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铁腕官途 下章
第一百四十七章 打压手法
第一百四十七章 打手法

 这时派出所副所长丁俊民进來了,跟贾清水和陶如轩点头笑笑,眼睛便落在了那男人的身上。那男人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往沙发上靠了靠,却又坐直了。刁青也过來了,向陶如轩招招手。陶如轩便跟着出去了。

 “怎么样了?”陶如轩低声问道。

 “已经找到了,现在就在我办公室。”刁青喜形于道。

 陶如轩重新返回贾清水办公室,用眼神告诉丁俊民看住那男人。丁俊民会意点点头。陶如轩这才去了刁青办公室。

 进去了,陶如轩就见一个四十左右的女人正坐在那里,蓬头垢面的,几乎看不出长什么样子,双手里拿着一个纸杯子,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见陶如轩进來急忙站了起來,差点把纸杯子里的水翻出來。陶如轩的心就被不由自主地揪了一下。

 “你应该是是仝建益的子吧?”陶如轩问道。

 那女人点了点头,呜哩呜喇地说了一句话,口音虽跟刚才那男人一样,但是陶如轩根本听不懂,看來是沒出过门的。

 刁青也同情了起來,在那女人脊背上轻轻拍了拍道:“你别害怕,我们是镇政府的工作人员,这位是陶镇长。你丈夫不幸去世,我们也很难过。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來,我们尽量跟厂里协调,好不好?”

 不想刁青话音刚落地,那女人却嘤嘤地哭了起來,半天说不上一句话。

 刁青也是个眼子软的女人,见那女人哭也跟着抹起了眼泪。陶如轩沒办法,只好在一旁等着。那女人不哭了,刁青才摸着眼泪对陶如轩道:“你说这可怎么办,她说话咱们一句也听不懂,也沒办法交流。”

 陶如轩想了想,一边比划着一边问女人道:“你会写字吗?”

 女人就咿咿呀呀地点了点头。陶如轩这才放心了一些,又让刁青取來纸笔,这才跟女人交流了起來。

 原來替女人出头的那些人不过是一个省的,有些甚至并不在一个市区,而女人也不知道那些人问预制板厂要多少赔偿。陶如轩说是一百五十万的时候,女人还是叽里呱啦地表达了自己的震惊。陶如轩便问她想要多少钱。女人却低头不语,其实也是不知道该要多少合适。说着话就是一个劲的哭。

 陶如轩便把刁青叫到一旁换了一下意见道:“这女人的确怪可怜的,而且关群恩确实有责任,我的意思是让关群恩尽量多出一些,就八十万吧。你看怎么样?”

 刁青自是沒什么意见,便点头同意了。陶如轩又给女人讲解了半天关于工伤事故赔偿方面的法律法规,并告诉她,这已经是按照最高标准了,就算法院判决恐怕也绝对判不了这么多。其实陶如轩心里也清楚,如果让法院判决的话,虽然赔偿不了这么多,关群恩恐怕要负一定的刑事责任。但无论让关群恩负什么样的刑事责任也是无济于事。

 女人最终同意了,陶如轩的心里却有些隐隐作痛。剩下的事情便是给关群恩做工作了,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事情总算有了结果,为防止那些闹事的人从中作梗,陶如轩让刁青把女人留下來,等那些闹事的人走后,再安置到招待所住下,又去给张桂树汇报了一下情况。

 听了陶如轩的汇报,张桂树就渐渐地咧嘴笑了起來,从桌子后面走过來,在陶如轩的肩膀上拍了拍道:“小陶镇长,真想不到你能这么快就把问題搞清楚。所以我常给大家说,做事就要用心,只要用心做事,沒什么事情能真正把我们难倒的。**同志也说了嘛,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张桂树像上政治课一样在那里兀自讲着,眼睛也不看陶如轩。陶如轩就忽然意识到,张桂树之所以把这件事情交给自己处理,恐怕并不像刁青说的那样,对自己越來越信任了,而是想把责任推到自己头上,或者干脆就是要给自己挖坑。

 想到这些,陶如轩不由地感觉脊背上一阵嗖嗖的冷风,悄然在张桂树脸上瞟了一眼,人竟一下子空灵了起來,只能看见张桂树的上嘴皮和下嘴皮的碰触,却听不见他发出任何声音。

 与其说官场险恶倒不如说人心险恶,陶如轩一旦自己处理失当,张桂树便要借題发挥,大做文章,把陶如轩整到什么程度都是说不清楚的事情。

 从张桂树办公室出來,陶如轩还是有些后怕,神思恍惚间多少有些走神,正好碰见贾清水。贾清水见陶如轩从张桂树办公室出來,就看着陶如轩一脸的笑容,也沒张嘴。陶如轩便哦哦地回应了两声。

 贾清水却一把将陶如轩拽到了自己办公室,问道:“陶镇长,事情是不是有眉目了?我就知道,你老弟一出马,肯定能摆平。”

 办公室只有贾清水一个人,那个替仝建益家属出面平事的中年男人已经不见了。

 陶如轩便谦虚道:“哪里,哪里,全靠大家支持,单凭我一个人是什么事情也办不成的。”又问道:“那个男的走了?”问着话发现贾清水竟也是一脸的坏相,又想,贾清水这些人在乡镇这么多年,张桂树给自己使坏,他们难道能一点看不出來。既然能看出來又要故意装糊涂不给自己说,那就只能说明平时称兄道弟也是不过耍耍嘴皮子而已,真到了关键时刻,这些人恐怕是靠不住的。

 贾清水道:“走了,刚走沒多会。”又说了几句奉承话,见陶如轩并不怎么热情便不好再说了,又看看时间,该到下班时间了,便转移了话題,沒话找话问道:“今天晚上你值班吧?”

 陶如轩道:“是我值班。”说完起身,接着道:“你也该回去了,我就不打扰了。”

 回到办公室,陶如轩想想,还是尽快把事情了解了的好,免得的夜长梦多,便又给翟庆林打了个电话道:“老翟,你给荣家和关群恩说一声,咱们晚上加个班,再在一块说说,把事情尽早了了。”

 翟庆林自沒什么说的,应了一声便挂了手机。陶如轩去给刁青说。刁青却有些懒懒的,说既然已经清楚了何必急在一时,看那意思便知道她是怕晚上的事情耽搁了。陶如轩便觉得这女人见识短浅的厉害。其实刁青本身就是个蛋白质一样的女人,脑子里也不走事情,偶尔伶俐一回,也是凭一时的意气,其实是不顾及后果的。

 陶如轩就有些狠狠的,又想起张桂树给自己下绊子的事情,便不管不顾道:“并不是我要说你什么,你在乡镇也这么些年了,遇到事情好歹应该要过过脑子。你凭什么说张桂树越來越信任我了,就凭他把这么一件破事交给我办吗?你不觉得你的想法很单纯、很无知、很一厢情愿吗?你有沒有想过,如果这件事情稍有闪失,处理不当,或者酿成什么群体**件,将会给我带來什么样的后果吗?”

 陶如轩从來沒有发过这么大的火,刁青一下子就傻眼了,半天不知该如何是好,又想不清楚自己到底哪儿出了错,便低头哭了起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陶如轩终究不忍,想说两句歉意的话,可又实在憋气的厉害,便沒有理会她。

 刁青哭了一会就止住了,抬头怯生生地看着陶如轩,又像小孩子一样拉了陶如轩的衣袖,眼泪汪汪道:“对不起,我错了,你别生气了。我下次一定注意。”

 陶如轩的心就化了,腔里不由地梗了一股柔情,可又觉得她实在太不懂事了,只好搂了她的肩膀,轻轻地拍打着,却不想说什么。刁青便依偎了过來,又紧紧地搂了陶如轩的,口中喃喃自语,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在食堂吃过饭,翟庆林和荣家就來了。陶如轩先给他们代道:“下午我和刁镇长已经跟死者的家属接触过了,对方的态度还算不错。不过赔偿的事情还是有些困难,我和刁镇长好说歹说,人家总算答应降了三十万,要一百二十万。”

 因为说的是八十万,陶如轩却要给这两个人说是一百二十万,刁青就向陶如轩投來了疑惑的目光,也是下午被陶如轩说了两句,就不轻易开口了。陶如轩知道她的意思,也不便解释,瞪了一下眼睛,刁青便沒有话。

 陶如轩继续对两个人道:“当然了,我知道这个数目关群恩还是不好接受。但是他也要认清一点,人家毕竟做出了这么大的让步,他怎么也应该有个态度。要不然根本沒办法谈下去了。”

 翟庆林和荣家表示认可。几个人又说了一些细节的事情,关群恩就推门进來了,胳肢窝下面夹着一条烟,见屋里人多就不好意思往外拿了。

 荣家便抢了过來,放在桌子上,嗔怒道:“你说你这个人,难道给陶镇长拿一条烟也有什么错?”
上章 铁腕官途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