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最强主母 下章
第046章:左相幕僚
阿只倏地从苏晚的怀里跃下地,它转过头看了看她,她明白的颔首。静静的坐于小窗口下,观看下面的形势。不过半刻,一身通体雪白的白狐从后堂慢悠悠的走出来,纵身跃至笑白的大腿,捋了捋,蜷缩着身子坐下来。

 那名穿藏蓝袍子的男子瞧着白狐,优雅一笑:“这只白狐瞧着真有一丝熟悉,不知在哪里见过。”

 笑白轻轻地抚过阿只的头顶“天下白狐皆长一个模样,所以公子觉得熟悉,不足为奇。这白狐从外寻得,跟了我多少年了,颇在灵。”

 阿只切一声,盯着面前的男人,原来是这个家伙。眼?好笑,你丫见过这么高贵的神兽吗?这人间的人就爱这样,没事就喜欢说着莫名其妙的话来探别人的口风。

 阿只慵懒的抬了抬眼皮扫一眼男子,跃下地,然转身又步至内堂。笑白朗的笑出声“瞧瞧这子,跟主人似的,从来不卖谁的面子,不高兴,就是不太搭理人。”

 男子优雅一笑,盯着阿只的背影,幽幽说道:“不知道笑白公子可否割爱将这白狐转让于在下,不管多少银两,都可以。能觅得一只如此有灵的白狐,实在难得。”

 “实属抱歉,这白狐跟我太久了,有感情了。是怎么也分不开的。”笑白笑着婉拒,这苏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让了这东西出来是捣乱的吗?还是故意想要做什么?让她把阿只给别人,她定不愿意的吧?这举动又是何意呢?

 男子颔首,淡淡的说道:“无碍,那么事情还忘公子放心上,这是地图与画像。”

 “一定。”

 “那么在下告辞!”

 “阿丁送大人出去吧。”笑白起身,双手作揖。

 阿丁伶俐的诶一声,立马领着那位大人离开。笑白静静的瞧着那男人的背影,越发的觉得是朝中之人,走至三扇门的花厅,刚落座,就见苏晚从阁楼下来“不是让你记下资料吗?怎又是忘记了?”

 “那大人不愿意透身份,你也知晓。本来找杀手这事,谁甘愿透出自个儿的身份。倒是你一个女儿家,瞎管这么多的闲事是作甚。”笑白不太特乐意的睨一眼苏晚,淡漠道。

 苏晚也不理会了笑白去,径直步出园子离开,相思和阿只随即跟上。从后门离开,再绕过一个巷子,马车正好在东街与刚刚那男子的马车走在一起。

 苏晚的手轻抚过阿只的背,倒了美酒于它的跟前,轻声道:“怎么着?认识吗?”

 “见过的,想必它也是见过我的,什么灵宫的宫主。再就是我在他身上看到了与当朝左相的影子,这个男人应该和左相有接触。”阿只惬意的呷一口美酒,沉醉的眯着双眼,悠悠的说道。

 左相?

 苏晚的脑子一片空白,对朝中的官员了解更是少之又少,而且之前的楼晚也是待字闺中。更是一无所知,灵宫宫主——玉无痕,难道他也是朝中之人?竟然与左相有联系,是他的幕僚吗?上前听闻太后有意将右相大人的女儿安排与越冰璃,那么看来这左相就是皇帝的人。如此,就更加的笃定了。

 前面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苏晚的马车上前,与那辆马车擦肩而过之时,却恰巧看到玉无痕,他笑意盈盈的看着苏晚,眼底隐匿着异样的光芒。那是什么样的眼神?这个男人涉足江湖,又涉足朝中之事,看来真的不太简单。之前的几次亦并非巧合吧。

 冷漠的侧首,恍若未见…

 回到王府之时,已是午时。水月已经备好午膳,然而越冰璃却还未下朝,莫不是有什么事。她思着让水月将饭菜搁于一旁,等着越冰璃回来一起用。

 她这刚坐下,原氏就从一旁的侧苑过来,将一个木匣子放到苏晚的跟前,讨好的笑道:“王妃娘娘,这是老身的一点心意,希望您笑纳,同时不要忘了您对老身所承诺过的事。”

 苏晚听着,蓦地抬眸,拿过木匣子回原氏的手里:“原夫人,这东西我不能要。再就是本王妃对你的许诺,我已经尽力,王爷不想辜负了锦素,便不赞同纳侧妃这事。不过若是原夫人愿意,本王妃可以在朝中找位相貌人品皆优的公子与锦素。”

 原氏闻着苏晚的话,脸色微变,退后一步“锦素与王爷打小一起长大,王妃娘娘您一句话就要将她推开,难道你一点也不顾及情分吗?老身可是王爷养母的亲妹妹。”

 苏晚听着,嘴角的笑容僵硬,怔怔的看着面前的原氏“夫人的意思是本王妃并未过问王爷的意思,擅自作主?你自己心理清楚,若是王爷有意于锦素,又怎会娶了本王妃进王府,抢了你的主母位。换个角度说,锦素身份卑微,不能做王妃,可是这个侧妃也早应该坐上了吧。”

 原氏惊恐的抬眸,根本不敢直视苏晚,同时懊恼至极,一时没有忍住,与这位王妃撕破了脸皮,以后的日子怕是更不好过。心下一横,生出一计,随即颤微微的退后一步,倏尔双膝落地“王妃娘娘,老身随着王爷几载,完全的把他当作亲人一般看待,如今您一句话,就要把锦素推出去,这样子不是抹煞王爷的孝名吗?”

 苏晚先是一愣,然抬眸,便看到越冰璃立于花厅的大门前,倏尔明白过来,搁下茶杯至越冰璃的跟前,笑盈盈道:“王爷,你回来正是好。本来晚晚想要替锦素找位相貌人品皆优的公子,可是夫人竟然误会了晚晚的意思,以为晚晚要赶了她出王府。”

 老套低劣的手段也敢在她苏晚跟前使,她可是从21世纪穿越过来的,这种烂招见少了吗?原夫人,一把年纪了,怎么也不用点高深的招数。不过如此也不错,当是替她苏晚测试测试她这男人是否完全真的适合当她苏晚的男人,若是没有,也当是早早的看清了事实。

 跪在地上的原氏微拧眉,真是没有想到,她真真的低估了这个传闻中的“废物王妃”手段真不是一般的高明,随机应变,竟快到这种程度。越冰璃可会信?她亦在猜测之中。
上章 最强主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