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最强主母 下章
第054章:招安山贼
越冰璃忍俊不的看着大树上的几个男贼,顿时无话可说,这位小子还真不是一般的鬼,居然拥有这样的恶趣味。纵身跃下马至苏晚的跟前,看着她将钱袋里的铜钱倒出来,一个一个的串起来,又欣喜的数着,最后快的看着越冰璃“王爷,一共是八十个铜钱,可以吃一顿晚膳了吧!”

 “哈哈…看来王妃娘娘今儿收获不小!”越冰璃朗的笑出声,划开折扇,体贴的为他家的娘子扇风。

 绑在树上的山贼一听这称呼,更是想要吐血了,王爷和王妃居然来抢他们几个小山贼,连几个铜钱也拿走了,简直太太…过分了吧!

 “想来,你们就是越王及越王妃,我们错在先,确实不应该打劫你们。可是你们身为皇族之人,居然打劫我们山匪,连几枚铜钱也不放过。”为首的大胡子,不怕死的看着越冰璃说道。

 越冰璃一听,奇怪的嗯一声,转过头看着苏晚“晚晚,山贼说我们不道义,居然连几个铜钱也打劫,怎么办?”

 苏晚听着,不乐意了,走上前指着大胡子的小弟弟“我越王妃就是这样,别人敢打劫我,那么本王妃一定会打劫回去,你要再敢叫,本王妃连你的小衩也一并打劫了。”

 越冰璃本来悠闲在一旁看好戏,一听苏晚连人家的小衩也打劫,立马上前抓住她的柔荑:“王妃娘娘,这衩不值得,走走,不与这等庶民闲说。”

 苏晚哦一声,指着大胡子鼻子警告“今儿的事,给本王妃保密,本王妃的名声那是一字一句也值钱的,你要说,本王妃让你们无容身之所。”

 大胡子胆大包天的啐一口“身为王妃,有胆儿做,就应该不怕被人知道。哼…”苏晚听到这话,完全的不淡定了,抛开越冰璃的手“王爷,看来这几只刺猬有点傲,不太像一般的土匪,我们家的王府不还差几个护卫吗?这几个不正是现成的吗?”

 越冰璃就知道苏晚是不可能这么便宜了这几个男人的,而且有便宜白不捡,解开了丝绸,将袍子抛到几个男子的身上,冷声说道:“到越王府报道,说是应聘护卫。”

 大胡子男人听到越冰璃这话,微疑惑的半晌,看向苏晚,这个王妃如此的吝啬,居然会请招了他们去当护卫,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似乎不太对劲…

 苏晚一眼就看穿了这个男人的心思,走上前,转着几个男人转了一圈“手上有茧,分明是长期拿兵器造成,如果本王妃没有猜错,你们应该是前阵子闹事被逐出军营的士兵吧!”

 越冰璃嘴角的笑意加深,折扇轻摇,这位王妃的实力不可小瞧。虽然深知王府之中,却对京都朝中之事甚是了解。前阵子东营的副将因为家里犯事儿,被处决,一直忠心尾随他的部下,觉得他是冤枉的,聚众替这位副将讨个公道。谁知朝中之人将此事完全的了下来,并且将这一干人逐出了军营,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倒是干起山贼这行来,对朝廷失望至极吧。

 几个男人闻得苏晚的话,脸色惊变,警惕的退后几步,紧紧地靠在一起,警惕极高。虽然知道自己打不赢苏晚,却仍旧摆起了架势。

 “越王妃,你莫不是想要趁此机会灭口。”带头的大胡子微眯双眼,紧紧地锁在苏晚的身上,同时扫过身后的越冰璃。转念一想,似乎不太可能。

 苏晚扬起一抹讥笑“灭口?本王妃不问朝中之事,只是知晓一点。你们有胆子打劫本王妃,想来也是勇气可嘉的,有没有兴趣当越王府的护卫,看你们。我与王爷,绝对不强人所难。”说罢,苏晚退至越冰璃的身畔,作势要跃上马离去。

 然而他们却立马挡在了越冰璃与苏晚的马前,半膝下跪“越王,越王妃,请你们为我们的副将做主,他绝对是冤枉的。他忠心爱国,一心为朝廷办事,却因坚持一些原则,而遭到…”

 话未说完,越冰璃径直生生地打断:“本王向来情淡薄,朝中谁冤枉与不冤枉之事与本王无关,若是愿意当本王王府的护卫,本王自然。若是还想着那些不应该想的事,那么恕本王不能成全。”

 一干人凑在一起,头接耳。

 苏晚低笑出声:“夫君,你觉得他们会臣服于你我之下吗?”

 “臣服与不臣服,都无碍。连王妃的一招都过不了的人,多可多,少可少。”

 “夫君,晚晚觉得他们一定会同意。”

 “是吗?”

 “是!”苏晚自信的颔首,然下一刻,几个男人尊敬的躬身:“请越王,越王妃收我们为护卫,尔等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苏晚转眸淡笑,眉角弯弯,如开在寒雪中的冬梅般,傲然而立,倾国倾城。

 “从今以后,你们改名换姓,以前什么副将,士兵都已经成为过去。你叫胡一!你叫胡二,胡三,胡四,胡五,胡六…”

 “属下等谢王妃赐名!”

 “起吧。别打扰了本王与王妃骑马的雅兴,你们收拾收拾去王府报道。”

 “是!王爷,王妃…”

 一干人撤离之后,苏晚靠着越冰璃的身体,喃喃道:“王爷真信他们吗?”

 “若是有人将本王当作了过墙梯,晚晚会作何?”越冰璃的双手环在苏晚的间,拉动缰绳,马慢慢地前行,两人悠哉悠哉的步至丛林之中。

 苏晚听着,巧笑倩兮:“王妃娘娘的夫君大人,如斯睿智,又岂会被人当作了过桥梯。”

 “哈哈…晚晚对本王,那是相当的有自信?”

 “那是当然…”

 …

 对于胡一这等人进王府,苏晚有过防备,准备配药之时,却发现左琰早已配出了药,而且这一干人已经服下去。在充心机的古代,谁的心里不是防备谁。这一干人为了那个什么副将宁愿被逐出军营,难保他们不会将越冰璃当作过墙梯,到时候事情就麻烦多了。
上章 最强主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