上:“泉弟,我不行,还是你来吧。”

 “我喜欢你的股。”文泉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两手从她的部移到股上捧住。

 “不,我的眼连高峰都没让动过。”蔡果然上当。

 “我本意不是要你的眼,是说我很喜欢贴着你的肥你;这一来我倒想一下,高峰没动过的我就不能动?亏你还说好爱我呢。”文泉的指头已经爬到门口。

 文泉一句话把蔡死死地扣住,她不想失去文泉的心,明知文泉吃醋,偏偏自己还拿高峰做挡箭牌,说不得只好献出后门了:“对不起,泉弟,我不是说高峰没动过的就不能给你,实在是怕疼,听说后面很疼的。”

 “那就算了,我让你死一次了就回去。”文泉照样擒故纵。

 “不,泉弟,我给你,权当让你破身吧。”

 “你不怕疼吗?”

 “不怕,只要你不离开我。”(母女俩都不怕疼。)

 “只要你不嫌弃我,我永远不会离开你。”文泉猛灌魂汤。

 “那你来吧。”

 “来干啥?”

 “我的眼,你不是要我的眼吗?”

 “那倒不慌,你先过过瘾吧。”文泉将蔡在身下,蹲起来抱起肥股就打桩。

 可怜蔡昨天下午今天中午都被得落花水,小腹下一直隐隐作痛,舞会上又被“领导”抠得烂七八糟,哪儿还搁得住文泉憋了一晚上的桩捅捣,脸色由红变白,由白变青,由不得她不开口求饶:“泉弟,你我的眼吧。我够了。”

 文泉桩下她的眼得速战速决,不给她躲闪反对的机会。他将蔡拖到沿翻身拱起股横趴着,用出的水涂门周围,又将巴在里捅了几下沾些水,掰开股沟将头抵住门,双手握着她的:“姐,我真要你的眼了。”

 “我不是同意你吗,等啥呢?”蔡抓过枕头咬住一只角,同时极力放松眼,她们单位也有几个好同事前后都被领导“开发”过。听说开“后门”的时候非常疼。若不是因为公爹是厅长,她这样的美人决不会成为漏网之鱼。

 文泉不再说话,部使力,双手回收“突直刺”一步到位,巴捅进眼里直没部,伏下身双手抓住她的子,象一样巴就

 蔡咬着枕头角一声闷哼扑在上,浑身颤抖着双手紧紧抓住单;她不是没有思想准备,可还是疼得她冷汗直冒,浑身无力,眼泪也不听话地跑出来;还没等她倒在上回过神来,巴就开始在门里进出,她不由自主地吐出枕头角哭出声来:“嗯…,泉弟,停,停,我疼得受不了。”

 文泉没停,反而加快速度:“姐,求你忍一下,我要来了。”

 “嗯…”他没停,反而加快了速度,已开始麻木的眼里似乎还能感觉到巴在大,蔡知道文泉不可能在关键时候停下来,忍不住继续小声哭起来;这傻小子本来就不会心疼人,眼看要了,他还顾得了自己吗?

 “后门”已被打开,她没法后悔,也不后悔,一时的疼痛换得后半辈子的“”福,值!同事告诉过她,开后门只疼一次。文泉双手下移搂住蔡的大腿部,巴死死地全杵进她的眼里将一股载仇恨的出来。

 蔡眼已经麻木了,根本感觉不到时的跳动,可小腹内受到的温暖冲击告诉她文泉在,她万没想到那股暖给她带来的味道居然不亚于时的滋味,低声的哭泣不由得变成细细的呻:“啊…”里又冒出一阵热

 文泉边捂住蔡抠摸,边贴着她的耳边柔声灌魂汤:“姐,我要是不知好歹离开你我就不得好死。”

 蔡无力响应,身子动了动示意他下来。

 哈!她的血也是红的!

 文泉抓过枕巾给自己擦干净后在蔡的裆部,躺下来抱住她:“姐,还疼吗?我再不要后面了。”

 蔡勉强翻动身子窝进文泉怀里,再没有厅长媳妇,处长夫人的架子,一手握住他的巴,一手搭在他的上有气无力:“只要你心中有姐就够了,别看姐好象有权有势,其实除了兰兰,姐啥都没有;高峰并不爱我,他不过是看我漂亮,娶来做花瓶,也供他有兴趣时玩而已,上高一不到一个月,他就在教室里强了我,当时我刚认识他,我们也没玩朋友,以后他也强过别的同学,只不过因为我最漂亮,他就娶了我;他在外面多得是情人,婚前婚后,省城内外,我都知道。只不过懒得管他,也管不了他。”

 “姐,以后有我了,我会好好爱你,爱你一辈子。”

 “我相信你,姐心中也只会有你一个人,我也不要你总守着我,你也得找对象,成家,隔三差五地记得来安慰安慰姐就行。我说过要给你找个好对象的,你等着,用不着多久你就能见到。”

 “不急,我还可以先陪你几年。”

 “你随我安排吧,二十四,五就差不多要结婚了。”

 “别说了,我抱着你歇会儿吧。”

 “还有件事没告诉你,我明天要出差三天,我让兰兰到她爷爷家去,你要是想我啦,可以喊彩花去煞煞火,她不敢不答应的,只是别在我家,怕万一高峰回来撞见。”
上章 金融乡趣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