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子夜 下章
第十一章
早上九点钟,外滩一带,狂风怒吼。夜来黄浦涨的时候,水仗风势,竟爬上了码头。此刻虽已退了,黄浦里的头却还有声有势。爱多亚路口高耸云霄的气象台上,高高地挂起了几个黑球。

 这是年年夏季要光顾上海好几次的风暴本年度内第一回的袭击!

 从西面开来到南京路口的一路电车正冲着那对头风挣扎;它那全身的窗子就像害怕了似的扑扑地跳个不住。终于电车在华懋饭店门口那站头上停住了,当先下来一位年青时髦女子,就像被那大风卷去了似的直扑过马路,跳上了华懋饭店门前的石阶级,却在这时候,一个漂亮西装的青年男子,臂弯挂了枝手杖,匆匆地从门里跑出来。大风刮起那女子的开叉极高的旗袍下幅,就卷住了那手杖,嗤的一声,旗袍的轻绡上裂了一道儿。

 “猪猡!”那女子轻声骂,扭着回头一看,却又立即笑了一笑,她认识那男子。那是经纪人韩孟翔。女子便是韩孟翔同事陆匡时的寡媳刘玉英,一位西洋美人型的少妇!

 “这么早呀!热被窝里钻出来就吹风,不是玩的!”

 韩孟翔带笑地睒着眼睛说,把身子让到那半圆形石阶的旁边去。刘玉英跟进一步,装出怒容来瞪了韩孟翔一眼,忽又笑了笑,轻声说道:

 “不要胡调!喂,孟翔,我记不准老赵在这里的房间到底是几号。”

 风卷起刘玉英的旗袍下幅又在韩孟翔的腿上了。风又吹转刘玉英那一头长发,覆到她的眉眼上。

 韩孟翔似乎哼了一声,伸手按住了自己头上的巴拿马草帽。过一会儿,他松过一口气来似的说:

 “好大的风呀!——这是涨风!玉英,你不在这回的‘涨风’里买进一两万么?”

 “我没有钱,——可是,你快点告诉我,几号?”

 “你当真要找他么?号数倒是四号——”

 又一阵更猛烈的风劈面卷来,韩孟翔赶快背过脸去,他那句话<子夜>
上章 子夜 下章