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最强主母 下章
第051章:永结同心
苏晚听着就觉一口气堵在喉咙里,舒缓不过来,这个男人说的话听着永远都是那么的刺耳。斜眼暼过他,巧笑倩兮:“娘亲生前存了东西在苏庄,本王妃这就去赎回来而已,不知道有什么不妥。至于什么许小姐,本王妃不知道你说的是哪家的,东门的尚书之女?还是西门的学士之女?”

 说罢,苏晚冷睨一眼玉无痕,银针发,哧…

 马腿被入银针,刺痛感导致马失去控制,发疯的奔跑在大街上。苏晚盈盈一笑,长舒一口气:“相思,给本王妃一块梨,快要被堵死了。”

 “是!娘娘。”

 吃一块冰镇过的梨,凉意然然,冷眼看着眼前的好戏。讨厌的男人,希望你被百姓用萝卜砸死,大街上疯狂驾马,这哪里是以武为尊的国家允许的。

 …分割线…

 回到王府,已是酉时,看着桌子的美味佳肴,苏晚胃口甚好,亲自夹了一块花姑闷的鸭掌到越冰璃的碗里“近听闻朝中之事甚多,王爷别心坏了身子,吃吃今儿的鸭掌,很是美味。”

 越冰璃夹了鱼片剔去鱼刺:“尝尝这姜汁鱼片吧,这几天气火热,别老往外面跑,瞧瞧你的肌肤都有点黑了。黑了可不好看,本王得觅美白秘方,会把你夫君累趴的。”

 一旁的婢女听着越冰璃那赤果果的情话,纷纷羞红了脸,低下头小声的说道:“王爷真是心疼娘娘至极,可真是对恩爱夫。”

 苏晚却侧过头,看着那婢女,正的干咳一声,吓得小婢女不停的绞裙摆,谁知道苏晚清脆的声音响起:“说得好,这盅一品官燕越王妃赏你了。”

 小婢女一听,受宠若惊的看着苏晚,相思立马说道:“娘娘说赏,便是赏了,小蝶还不接着,多谢娘娘赏赐。”

 通常的小婢女,哪里喝过一品官燕这样的珍品,欣喜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在侧的每一位,似乎都感觉到王妃娘娘今的心情是极好的,每个人都热闹的凑上去说了好话。

 半晌之后。

 越冰璃苦着一张脸“娘娘,请问小的吃什么?”

 苏晚呃一声,看着桌子的佳肴一会儿给她赏光了,神秘的笑了笑,又从桌下拿出一只鸡腿“不,还还有这个吗?王爷喜欢吗?”

 “喜欢!只要是王妃娘娘赏的,本王都喜欢。”越冰璃未等苏晚递过来,径直已经抢了那鸡腿含在自己的嘴里,惬意的吃起来。

 苏晚嘟着小嘴儿,瞪了瞪“人家都说夫之间,一面也要分成两半,王爷倒好,一个人了鸡腿去…太不够意思了,这不欺负人吗?”

 越冰璃瞧着花厅无人,什么也没有想,挪了椅子到苏晚的跟前,微仰脑袋,示意来咬吧!苏晚顿时觉得这厮是在欺负人,想也没有想,手腕扣住他的脖子,咬在鸡腿狠狠一撕…鸡腿就被苏晚抢了一半去,她兴奋的握在手里得瑟:“呐,这半只是王妃娘娘的了,王爷就吃那点吧。”

 越冰璃哭无泪的吃下半只鸡腿,两人一顿晚膳用得极其的快。苏晚让相思拿了梅子酒来“这夏天热,喝一点,解渴吧。”

 越冰璃从未听闻过梅子酒,带着好奇心尝了一口,味道真不是一般的好。相思在一旁看着,就暗自叹息,这王爷和娘娘多般配的一对,要是那傲娇的许小姐过来了,哪能有这么快的气氛?

 苏晚趴在小几上,看着越冰璃,手指点着他的鼻子:“王爷,王妃娘娘问你一个问题,如果太后娘娘拿了母子关系来威胁你娶许小姐,你会妥协吗?许右相占了半个朝廷,若不想继续夹生存,娶了他的女儿便可。”

 “呵呵…晚晚,你太小瞧你的夫君大人。区区一个王爷之位,我会看得上,断绝母子关系,大不了本王随晚晚去隐居山林。”越冰璃朗的笑出声,眉眼弯弯,狐狸般的眸子总给人一种狡黠的味道。她知道这件事肯定不止她会出手,她的夫君也会出手吧。

 苏晚的纤纤玉指轻轻地滑进越冰璃柔顺的发丝之中,随即,玉冠落地,一头青丝散下来,原来她家的夫君这般看起来更加的人。慢慢地闭上双眼,额头抵额头,他发丝的清香,梅子酒的香气,几种香气汇,她喃喃低语:“晚晚的父亲已经表示出了立场,若是夫君隐居,那么父亲大人是不是也得一起隐居。”

 越冰璃长臂一伸将苏晚整个人带入自己的怀里,虎口托起她的下颔“隐居山林,事事都是亲力亲为,若是小娘子不愿意,本王必将继续留下来,让小娘子享受锦衣玉食的生活。”

 苏晚拍掉他的大掌,靠着温暖的膛,第一次有了安全感。这个男人为了她所做的,她看得到。她小心翼翼的守护着那颗心,不想坠得太深,也不想太浅,慢慢地闭上双眼,听着他的心跳,那么真切的感觉。“晩晚一切听从夫君安排,此事会过去的吧。对吗?”

 越冰璃眸子中盛了深意,他的手指轻绕她的青丝,再起自己,一个青丝结打成“晚晚,以后你我同心,此生不离不弃。”

 苏晚听着,微微的触动,情不自着:“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一生一世一双人,此生白首不相离。”

 话音刚落,相思清脆的嗓音响起:“王爷,娘娘,太后娘娘来访。”

 苏晚与越冰璃闻话,两人相视一望,平静的起身,让相思打开了大门,恭敬的候着一旁。

 太监尖细的嗓音响起:“太后娘娘驾到!”

 “恭太后…”两夫默契十足的伏地,声音洪亮十足的高呼,可见对这位太后的恭敬的程度。

 一身华贵服饰的太后至鸾轿上下来,亲自步至两人跟前,扶起两人:“璃儿,晚晚,快快起。哀家这不打声招呼就跑来,吓到你们吧。”

 越冰璃暗暗的从太后手中回了大掌,对着相思吩咐:“替太后拿了冰镇梅子茶过来,同时把前些子的贡品水晶葡萄一并奉上。”

 苏晚亲昵的扶过太后坐于上位,在低首间,她发丝间的青丝结闯入太后的双眼,她的眸光暗转,这两夫是故意演这么一出戏吧。连青丝结也绑在了她的眼前晃动,是以表夫同心的决心?呵呵,这孩子未免太天真。
上章 最强主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