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铁腕官途 下章
第二百五十三章 斗争经验
第二百五十三章 斗争经验

 陶如是就看着唐新华,咧嘴笑了一下道:“我说唐主任,你是不是有点太着急了,起码应该等你们县委办的文件出來再移吧。你现在交给我算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唐主任一句话,就这么定了。要是这样的话,我倒是沒什么意见。”

 这便是故意呛唐新华的话了。唐新华急忙摆手道:“可不能这么说。那就等文件最后下來后,再说把。我就不打扰你了。”说着起身告辞。

 多抓一头工作,陶如是倒并不觉得怎么样。然而,陶如是怎么也沒有想到,这也是刘腾和方华民出的招,目的就是要把陶如是拴在这些日常工作中,无暇顾及其它。

 县委、县政府联合出台的文件很快下发到了每一个单位,招商引资领导组组长由方华民担任,副组长由三个副县长田之峰、杨云婷和陶如是担任,成员包含了全县各部委局办的一把手,办公室主任由陶如是兼任,招商引资局局长黄兆龙任副主任,办公室成员为招商引资局全体成员。文件最后以表格的形式,给全县各局部委办都分了不同的招商任务。

 文件后面还有一堆七八糟的考核规定,其中有一条是规定,办公室必须每周向组长汇报一次招商引资的进展情况。

 起初陶如是把这项工作交给了黄兆龙,让他每周将全县的招商引资情况向方华民汇报一次,但是沒过半个月,黄兆龙就哭丧着脸找來了,进门几是一脑门子委屈道:

 “陶县,念在咱们过去在一块共事的份上,你就救救我吧。再要是这样下去,我恐怕活不到退休,就要光荣了。”

 陶如是便问他怎么回事。黄兆龙这才说,他每次找方华民汇报工作进展情况,都要被骂个狗血淋头,不是说进度太慢,就是说力度不够,总之从來沒有一句好听的。

 陶如是就有些奇怪了,招商引资领导组才刚刚成立半个月时间,就算他方华民再着急也不能着急的这个份上吧。再去汇报的时候,陶如是就自己跑了一趟,倒是要看看方华民要干什么。

 然而,让陶如是意外的是,自己汇报的时候,方华民非但沒有像黄兆龙说的那样骂人,还说了一大堆办公室工作辛苦认真的话。陶如是回來不免要说黄兆龙几句,又给他说要注意汇报的方式方法。但是,黄兆龙再去的时候,回來还是说被方华民骂了一通。

 这时,陶如是才忽然意识到,方华民之所以骂黄兆龙就是骂给自己看的,目的就是要自己这个办公室主任亲自给他汇报。他这是跟黄兆龙演双簧啊。

 尽管明白了方华民的目的,陶如是还是不得不将大量的精力投入到招商引资工作上,毕竟方华民是县长,他要是扣一顶工作工作作风疲沓的帽子过來,自己也是沒办法的。

 随后,县委经过几次工作调整,陶如是身上的担子就越來越重了。原本主要负责农林畜牧这一块工作,后來加了一个招商引资办公室主任,接着就是全县精神文明建设领导组副组长、全县农业科技推广小组组长、全县道德模范评选小组副组长、全县农村环境整治领导小组组长、全县三农工作推进小组常务副组长、全县医疗与食品安全领导小组组长、全县中小学生科技创新顾问,总之是五花八门工作都一起了过來,这些工作以前也是有人分管的,却把陶如是硬拉了进去。陶如是就好像被一下子捆了起來,一天到晚,不是开会就是批文件,要么就是跟相关部门的头头谈话,几乎沒有任何分身的机会。

 雷云來过几次,见陶如是忙的要命,也不好意思打扰。

 这一天刚上班,陶如是正准备去卫生局那边参加一个全县院长碰头会,电话就忽然响了起來。

 陶如是接起來,竟是人大主任严启明打來的。陶如是跟严启明并不是特别熟悉,也知道严启明在县里德高望重,说话自然就非常客气。

 “严主任,您好,我是小陶,您有什么指示吗?”

 卫生局那边的会马上要开始了,陶如是多少有些着急,接了电话便直奔主題。

 严启明沉默了一下道:“我也沒什么事,就是想找你聊聊,我去你那边不太方便,你能到我这儿來一趟吗?”

 严启明这当然是客气话,不好直接传唤陶如是。

 陶如是就为难道:“实在对不起,严主任,你看重新凑个时间行吗?我马上要去参加卫生局的一个院长碰头会。”

 严启明却呵呵笑了起來道:“想不到你小陶县长还忙啊。卫生局那边我已经给你打过招呼了,你就到我这儿來吧。”

 陶如是只好答应了。人大虽跟政府不在一个院子里,但也沒有几步路,陶如是便沒有叫小刘,一个人徒步而行。

 一进门,严启明就话里带刺道:“小陶县长,我听说你最近可是忙的不亦乐乎啊。说说吧,有什么感受?,民政局开会叫你、教育局开会叫你,卫生局开会也叫你,农业局、林业局、畜牧局、城建局,我看全县几乎半数以上的局开会都离不开你小陶县长嘛,是不是感觉很风光啊?”

 陶如是有些摸不清严启明的用意,便咧嘴笑笑道:“严主任,您千万不要这么说,县委、县政府安排的工作,我这也是沒办法了。”

 严启明冷哼一声道:“那你就不问问,为什么单单就只有你有这么工作要做吗?难道离了你,医疗食品安全工作就不搞了?道德模范就不评选了?招商引资就放下了?我看不会吧。”

 陶如是不能争辩,就只好保持沉默,同时也能从严启明的话中听出一些别的意思,就等他继续说下去。

 严启明沉默了一下,接着道:“我今天把你叫过來,就是要告诉你,不要让别人牵着鼻子走。他们给你安排这个主任,那个顾问的,目的其实很明确,就是要分你的心。你刚刚上來,底子也很干净,他们拿你沒办法,就只有这样不断给你手里工作,让你无暇顾忌别的事情。但是你不能忘了你自己身上的责任。”

 这段时间,陶如是也隐隐感觉,刘腾和方华民之所以要给自己不断安排一些七八糟的职务,其目的就是要让自己捆在具体工作上,然后慢慢磨自己。

 陶如是点了点头道:“谢谢严主任提醒。但是工作既然落实在了我的身上,我总不能抛下不管吧。这是不是有点太不负责任了。”

 严启明就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指点着陶如是道:“你啊,还是太年轻,你难道想每一件工作都做到事必躬亲吗。你是副县长,不是副镇长,就拿马上要召开的这个院长碰头会來说,你完全可以让卫生局局长在会后给你做汇报。为什么非要亲自去参会?本身就是卫生局的业务工作,你去干什么?无外乎听一听,谁给你说还不是一样的听。工作是死的,方法是灵活多变的,你要是不放心,也可以在开会之前,给他们定个框框,然后再让卫生局局长,按照框框逐条汇报,还不是一样?”

 陶如是的脸不由红了起來,却恍然醒悟,给严启明道了谢,便态度诚恳一些道:“是我工作经验不足,让您费心了。以后还请你多多指教。”

 严启明这才哈哈笑了两声道:“指教谈不上,不过该给你说的,我还是会给你说的。我们常说,国家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其实这个不容易是有水分的,一方面是说这话的人给自己找台阶,另一方面也是给犯了错误的干部找退路。让我说,也沒什么容易不容易的,关键是要选对苗子。你的问題主要是跑得有点太快了,我了解了一下,你从普通科员到副县长,用了不到四年时间,一方面有你个人能力的原因,另方面也是个机遇问題。这就造成了你经验不够丰富的缺陷,当然我要给你说的绝不是冠冕堂皇的工作经验,而是斗争的经验。刘腾和方华民这两个人,在县里工作工作多年,好的坏的,说积累了大量的经验,你要跟他们斗,免不了要吃一些苦头。但是我希望你能时刻记住,恶永远无法战胜正义!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陶如是重重地点了点头道:“严主任,请您放心,我一定牢记您的教诲。”

 严启明松了一口气接着道:“当然了,我不得不说,你很聪明,知道如何保护自己,懂得进退,知道忍让,这一点非常难能可贵,并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起码我严某人就承认自己做不到。这大概也是之所以让我退居人大的原因吧。”

 说到这里,严启明略作停顿,接着道:“我今天叫你过來,还有一件事情要给你说一下,雷云找过我了,乌俊奇的问題很复杂,危险也很大,希望你们多加小心。我老头子沒什么用了,只能给你们鼓鼓劲,在必要的时候替你们说说话。另外,我听说你最近跟田之峰走的很近,田之峰这个人…怎么说呢?我只能送你四个字:谨慎交往。”

 陶如是有些搞不明白了,请求道:“严主任,您能不能具体说说。”
上章 铁腕官途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