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铁腕官途 下章
第五十八章 实事求是
第五十八章 实事求是

 其实顾平并没有说过,陶如轩知道朱立安也是个势利小人,便先给他开这么个空头支票,也是增进他积极的一个无奈之举。

 朱立安就更加客气了道:“谢谢陶科长。”说完就觉得应该有点实际表示,便接着道:“王占宇的事情你就不用心了,经费的问题我想办法解决。”

 陶如轩道:“那好吧,你先垫着,完了我再想办法给你解决。”

 市纪委的同志第二天就传唤了陶如轩。顾平让老王开车送陶如轩去了大酒店。虽然早有心理准备,陶如轩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七上八下,不免想了很多,自己还不到三十岁,可以说刚刚迈进体制的大门,就要面对纪委调查,无论如何,这都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也许有人会说,能被纪委调查也是一种提升,起码纪委不会没事调查一个一般干部去。可是陶如轩宁愿不要这样的提升。然而,正如三叔所言,人这一生无论做什么,只有经过了磨砺才能取得最后的成功。被纪委审查,也算是一种官场磨砺吧。

 参加对陶如轩调查的市纪委同志总共有五位,这也足以说明,市委对此次调查工作的工作的重视程度。这些人陶如轩一个也不认识,进门后,出于礼貌,便站在那里没有动,听候审查人员的指示。

 “你就是陶如轩吧,请坐!”坐在中间的一个中年男人面带着微笑,给陶如轩让了一个位置。

 纪委调查毕竟不同于公检法三司的审讯,还是相对比较宽松的,而且只是初步讯问,虽然场面很庄重,五个人看上去也都非常严肃,但总体气氛并不会让人感到那么紧张。

 陶如轩刚刚落座多少还有些紧张,同样将五个市纪委的同志审视了一遍后,便慢慢缓解了下来。

 “陶如轩同志,我们是丰源市纪委监察局的,有几个问题需要向你讯问,希望你能认真对待,诚实回答。你能做到吗?”问话的始终是坐在中间的中年男人,也不介绍自己的具体职务。后来陶如轩才知道中年男人是市纪委监察局一个姓方的副局长。

 “能。”陶如轩说了一声,又觉得只说一个字好像跟犯人一样了,就补充道:“我一定全力配合市纪委的调查工作,以我的保障,如实回答纪委同志提出的问题。”

 “这就好。”方局长大概没想到陶如轩一个年轻人,在面对纪委审讯的时候回显得如此老程稳重,便不由多看了一眼,接着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陶如轩刚要开口回答,又觉得这不应该是询问的内容,便绕了个弯子道:“相信领导手里应该有我的资料,上面的年龄就是我的实际年龄。”

 旁边一个年轻人大概是觉得陶如轩这样回答多少有些不礼貌,便抬头准备说两句,却被方局长伸手制止了道:“这个问题陶秘书有权不回答。”说完接着问陶如轩道:“你认识金鑫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吗?”

 “认识,叫金运昌。”陶如轩如轩回答道。

 “那么你跟这个金运昌是什么关系?”方局长接着问道。

 陶如轩想了想道:“怎么说呢,严格来讲只能算是认识,并没有什么关系。只在一起吃过一顿饭。”

 “只有一次吗?还是多次?”

 “只有一次。”

 “他为什么要请你吃饭?”

 “因为那天去的人很多,并不能算是专门请我吃饭,至于为什么,那就不好说了。”

 “还有哪些人?”

 “除了我之外,还有四个人,宣传部的梁红部长,纺织厂的总经理袁世贵,公安局干警朱立安,还有一个了然真人,是县里的政协委员。”陶如轩实事求是道。

 “就这些人吗?”

 “就这些人。”

 “确定?”

 “确定!”

 “那么吃完饭之后呢?”

 “吃完饭之后,金运昌把我叫到他的车上,给了我一张十万元的银行卡。”

 陶如轩的毫不忌讳让几个市纪委的同志不由一阵错愕,就用眼神交流了一下。他们大概怎么也没有想到,陶如轩会这么快就把十万元银行卡的事情说出来。

 “那你知道作为国家公职人员接受他人财物是什么行为吗?”方局长继续问道。

 陶如轩就不由地淡然笑了一下道:“当然知道,是受贿。所以在推不掉的情况下,当天就把银行卡交给了县纪委。”说着陶如轩将纪委开的收据掏出来,放在了方局长的面前。

 方局长看了看,又传给其他人看了一遍,重新还给陶如轩,口气就变得柔和了起来,接着道:“小陶同志,看来是一场误会啊。既然你已经把钱交给了县纪委,我们也就放心了。当然了,我们此来也没有别的意思,下面有人举报,我们不得不查。这样也算是给你一个代。你说是不是,希望你能正确对待,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这叫什么话,想查就查,查不出来了,又说一堆不咸不淡的话,就算说便宜话也没有这么轻松的。陶如轩心里不舒服,却也不能说出来,只能憋着,还要努力挤出一副无所谓的微笑道:“没事的,你们这也是为了工作嘛,理解,理解。”

 “理解万岁!”方局长说着干巴巴地哈哈笑了两声,就站起来跟陶如轩握了握手,接着道:“这里也没什么事儿了,你就可以走了。”

 离开大酒店,陶如轩还是在路上忍不住骂了娘。一向不大爱说话的老王就眯着笑脸道:“陶科长受了委屈,那就骂个痛快,可以疏肝活血哩。”

 陶如轩就有些哭笑不得,纪委讯问这一关算是过去了,可此事绝不可能就这么简单地结束,自己哪儿有心思疏肝活血。

 果然市纪委的同志并没有马上离开汾城,而是在随后的几天内,先是向县纪委落实了一下陶那张十万元银行卡的事情,接着又在县委办和宣传部叫了一些人过去问话,名誉上是落实情况,实则是想找到别的突破口。

 任由事情蔓延下去,张廷兴不说话,顾平就有些看不下去了,那天晚上正好去大酒店有个应酬,就主动跑到市纪委同志住的房间,先是嘘寒问暖了几句,话便不客气了起来,发难道:“我们县委愿意配合各位市纪委同志的工作,但是你们也不能这么搞吧。起码应该有个限度和原则吧,这样漫无边际地查来查去算怎么回事,好像汾城县委各个都是**分子一样,我们今后的工作还怎么搞。再要是这样下去,我只能去市委找宁书记了。”

 那位方局长急忙赔不是道:“顾书记,您别生气,我们也是希望把问题落实清楚,避免以后不必要的麻烦,还小陶一个清白。”

 顾平并不买账道:“金运昌送小陶的十万元现金卡的事情我也知道,而且回来后就给我做了汇报,并果断交给了县纪委。这难道还不够清楚吗。”

 那方局长就这个那个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顾平接着道:“你们纪委监察部门肩负着监督和查出**官员的重任,工作非常辛苦,这一点我们完全可以理解,但是也要当心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要是这样,那就令人担忧了。”

 顾平是省管干部,而且那方局长只是市纪委监察局的一个副局级干部,要不然顾平也不敢这么跟市纪委的人说话。

 那个方局长被说的脸通红,却不知该如何应该。

 顾平接着对身旁的张廷兴道:“张书记,市纪委的同志工作很辛苦,县纪委作为对口单位一定要搞好接待工作。这样吧,你安排下去,明天中午我请客,在大酒店宴请各位市纪委的领导,你来做陪。”

 那方局长就有些不好意思了道:“怎么能让顾书记亲自来呢。”却知道人家这已经是给足了面子,而且并没有查出什么问题,再不见好就收,就是不识抬举了。

 连来阴沉沉的天气终于有了好转的迹象,阳光出来便是暖洋洋的,中午的温度很快回升到了十度左右,地上的积雪很快就被融化了,只有犄角旮旯、墙树坑里还残留了一些,却也因为参杂了污垢杂质而变得肮脏不堪,堆在那里如农村的粪堆一般。

 在这个季节还有还有这样的气温,居安思危的汾城人又开始担忧起了全球气候变暖的问题。88年彗星撞地球事件,97年连续六个月滴雨未下,多少让汾城人渐渐产生了一些对大自然的畏惧之心。好在灾难并没有真的降临,彗星事件最后以近点气化而躲过一劫,六个月滴雨未下也以冬季几场透彻的大雪慰藉了汾城人。全球气候变暖却给汾城人留下了一个永久的担忧,不过也仅限于茶余饭后,并没能真正影响汾城人的日常生活。

 一些年龄稍大的人就说了,他们年轻的时候,天气比现在要冷的多,一到冬天,房檐上的滴一冬不化,要是雪下的大了,滴能从房檐上一直挂到地上。又说,过去一到夏天总有一阵连雨,一下起来就没完没了,下十天半月也是常有的事情。再看看现在,年轻人都不知道滴是什么东西了,下雨也从来不超过三天。这都是气候反常的表现。
上章 铁腕官途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