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金融乡趣 下章
第四章
文泉去省城的当天下午,高峰晚饭后几乎是光明正大地进入叶红家的,他知道人事厅的兄弟不会马上给文泉派遣单,代好要留他干几天活的。

 高峰进门就将母女俩搂在怀里:“娇娇,想峰叔不?”

 “想,可你身上的汗味熏死人了。”文娇抱住他的抬头皱皱鼻子臭他。

 “峰叔歇会儿就去洗。”高峰拖着母女俩坐向沙发,双手不客气地伸进两件小背心里四处游逛。

 “他们咋又把你给放了,你可是钦差大臣,一点都马虎不得的。”叶红靠向他肩窝调侃他。

 “我给他们强调了验收纪律:不准安排任何娱乐活动,违者以扰整顿论处。”

 高峰双手停在一大一小两团球上捏

 “哼,假公济私。”叶红使劲捏捏他的大腿。

 “峰叔,我哥下午打电话说他分是分到省分行了,可还要等几天才能拿到派遣单,你能不能让他们早点把那啥派遣单给他。”

 “这峰叔就办不到了,啥时候给单子人事厅自有他们的全盘考虑,峰叔无能为力。”

 “你老爹不是厅长吗?”文娇按住前的手不依不饶。大有不答应就不让你摸的意思。

 “厅长才不理这种小事。”

 “别让峰叔为难。把你哥到省分行就很不容易了,等几天就让他等几天。

 你去洗一下吧,我们已经洗过了。”叶红止住女儿的刁钻,她估得出文泉为啥必须在省城等几天;后一句是抬头对高峰说的。

 “热水器好使吧?”

 “洗得可舒服了,峰叔你快去试试。”

 “一起去,你妈给我擦背,你帮峰叔把洗干净。峰叔也帮你们洗。”高峰搂着两人站起来。

 “哼,美得你。”文娇朝他做个鬼脸。推开他掉小背心和短

 “不要,怪不好意思的。”倒是叶红一脸羞意。

 “还有啥不好意思的,是哪儿没看过还是没摸过。你看娇娇多干脆。”高峰顺手把她的小背心从头上拉下,文娇已赤条条地在解他的皮带。

 看着叶红含羞地下三角,高峰也下梦特娇:“又不是第一次,咋还羞羞答答的。”动双脚让文娇把他的子全下来。

 “可不嘛,妈,大方一点啦。不是你说少穿一点等峰叔来了方便些吗?这会儿又放不开了。”文娇站起来隈进峰叔怀里抱住他的,将一团紧绷的在他的肋下,彤红的小脸贴着峰叔的膛对她妈做着鬼脸。她妈今天可是不住嘴地说峰叔的好话。

 “在你面前我都成啥人了。”叶红双手捂住三角洲,无奈地被他搂在怀里。

 这个魔鬼第一次来就借酒造成三人呈相对的情势,再进门就不让她们穿衣服了,随时随地也不避开女儿就随自己;哪怕自己做家务时也不放过,从后面抱住就捅,有时干脆抱起自己坐在他巴上颠动;啥姿势都被他玩过了,搞得自己在女儿面前好没趣。

 而女儿似乎喜欢上和他光着身子腻在一起了,颇有跃跃试的味道;她就不知道她的小咋容得下那么大的巴。

 高峰拥着母女俩走进卫生间,叶红打开热水器调试水温时他蹲下身分开文娇的大腿:“可想死峰叔了。”抱住小股低头白无的三角洲。

 文娇伸手抱住他的头:“峰叔好坏,死人了。”

 见小姑娘没有躲闪,还将裆部向自己,高峰移动双手在小姑娘浑身摸捏。

 叶红调好水温将水洒在高峰背上:“别在这儿闹。”

 高峰抱住文娇扭头一脸无赖:“说好由你洗背的。”回头又埋进三角洲。

 叶红只好给自己和女儿戴上浴帽,将三人浑身淋,在他背上涂上浴为他擦洗。

 不料高峰不满意地扭头要求:“用子按摩吧。”

 “你蹲着我咋够得着。”

 “趴我背上,抱着我慢慢扭动。”

 看着高峰又抬头含住女儿娇子,叶红在自己部也涂上浴伏身环抱着他,将两团丰在他背上移动。

 高峰反过一只手摸上她的股,渐渐移往张开的裆部。

 “峰叔真好,亲得我好舒服。啊,舌头别动,好。”文娇不一会儿就发出颤抖的娇声。

 已被部的感觉和里的手指火的叶红听到女儿的呻后小声对高峰

 恳求:“行了吧,起来冲干净。”

 高峰也蹲累了,双手反抱叶红站稳:“浴给她;娇娇帮峰叔洗前面。”

 文娇接过浴:“耶,又大了耶,还站起来了。”

 “它想了。”

 “那你就我妈。我是不给你的,你这太大了。妈说会被你死的。”

 文娇边给他涂抹浴边拍了不停向她摇头的巴一下。

 高峰转身对叶红笑:“还是你来吧。”兜起叶红的股将她抱起来分开她的双腿“夹着我。”涂巴滑溜地钻进已水的里“娇娇从后面抱住我。”

 “我妈就我妈,干嘛要我抱着你。”文娇知道峰叔又进妈的里去了,只想看新鲜。

 “文娇乖,峰叔等一下一定好好喜欢你。”

 高峰的惑使文娇不情不愿地抱住峰叔的熊,手却伸向峰叔的小腹下感觉他们的动静;结果她发现这样也好过瘾,自己两个子在峰叔身上磨动的味道也好美,不贴在峰叔后面随着他们的动作扭动身躯。三人赤条条地相拥着走进叶红的卧室,顺手关掉了屋子里所有的灯。

 走进卧室高峰就抱起文娇仰倒上后松开她,拉过叶红坐在一柱擎天的巴上,拧开头灯:“娇娇和峰叔亲个嘴。”

 文娇从他们的结合部恋恋不舍地移开眼光扑向峰叔:“看你们多过瘾。”

 高峰按着文娇的头部用嘴封住她的嘀咕伸舌攻过去,一手将她娇小的身躯移来斜到自己身上后直伸向她两腿间。

 叶红半蹲着缓缓扭动股,见高峰摸向女儿的部,知道他又要抠女儿那紧小的道口,双手使劲在他小腹上恨恨地猛拧一把。就象自己并没有答应让他抠女儿似的。

 高峰浑不理睬叶红的不,边养蓄锐地享受母女俩嘴巴和的伺候,边试图用拇指钻进已由中指探访过的道口。他今天是准备销掉小姑娘的处女膜的。

 当拇指头终于不负所托地钻入道口时文娇挣扎起来。

 “峰叔,疼。”文娇在高峰嘴里呻,扭动股试图摆钻进里的手指头。

 无奈峰叔的大手握住她的裆部跟着她动,手指稳坐钓鱼台般就是不出来,抠得自己裆里又疼又。不在峰叔嘴里呜咽起来。

 听到声音的叶红以为高峰抠破了她的处女膜,急忙扑下分开两人,抓起高峰抠女儿的手:“你咋把她抠破了。你答应过不坏她的。”

 “哪里破了,我就进去半个指头。你看血都没有。”高峰一手抱住叶红,摆动摆动那个大拇指。

 留下文娇嘟着嘴低头分开大腿察看自己的小

 “这么大的指头,你也忍心啦。中指就够她受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有多小。”叶红看看女儿的里并没有血,不松了口气。

 “我还有大家伙没用呢。”高峰股。

 “你敢!”叶红心虚地警告;她知道他敢,强自己时他可是一点也不客气。

 “那我就拿来对付你。”高峰翻身将叶红住,扭头招呼一旁盯着下身发愣的文娇:“娇娇,看我你妈。”杆猛烈撞击身下的叶红。

 下身已不再疼的文娇正纳闷裆里咋象还企盼一些触碰,听到峰叔的招呼望过来:“你这么着我看不见。”

 “到后面就看得见了。”

 “我要从前面看。”文娇扑过来搬他的上身。

 “好,骑到你妈身上帮我抓紧你妈的腿。”高峰蹲起身抬起叶红的双腿递给依言骑上叶红部的文娇,双手捧住叶红的股暗暗使劲展开攻击。

 女儿柔股给叶红带来致命的刺里传来的快意早已得两只子渴望挤爱抚,不捧住女儿的纤让她的股在自己的子上磨动。嘴里又发出高即将来临的呻。文娇的裆里正企盼着有啥来触碰一下,妈妈的动作使自己的和她的子偶尔接触,令人舒服死了,也自然而然地扭动股用去寻找妈妈的子。高峰知道到叶红快完了,奋力加大冲刺幅度,预备将叶红送上的巅峰。

 抱着妈妈的双腿扭动股并且一直紧盯着峰叔的她妈的文娇突然发现

 了奇迹:“耶,妈你了!了好多耶。”

 可惜身受三重刺的叶红此时已听不进任何声音了,高峰的巴和女儿的

 股所带来的生理刺和女儿也参与自己所带来的心理刺正把她送向高

 巅峰,她抱紧女儿的纤将小股使劲在自己口发出一声长叹:“哎…,呀…”小腹和里涌起一阵阵痉挛。

 高峰知道第一步大功告成,叶红这次高来得比哪次都猛,肯定得累瘫了她。

 他将巴杵在里尽情享受里的痉挛对巴的,揽住文娇的肩膀含住一颗,没理会小姑娘的抗议:“不要,妈的小肚子还会动耶,她还在嘛。”

 静候叶红放松下来,高峰松开文娇:“让我抱着你妈。”

 “那我呢?”小姑娘不知道自己在吃妈妈的醋。

 “你躺下我一样可以亲你,好不好?”小姑娘这才翻身躺在她妈身边。

 “咋样?我可还没完。”高峰在叶红身上,双手分别抱着母女两人用力舞动巴小声问叶红。

 “你继续嘛。”叶红已无力响应高峰的挑逗,瘫软在他身下娇羞地说。昨天在宾馆匆匆忙忙的没让他过瘾,今晚本来就是准备好好感谢他的,只要他不坏文娇的身子,想咋着就随他咋着吧,反正能给他的都已经给他了。

 高峰心知她还处于余中,一边加大活动力度,一边扭头扑向文娇部再次含住一团;抱着文娇的手则伸向文娇部。叶红闭上眼静静承受高峰的冲击,没注意到女儿自动张开大腿似乎迫不及待地在接峰叔的手指。

 高峰没想到一掌包住的是主动张开的裆部,暗自欢喜之下并没有急于抠她,五指微分中指挤间,手掌稍稍用力在部按摩。过不多久,里的巴给叶红带来一种难言的不适,既不是疼也不是。可就是难耐,比他第一次捅进自己的门时的感觉都难耐。她只好睁开眼睛:“峰,轻点。”

 “咋啦?”高峰抬头明知故问,应该轮到她的门了。

 “里面好难受。”叶红皱着眉头。

 “换后面好不好?”高峰“体贴”地在她耳边轻声问。

 “你轻一点,过了一个多月了。”

 “家里有甘油吗?”高峰别有用心地暗示减轻疼痛的途径;小姑娘里几乎没有水,若有甘油正好借用。

 “有。”叶红示意高峰让她去拿。

 高峰巴将身子移向小姑娘:“娇娇,舒服吗?”放在部的手一直没有停止动作。

 “好舒服哦,你和我妈在搞啥鬼?叽哩咕噜的。”

 “没事,你舒服就行,管我们干啥。”

 “峰。”叶红轻呼,俯卧着将一小盒甘油递向高峰。高峰先将甘油涂些在叶红的门周围并用手指抠了抠,又涂上文娇的部并让间含上一些,最后是自己的头。

 可怜的母女俩还觉得他摸得好温柔,好舒服。高峰将甘油盒扔在头后向叶红背部,头抵住她的门慢慢钻进去,一手抱住她的丰,一手捂住文娇的部。巴顺利地扎入门里,而捂住文娇部的手也用拇指头钻入道口,进进出出将甘油一点点送入道里。文娇觉得好舒服,好好玩。

 高峰缓慢地在叶红门里动几下:“咋样?红。”被紧紧夹着滑动的味道真好,好几次他都差点儿出来。

 “嗯。”叶红只感觉到门里有点,但不疼了,似乎还有一些异样的快产生,头枕双臂习惯性地闭上眼睛细细去体会那丝感觉。

 高峰得意地象一样舞动巴猛烈动作,有意尽快让叶红彻底崩溃;一边收回捂住文娇部的手入叶红部按摩:“娇娇休息一下,峰叔等一下再和你玩。”说完探头吻住叶红的小嘴,舌头伸进她口内四处搅动。
上章 金融乡趣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