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最强主母 下章
第055章:拥入心间
回到王府,已是午时。

 苏晚与越冰璃两人步进大厅,就感觉到相思和水月,左琰的脸色十分不对,然而抬眸,却见太后端坐于上位,脸色有些怪异。苏晚暗自算了算期,难道事情已经办妥呢?这位太后娘娘收到消息,来兴师问罪?

 苏晚与越冰璃半倾身:“儿臣,皇媳见过母后。”

 太后没有叫起,然而越冰璃却兀自抓过苏晚的人步进内堂,老嬷嬷立马挡了两人的去路“太后娘娘有话要对王爷与王妃说,请王爷与王妃留步。”

 越冰璃淡扫一眼坐在上位的太后,不发一言,硬闯之时,苏晚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轻摇头,示意不要。然,越冰璃果然转身,对着相思与左琰使了眼色,一干人明白的退出大厅。

 安静的大厅,冰块在墙角散发着凉意。然而再凉也没有太后身上的气息怪,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越冰璃闷声不悦道:“太后有何箴言要讲,请您讲。儿臣还有许多的公事要处理。”

 箴言二字,真真的刺耳,极大的讽刺。

 太后一步步的起身,至苏晚的跟前,努力的放柔声音道:“晚晚,你告诉哀家,你到底喜欢不喜欢璃儿。”

 苏晚闻得这话,这心狠狠地一咯噔,搞那么大的阵势,就为探他们夫之间的虚实?呵呵…这太后真是老谋深算,故意演了这一出,想要他们的阵脚吧。松开越冰璃的手,转身,恭恭敬敬的施礼:“回母后的话,晚晚已经嫁于王爷为,一生便是王爷的人,心自然只在王爷身上。再者,晚晚与王爷已结发…”

 太后满意的嗯一声,走至越冰璃的跟前:“璃儿,你呢?”

 越冰璃垂眸,并不正视这位高高在上的母亲,冷声说道:“儿臣如果告诉母后,只爱晚晚一人,此生只娶她一人,您会收回立侧妃的懿旨吗?”

 “璃儿,纳许小姐为侧妃之事,哀家已经下旨,岂有收回之礼。哀家只想要知道你对晚晚的心,仅此而已!”太后不管摆多大的架子,或者是有多么的气愤,在这个儿子面前,她永远都是一个母亲般慈祥。亏欠,利用,种种复杂的情绪织在一起。

 “一生一世一双人,至此白首不相离。”越冰璃声音低沉,听不出来有多少情绪,话音未落,他已经转身步至内堂。

 太后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如此无情的给她一个背影,殇在心间。她荣耀半生,万人迁就,却仍旧得不到儿子的原谅。苏晚走到太后的身后,亲自扶过她老人家坐下来,柔声道:“太后,晚晚替王爷赔不是,今大抵是太累了,请您不要放在心上。”

 太后听着,微哽咽,握紧了苏晚的柔荑,自间取下一个锦囊袋放在她的掌心“哀家刚刚如此的劳师动众,就是想要在众人面前将这对玉佩于你们,这是宗元先皇曾赐于哀家与祯皇的玉佩。此玉佩代表着,你们才是真正的夫,你才是正妃,那许小姐只是一个妾。明白吗?”(解:宗元先皇是越冰璃的爷爷,祯皇便是越冰璃的父亲,也就是太后的丈夫。)

 苏晚接过锦囊袋,拿出里面的两块玉,没有想到竟是两块血玉,玉纹便是龙凤,而且是纯天然的。按理这东西应该是皇上与皇后的,可是为什么会给了他们?

 太后看穿了太后的心思“皇上那一对是墨玉,这一对是血玉。”

 苏晚颔首微笑,同时退后数步,半倾身:“皇媳谢过母后赏赐,同时代夫君也一并谢恩。”

 “不如用此,哀家与璃儿的心结已经不是几的事,太久了。久到哀家已经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的儿子恨自己,怨自己。桑芷的去逝,真的只是一个意外。不管哀家怎么解释,璃儿仍旧笃定是哀家所为,哀家感激她替哀家养了儿子还来不及,又怎会动杀意。”太后的眸上氤氲着悲戚之,不带一丝的伪装,看得出来,她是真真的在意这个儿子吧。

 当年她嫌弃的孩子,而今却是风度翩翩,丰姿英俊,让她怎么会不心痛,懊恼。如果她没有抛弃这个孩子,想必这个孩子已经是万人之上吧。她自然也不用如此的小心翼翼,步步为营。

 苏晚听得,丝毫没有同情,若这个儿子不是如此的优秀,她会废尽心思的把他抢过回来吗?若还是如以前那般,面目枯槁,其貌不扬,她避之不及吧。然而身为她的媳妇,戏终究是要演下去的,亲自将一杯上好的龙井递至太后跟前,轻抚她的后背,安慰:“太后,过去之事就让它过去,母子血浓于水,终有一王爷会明白您的苦心。这已至午时,晚晚叫相思开膳吧。”

 太后心不在焉的颔首。

 苏晚出了大厅给相思吩咐了事情之后,便去了书苑。这个时候他一定在书苑的水榭一人下棋,每当他烦躁之时,总会左右手下棋,一人看着镜水潭的水面发呆。

 步至他的身后,玉指轻捂着他的双眼,低声说:“猜猜我是谁…”

 越冰璃冰冷的手覆在她的手背上,与之十指相扣,轻轻地下移“晚晚,她又闹出了什么事?这王府有她在一,便不能随意,安生吧。”语气中透着丝丝的忧愁。

 苏晚坐到越冰璃的对面,手指轻捋过他的青丝,一枚方型的血玉从额前滑下来,晶莹通透,那天然形成的龙纹,竟然也可以栩栩如生。

 越冰璃瞧着便认出了那东西是什么“她用这东西把你给收买了吗?”

 “瞧瞧夫君大人这话说得,晚晚在你的眼里就那么爱钱吗?这东西不过是本王妃的身份象征,管她来几个小三小四,本王妃一一放倒。”苏晚将玉佩收至掌心,轻瞪一眼越冰璃,说道。

 越冰璃看得,忍不住的将苏晚扣进自己的怀里,紧紧地拥住。恨不得掐进骨子里一般,他们像是一种人,没有安全感,总是对身边的人不信任。在这个步步为营的世界里,用着自己的方式一步步的前行。

 他冰冷的,轻辗过她的粉,像是戏。然,苏晚毫不客气的勾住他的脖子,大胆热情的过他的瓣,他温情的回应着。冰冷的心紧紧地靠在一起,舌勾,青丝绕,心飘摇…

 ---题外话---

 荐朋友文:《极品狂妃》
上章 最强主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