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金融乡趣 下章
第七章
文泉不想再在水里和蔡有身体接触,他很清楚自己一不小心就会钻进她体内去;这货就想在水里让他,他才不想让她如意:“蔡姨,我还是先教她吧,她学得差不多了我再教你,那样让她自己玩我也放心些。”

 “好吧,你能带她到浅地方去吗?”文泉的理由让蔡无法否定,她这话明里是问他有没有带高兰游泳的能力,暗里却是问他的巴变小了没有。

 文泉没有答话,踩着水向高兰伸出一只手:“兰兰,到文大哥这儿来。”

 高兰一声欢呼“喔”地推开游泳圈扑向文泉怀里。

 文泉赶紧闪开,一把握住她的一只手臂:“别慌,你不能抱我的脖子;我护着你,你试着游游看看。”

 扑空的高兰慌得呛了一口水,哽噎着:“不,我,不行。你抱,抱着我。快。”

 蔡也大喊:“文泉,你抱她到浅地方去。”

 文泉左手一摆,改成仰泳的姿势将高兰抱在怀里,让她背靠自己,头搁在自己肩窝;左手划水,右臂揽着她,右手自然地捂住她的肚皮;扭头对蔡笑道:“没事,蔡姨;大河里我还救过人呢。”又低头安抚高兰:“别怕,这不好玩吗,咱们这就到浅地方去。”嘴正好碰到她的脸,文泉不客气地伸舌在那红红的小脸蛋上了几下。

 高兰被文大哥抱在怀里有了安全感,便觉得好玩了;没在乎他说话时吻了自己几下,闻声又叫起来:“不,你就这么抱着我玩,我不去浅地方。”

 文泉可是正中下怀。只要离蔡稍远一点自己就可以把手伸进她的泳衣里去了。他默默地抱着高兰慢慢游往浅地方,右手舒坦地感受着她柔软的肚皮随着呼吸的轻微起伏。

 离蔡远啦,文泉踮着脚立在池底,左手仍然划着水保持身体的平衡,看起来似乎他仍在游;低头将嘴又贴上高兰的脸吻了一下:“兰兰,好玩吧?”右手悄悄松动了一下。

 高兰得意忘形地手舞足蹈:“太过瘾啦。”身体却因文大哥手的松动而往水里滑去,急得她大叫:“哎呀!”

 文泉也似乎一惊地将左手收拢来一把抱住她将她往上移:“别怕,没事的。”

 右手也顺势下滑用力搂紧。

 蔡听到惊叫声望过来:“文泉,抱紧一些,你可别吓着她。”

 文泉“吃力”地将高兰的头重新搁上自己肩窝后看了蔡一眼:“放心吧,蔡姨,我想看看能不能站稳,不小心松了一下手。”他的两只手可是忙得不亦乐乎。

 文泉的左手是在高兰上半部泳衣的下端将她抱住的,在用力将她往上移时顺势钻进泳衣内,很自然地将她右边还只有半个鸭蛋大的一把握住,刚刚凸出的子结实而有弹,米粒大的小头在他握着小子移动她的身体时顶得他掌心的。

 右手可是贴着她的小腹,三角洲有目的地伸下去的,也很自然地入三角里一把握住她初具稚型的部,手掌在光洁无埠上,分开的手指在刚开始头的和腹股沟上,中指挤开紧贴着道口。

 吓得魂不附体的高兰在文大哥又牢牢地抱住自己时,心里就踏实多了,也没想到他两手放的是啥位置,骑在文泉手上又手舞足蹈地喊:“妈,好惊险罗。”

 她不知道她的动作给文泉带来一种似乎双手在她的子和部的享受;

 文泉顺势尽情捏子,抚摸部,指头找到还只有绿豆大小的道口摩着。

 他的巴早就跃跃试地跑出三角外,此时擦着高兰的大腿更加硬得难受。横下心,他抱着高兰后退几步,将高兰向下移了一点,让她的住自己的埠,巴顺着她的手舞足蹈贴着她的大腿擦摩;双手加紧对她的沟的摸,借助猥亵小姑娘的感觉,巴在她滑的大腿间将积存了半个多月的向水里。

 头已滑到文大哥的膛,高兰知道他已经站稳了;心里一宽,肩头就感觉到文大哥的心跳动得好厉害,股底下都能感觉到动,呼吸也好急促,似乎很累的样子,心疼地回过头甜甜地一笑:“很累吧,文大哥?”

 叫一样的娇声让正在紧要关头的文泉如闻仙音,囊里的剩余子孙蜂拥而出,马上就结束了猥亵小姑娘所带来的,气吁吁的摇摇头:“没关系,歇会儿就好。”

 小姑娘突然有了主意:“我趴在你身上,你就轻松了。”这时她才感觉到不对“哎呀,你的手…快拿出来。”

 文泉又摸了一把才改成拦抱着她:“你吓成那个样,又胡乱挣扎,我只想着要把你抱牢,哪里还注意这些,其实朋友间是无所谓的,只要能抱好你让你舒服就行。”

 傻丫头红着脸面娇羞,可不敢让他知道其实他摸得自己的子和好舒服的,努力装出一付无所谓的样子:“你抱着是很舒服,可游泳衣太小了,勒得难受。”扭身抱住他的肩头扑进他怀里,双腿又夹住她的,半的腹部和裆部又贴住他的腹部,一对“小鸭蛋”也紧贴着他的膛,下巴搁在他肩上,小嘴凑近他耳边娇声恳求:“别告诉我妈你的手伸到我的游泳衣里去过,好不好?我妈知道了会骂我的。”

 文泉正双手搂紧她的股让她贴紧自己,听到恳求声后差点没笑出声来,她居然担心我会告诉她妈,早知如此该抠她一下的。轻轻抚摸着她的股强忍着笑也在她耳边轻声说:“我们俩的事为啥要告诉她,又不是啥了不得的事。”

 高兰双腿夹在文泉的上用力使身子向上耸了耸,几乎赤部贴住文泉肚皮又磨蹭了一下后停住,不放心地又说:“我妈代过不能让别人把手伸进衣服里去的,虽然你不是别人,你也一定不要讲。”

 文泉双手的指尖几乎又钻进小三角里去,轻扭部悄悄享受肚皮和她柔软的裆部的磨擦,脸贴着她的脸发誓:“我要是告诉你妈我就是小狗。”

 知道总这么抱着她不好,文泉手指又钻进底摸了一下后把她从身上托下来,问她:“教你游泳吧。我用手托着你游;以前学过蛙泳吗?”

 “学过,但游得不好。”

 “象青蛙游水一样,四肢收拢,划开;不停地抬头换气就行了。开始试试。”

 文泉双手将她托离自己身体。高兰还没有摆被他摸了子和的羞惭,听话地在水里学着划动。文泉嘴里不停地纠正她的动作,右手不声不响地又钻进泳衣握住她的小子,左手下移贴住埠,拇指也顺着她大腿的张合又巧妙地钻进底在那刚开始长出的磨。高兰像是不知道一样很听话地继续学她的蛙泳。

 其实高兰知道他又在摸自己的子和,只是反正都已经被他摸过了,自己也好喜欢他,并且他摸得自己也蛮舒服,也就没反对,只要他不告诉妈就行,那些谈恋爱的同学都互相摸的,文大哥那么了不起,他和自己谈恋爱不是很瞧得起自己吗?

 游泳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看看再不会有和文泉在水里的机会,蔡便提议回家;文泉因为已经对高兰的身体完成了超计划的探索,并且过一次,也就附和着把高兰从水里拉上岸。蔡没有让文泉回分行分给他的那套两居室,要他跟她们一起回家。

 文泉很清楚开场白已过,该上正戏了。凑巧的话,今天就把高兰的身子破了。

 就她那绿豆大的小眼,当着蔡的面给她把道撕裂她们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大不了自己不在这儿干了。天地之大,何处不可容身。也他妈的怪事儿,没进门就听见电话铃声响,彩花吃过午饭和他们同时出门去会老乡了,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蔡赶紧进屋拿起话筒。听完电话就告诉高兰她爷爷要她过去玩。

 高兰一听爷爷就顾不上文大哥了,跑进自己房间换套衣服出来对文泉说声“拜拜”就冲出门。

 随着高兰顺手一带“砰”的关门声,屋子里刹那间变得一阵静寂,蔡诡异地对“不知所措”的文泉轻声一笑:“别愣了,傻小子;还不快去冲洗一下,你不是嫌游泳池里脏吗?”

 文泉似乎惊醒过来:“我还是回去吧。”

 “回去?你可是答应和我好好玩玩的。男子汉也可以说话不算数的吗?”蔡扑进文泉怀里,一手抱住他的,一手就去解他的皮带“男女之间的事你们男人只占便宜不吃亏。和我好,以后你有的是好处。还要我求你吗?”

 文泉的西装短已掉在地板上,蔡的手也已一把擒住他的巴,所谓“在劫难逃”了。文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没和女孩子亲热过,啥都不懂,你不会满意的;我在书上看得多了,要是不能让你足,你还不恨死我了。”

 “放心吧,傻小子;姐会告诉你咋令女人足。”蔡妖冶地亲了文泉的腮帮子一口,推着他走向浴室。

 有了游泳池里的那一幕,文泉对洗鸳鸯浴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害羞,只时不时憋口气红着脸任由蔡在他身上肆巴不争气地被捏得硬着直翘动。

 他也用双手游览了她的全身,并将手指抠进她的里搅动了几下。

 蔡被他的“爱抚”心摇曳,不双手搭上他的肩,一头埋进他的口,长叹一声“啊…”文泉将她搂在怀里,膛紧贴在她那对豪磨,双手轻柔地就着浴在她后背,股,大腿上游弋,时不时用手指逗她的门,巴硬梆梆地抵着她稀疏的埠:“姐真好,其实我也好想你的。只是因为高处长…”

 “提他干啥。他是啥好东西?彩花去年来时才十三岁,他也乘我出差把她强了,结果闹出事来,还是我回来带着去处理的。要不是碰不到合适的,我早就有情人了。凭啥他玩我不玩?不提他,咱们冲好了到上去。”

 屋子里没有第三者,蔡地拥着文泉进了卧室,文泉不客气地将蔡一把推倒在上,站在边仔细欣赏蔡体。这个货!蔡顺势仰躺在席梦思上,双手扬起搁在头顶,让一对豪立在嘟嘟的部向文泉颤峞峞地打着招呼。微凸的小腹在略嫌丰腴的身衬托中一起一伏,三角洲,只在下端的圆角上点缀着铜钱大的一块杂草,杂草下蒂象幼儿指头般耸立着,耸立的下面则是两片紫红色的夹着一线白色的溪呈八字张开,溪的源头就是开的道口;她风地将双脚分开,曲张着圆润的双腿向文泉充分暴出女的要

 “净愣着干啥?快上来呀。”蔡看着文泉不停地翘动的巴,娇媚地呼唤文泉。她太低估现在的读书人了,蛮以为文泉被她的放给吓住了。须不知咬人的狗不叫,文泉只是在蓄势而已;他发誓今天要把这货捅得呼爷叫娘。

 文泉跨上跪在蔡双腿间俯下身子,双手落在那对豪

 地低头看着她:“姐,我试试看,要是伺候不周到你可别怪我。”巴跳动着在她的埠上点来点去,就是不往里去。

 “快来吧,我都等急了。再不来我可要怪你了。”蔡得不行,可文泉的巴却总是只在外点来点去,就象找不到口一样,她只好伸下一只手抓住他的巴往,要他快点进去。

 头已经感觉到道口的温暖;文泉深一口气,扑在蔡身上让巴缓慢而沉稳有力地一分一分进入;她的道一点紧凑,柔韧的感觉都没有,通天大道一般,宽畅平坦;文泉只觉得有力无处使,巴一下子就轻轻松松地杵到底了,仅仅只是感觉到有那么一点温暖滑润而已。

 蔡的感觉就大不一样了,从破身至今,何曾有谁如此温柔细腻地过她!

 里被温柔擦磨和填充的感觉使她不由自主地发出一阵绵绵细长的尖叫:

 “啊…”高峰当年是把她摁在课桌上使出一箭穿心的狠招戳进她被桌沿起的里给

 她破身的,可怜她当时子都只刚褪到膝盖上。

 她们是中学同学,那个王八蛋借口办黑板报放学后把她留在教室,逐个打发走别人,拖到天黑后教学楼里就只剩下她们两人;他便乘黑一把抱住她,手伸进她衣服里就捏着子抠她,没等她从惊恐中醒悟过来就把她摁在课桌上扒下了她的子,掏出巴就里捅破了她的处女膜。

 在桌沿的部位和刚被捅开的的那个疼啦!她一辈子也忘不了。处女膜被捅破所的血随着他巴的捅捣顺着大腿下把她的花短都浸了一大片。

 当巴冲开时,惊恐的她也曾挣扎过;奈何她实在推不开他,也羞于呼救;

 只能双眼流泪地摊在课桌上拼命压抑疼痛的哭泣声任他戳破她的处女膜并在她刚

 被捅开的里尽情捅捣;婚后他更是想的时候上来就捅。

 近几年她也和几个临时情人有过关系,可都是见面就直奔下三路的货,谁知道男女时的恩爱是咋回事儿?

 蔡的泪水在文泉的巴抵住底时随着足幸福的尖叫出来,她双手紧紧抱在文泉背后;太了!

 文泉脚尖点撑着,双腿并紧伸直,裆部使力让巴死死地杵在底,埠紧紧抵住她丰埠,壮实的腹肌挤着她柔软的肚子,上身也暗暗使劲在她滚滚的豪上,双手捧住蔡的脸故作姿态地问:“姐,我疼了你吗?

 我说过我没经验的。”蔡双手加劲抱紧他,眼泪仍在不停地:“没有,你没有疼我;泉弟,你真!”

 “你才姐,你下面裹得我好舒服。暖暖的,柔柔的。姐,我爱死你了。”嘴里说得甜甜的,可巴杵在里一翘一翘地就是不发威。得蔡难熬。

 蔡也不是啥淑女,泪眼婆娑地股:“你咋不我,在里面得人家的;快我吧。”

 “你啥?”文泉巴在底搅动几下,继续逗她。

 “好弟弟,别整我啦,快用你的大家伙我的。”蔡干脆扭起股用语催他行动。

 “就来了,姐。”文泉开始缓慢地动作,他要把这得的发疯。

 蔡果然被文泉的隔靴搔得扭:“动作快些,好弟弟,你快些动;快,快使劲捅我。”

 文泉逐渐加大捅捣的速度和力量。并渐渐抬起上身用双手按住蔡的豪捏,看着她死地摆动头部。沉重的复仇信念控制着他的望,他一点快都没有,只是一下一下打桩机一样扎实迅猛地攻击她的。这只是利息!

 蔡一见到文泉就开始动这个清秀书生的念头,在一个多星期没有生活后的今天总算如愿以偿,她现在可是“”趣十足;加上游泳池里的挑逗和刚才的鸳鸯浴,她的兴奋已达到顶峰。

 偏偏又碰上文泉温柔的进入和实实在在的捣,每一下都直挠到她的处;她很快就不知不觉地达到了,双目紧闭,呼吸急促,脑袋急剧摇摆,双手紧抓单,双脚绕上文泉的小腿,拼命抬起接他的巴,宽松的道也痉挛着一阵阵收缩。从未有过的兴奋几乎要了她的命。

 久经阵的文泉在蔡开始皱眉时就知道她就要完了,只是没想到她的来得这么烈,本来让他畅通无阻地的宽松道猛烈地痉挛着一阵阵收紧,道壁急剧波动着小嘴一般紧紧着他的巴,让他有种举步唯艰的感觉。

 他机灵地不再,使劲让巴杵在底顶住那团凸起磨动,紧握豪怀复仇的怒火享受自己要收的利息。她的时的反应居然比阿姨的还要好。可惜腹部没有动静。

 不多一会儿,大概也就三,五分钟吧,蔡睁开眼睛面柔情地望向文泉:“就这么抱着我,你也休息一下。”

 文泉左手搂着她的脖子,右手从她进去抱着她猛灌魂汤:“姐,你真好;我从没象这样舒服过,真是爱死你了。”巴却在逐渐松弛的里一翘一翘的。

 蔡当然知道他还没完,双手抱住他递出一个媚眼:“让我歇会儿再和你玩。”

 “你别动了,让我继续。好不好?”文泉可是铁了心要给她一个下马威。

 “你想吧,我这不被你着吗?来,亲一下。”蔡也想看看这傻小子有多大的能耐,双手在他的背和股上抚摸,张嘴含住他盖下来的双,舌头随之伸了过去。

 文泉暗笑着用自己的舌头拨着被自己轻轻咬住的舌头,一边使劲着她的股凶猛地攻击她;看她能坚持多久。蔡刚才那一阵迅猛的已使她的体力处于严重的透支状态,实在无力应付文泉凶猛的继续进攻,慢慢地她就松开双手摊在上,舌头也缩回嘴里,呼吸渐渐又变得急促起来。背后的手无力地滑了下去,对着亲吻的嘴也歪向一边。

 文泉知道蔡坚持不住了,看着她由红润变成红的脸,上半身暗暗使劲下碾她的脯;巴放慢了的节奏,便慢慢地将道口,在间若即若离地停一下再往里钻,则象刚开始一样慢慢地将头送入底,在凸起周围搅动几下后再离开。已有六年经验,见识过近三十个女人的他已知道蔡怕这一手,他相信她蔡受不了几下就会求饶的。

 蔡脸上的红并没有持续多久便慢慢消褪转青,她已快虚了,而身上的男人似乎不知疲倦地仍在折腾她,女人在剧的高后是受不了男人没完没了的捅捣的;这傻小子还真厉害,她暗自庆幸自己遇到了一个不错的小情人,心中算计着得想办法牢牢地拴着他。

 可疲乏的身子却不争气,里大概没水了,被捅得火辣辣地生疼,她终于忍不住了:“泉弟,歇会儿吧。”

 “姐…”文泉言又止,股是不动了,可巴杵在底却不停地翘动,很骨地提示她“箭在弦上”

 这小子还不会心疼人,蔡无奈地望着他:“可真服了你,看不见姐累得不行吗?让姐歇会儿再和你玩,保证让你过瘾,好不好?”

 “好吧,你睡一下,我去冲一冲。”文泉“很体贴地”翻身下马。他要让蔡以为他很心疼她,又捧着她的头亲了她一下。

 蔡才不理会他的“火焚身”侧身抱住他的,有气无力但却是娇横地要求:“不准离开,好好抱着我,让我睡一觉再和你玩。”

 文泉“无奈”地叹了口气:“唉,好吧。”一手从他颈下绕过抱住她,让她那对豪贴在自己腹间;一手伸下去握住她的半边股,手指钻进股沟轻轻动,她刚才了不少水,股沟里淋淋的;硬依旧的巴虎视眈眈地顶着她的埠。
上章 金融乡趣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