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最强主母 下章
第049章:相女挑衅
许柔姿根本没有细想,高傲的走至殿中央“王妃娘娘,可别怪柔姿鞭子无情。”

 苏晚只是笑而不语,离桌,接过侍卫递上来的缨,退后一步,颔首:“许小姐,承认了。”

 “承认…”

 许音刚落,许柔姿移步,聚力扬鞭,鞭如风,直挥向苏晚的脸颊,毫不留情,一心就是想着苏晚出丑。她的双眼微眯,芒尽现,手紧握缨,右足轻点,纵身跃至半空,缨下挥,右转,用力…

 “啊…”鞭子绕在缨之上,苏晚再用力后扯,一个促不及防,许柔姿步伐不稳,竟在一招之内,连鞭子都输了去。苏晚足落地,缨轻挥,鞭子华丽的落在许柔姿的肩头,离时,锋利的缨竟然划断了一缕青丝。

 “呵?收没注意,划断了柔姿小姐一缕青丝,真抱歉,还你…”苏晚接住那缕青丝,一步步的上前,嘴角噙笑,那姿态绝美到让人睁不开双眼。楼四小姐本就倾城,加上柔美又带着香气的武姿,更是让人震惊。她一颦一笑更是透着优雅,睨世般的孤傲,像是清高的仙子。

 越冰璃起身,率先击掌“楼大将军,不知王妃娘娘可有将您的法最髓之处演绎出来。”

 楼苍泽惶恐的起身,双手作揖躬身:“越王妃,刚刚使的那招便是楼家法之髓,专制无礼攻击之小人,而且点到即是,绝妙绝妙。”

 许柔姿面如猪肝,扯过肩头的长鞭“柔姿甘拜下风,王妃娘娘武艺超群,柔姿真是眼拙。”语毕,不等苏晚开口,便径直落座。

 越冰璃伸出手接过苏晚的柔荑,亲自扶了她坐回席位,眉角弯弯,甚是满意刚刚的好戏般。凤煜托首品着杯中之美酒,眼神在苏晚的身上连。

 许礼泽却无话可说,本来朝中两股势力清晰。本来一直保持中立的楼苍泽,今儿竟然选择帮助自家的女儿,一起回击了许家小姐,看来这形势是越发的汹涌。

 德琳兴奋的倒了美酒到苏晚的杯中“恭喜皇嫂。”

 苏晚只是淡笑垂首,同时睨过一眼坐在席中喝闷酒的许柔姿,今之事传出去,明儿个她楼晚就是全京城的炙热话题。

 宴至半场,苏晚不胜酒力,一人步至潇湘馆园散步,一袭淡紫长裙,静静的立于湖畔,看起来,绝对是一幅美丽得让人睁不开眼的画面。

 苏晚却没有想到回身,与许柔姿碰了一个正面,她转身想要离开之时,苏晚轻唤道:“许小姐,怎么呢?刚刚有胆量在那么多人面前暗骂我,这会儿就这么的输不起,看到我就转身。还是你觉得我会趁此机会报复你?”

 许柔姿转身,不甘示弱的盯着苏晚:“可真是好笑,明明是天才,却装废物,很有意思吗?”

 “那么污辱本王妃很有意思吗?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许大小姐,不会不明白吧?”苏晚在许柔姿的身畔踱步,字字说得轻巧,却带着煞人的冰冷。

 许柔姿气不过的捏紧长鞭“苏晚,有本事我们再比一场。如果你这次输了,和王爷签下和离书,那个男人就是我的了!”

 苏晚听着,蓦地转身,琉璃般的眸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有一种骨悚然的冷意,忽而紧紧地抓住许柔姿的手:“我只要动一动指头,你就输得一塌糊涂。跟我抢男人,你看清形势了吗?许大小姐,回去练几年再来吧。”说罢,重重地抛开她的手。

 许柔姿不发一语,径直扬鞭,对苏晚进行攻击,然而她却极快的闪过,同时一把抓住她的长鞭硬生生的将鞭子从她的手中走,扬手扔进了湖里!厌恶的回首低曷:“别给脸不要脸。”

 “楼晚,我许柔姿与你誓不两立!”许柔姿手紧紧地捏成拳头,看着湖中的长鞭,眼里全是恨意。她楼晚的东西,她还真看上了!

 苏晚步至水榭亭中,却越冰璃,她轻哼一声,转身,便要离开,然而越冰璃却急忙的抓住她的柔荑,用丝绢包起来:“那些小女子,你莫要与她们一般计较。本王是不会娶她的,即使太后的刀架在本王的脖子上。”

 “朝中无人向着你,若是你不听从太后的安排,你不就是四面楚歌。有心进朝做王爷,你会没有心权倾朝野?王爷!”苏晚将所有的事情一联想,越发的觉得那颗棋子就是许柔姿。

 “莫不是你觉得那许柔姿有资格作为本王手中的一颗棋子?能帮本王扭转乾坤?”越冰璃怎么会看不透她的小心思,一眼就瞧出来了。

 苏晚侧首“许柔姿是没有资格,然他父亲手中的权势呢?”

 越冰璃感觉到苏晚这会儿耍着小子,一把搂住她的纤,轻住她的粉,辗转掠夺,长舌勾起她的檀香小舌,极尽的勾勒,绵。

 他的大掌覆在她的肩头,隔着薄薄的宫裙,却仍旧能感觉到他手指的冰冷。

 “相信本王吗?”

 苏晚看着越冰璃,他吻她,她并没有反感的味道。她像个孩子般勾住他的脖子“我不喜欢那个女人,若是她出现在王…”

 “绝对不会!”

 “好!我信你…”躲在暗处的德琳一看两人没事,和阿只一起蹦哒出来,快的拍手:“你们要真是因为那个女人疏离了,那才不值得。那个女人就是那样不可一世,今天皇嫂可算是出了一口大气呀!”

 越冰璃与苏晚几乎同一个动作,同一个时间的点了点德琳的眉心,她惊得捂鼻大喊:“璃哥哥和皇嫂一起来欺负德琳,我不依…”

 “哈哈…时候不早了,本王让左琰让你回皇宫,路上小心,知道吗?”越冰璃与苏晚深情一对望,看着德琳说道。

 德琳哦一声,抱起阿只:“皇嫂,这东西真可爱,可不可以让我玩几,后面我出宫再给你带过来。它真好可爱呀…”德琳一面说着,一面欢喜的蹭着阿只的脑袋,阿只可怜巴巴的挥着小爪,急呼:苏晚,救我,救我…

 苏晚却是笑道:“公主,阿只喜欢美酒,还有佳肴,记得别把它喂瘦了。”

 “一定…走…阿只跟姐姐回家哟…”德琳一听可以抱走阿只,就立马抱着阿只快的离开。随即苏晚的耳畔,全是阿只痛苦的呼唤声:苏晚,我恨你…超级的恨你…
上章 最强主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